shopify analytics ecommerce
tracking
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加拿大新闻网

加拿大新闻网 首页 教育 查看内容

16岁女孩独自海上航行210天 从小被爹妈“放养”的人生

加新网CACnews.ca| 2023-5-28 10:48 |来自: 精英说 分享新闻:

为人父母,你一定听过孩子不少离经叛道的梦想:横穿撒哈拉沙漠、去NBA打球、成为一名纪录片导演......

听到它们,你的反应是什么?随口敷衍一句“唯有热爱可抵岁月漫长”,然后一笑置之,还是语重心长的劝告,该低头看路的年龄少仰望星空?

在澳大利亚,有一位名叫杰西卡.沃森的女孩,12岁时曾告诉父母自己想环球航行,16岁时真的独自驾驶帆船从悉尼入海,连续跨洋航行210天,先后穿越赤道、南太平洋、大西洋和印度洋,绕过合恩角、好望角、卢因角以及塔斯马尼亚的东南角,最后平安回到悉尼,航程约2.3万海里,1994年出生的她,就此成为全世界最年轻环球独航者。


远航归来,时任澳大利亚总理陆克文称赞她,“你是一个英雄,你是澳大利亚的骄傲”,小姑娘却坚定地接过话筒,当众反驳,“我不同意总理的讲话,我不是一个英雄,我只是一个拥有梦想的普通女孩!”

而在说姐看来,每个普通孩子都曾有过这样不普通的梦想,只是杰西卡更幸运,拥有一对一直允许她的父母,才让梦想最后成真。


允许孩子“做梦”

杰西卡出生在一个天性冒险的家庭,父母早年努力工作,拥有一间生意还不错的小公司,后来为了给孩子们更多的陪伴,夫妇俩把公司卖了,买了一辆卡车,一家人一边环游澳洲,行万里路,一边看各种各样的纪录片,阅人无数,另外通过在线学习的形式,读学校的“万卷书”,潜移默化中,孩子们早早建立起这样一种价值观:允许自己独立特行,选择和他人不一样的生活方式。

但杰西卡并非天生喜欢航行,8岁第一次和小伙伴们入海时,她身材消瘦,胆小害羞,不想弄湿自己,也不想将船弄翻,还害怕掉进宽阔的水域,很显然,她还没有准备好,父母见状,既没有轻易地断定她不适合航海,也没有急切地逼迫她更勇敢一点,只是透过窗户,远远的看着她。


后来,是小伙伴们在水里嬉戏玩耍的快乐感染了杰西卡,她鼓足勇气,对自己说,“我不能错过这么愉快的时光”。

克服掉心理障碍,杰西卡很快爱上了航行,家人这才带她加入冲浪俱乐部,系统学习航海技术,但即便如此,一家人对这项运动的投入与初衷,仍然只是发展一项兴趣爱好,强健身心而已。

命运真正的转折,是在偶然有一天,母亲给孩子们讲杰西.马丁(澳大利亚人,杰西卡之前不间断环球航行的最年轻航海记录保持者)环游世界的故事,兄弟姐妹们只当是个普通的睡前故事随便听听,杰西卡却陷入沉思:这样一个普通的年轻人完成了环球航行,我能做到吗?同样的情形我会怎么做?


在阅读过大量和航海有关的读物,并通过不断在大脑中训练自己处理汹涌大海的办法、测试过自己的决心和勇气后,杰西卡给自己的答案是,杰西.马丁能做到的,她也能做到,并且在12岁那年,鼓起勇气,向父母说出了自己的梦想。

初听这个消息,母亲有不解,也有震惊,但不管怎样,她答应了杰西卡,如果6个月之后,她能拿出计划,证明自己会完全投入到这个梦想,就支持她的决定。

杰西卡果然事无巨细,从怎样找老师上相关课程以取得航海资格证,到怎样打工赚钱、拉赞助以支付重大开销,都有独立的思考,甚至为了不让自己的阅读障碍症影响到航行安全,她还向母亲保证,以后的日子里,她每天会拿出和航海训练同样的时长来做阅读训练。

看到女儿如此坚定,母亲也加入了进来,一起上网研究,打电话向专业人士寻求帮助,做各种调查。相比之下,父亲的鼓励更多体现在态度上,“如果我想毁灭她的梦想,彻底将她的梦想碾碎的话,那就太残忍了,陌生人尚且无法这么残忍,更何况自己的女儿”。





允许孩子犯错

有了父母的支持,杰西卡先是勇敢推销自己,到船上的餐厅打工,以积攒航行的费用,后经人介绍,认识了航海界前辈布鲁斯(大师级帆船驾驶员,曾在著名的横渡塔斯曼海单人航行比赛中2次摘得桂冠)和苏姗妮,她和他们一起出海,讨论帆船和装备,还结识了不少圈内朋友。


在一次次航行中,杰西卡学会了海上独自生活需要应付的所有事情:做饭、航行、修理发动机和电器、修水管、收绳索、看天气和水文等等,她的能力、信念和努力深深打动了布鲁斯,他断定她拥有一个环球独航者所有的特质,并决定作为导师来协助其实现梦想。

布鲁斯将杰西卡推荐给澳大利亚顶级探险家唐·麦金泰尔,后者在确认了她是自己决定环球旅行,而不是被贪图名利的父母所推动后,决定支持小姑娘,花5万澳元,为她买下了一艘属于自己的船,经过长达4000多小时的维修与改装后,一艘名为“粉红女郎”号的帆船被运到了杰西卡家附近的一个码头。


后来杰西卡的团队举行了一场记者发布会,向外界公开宣布环球航海计划,毫不意外,她获得了截然相反的两种声音,一些人夸奖她的勇气,愿意为她提供各种支持;更多的人则指责她的父母严重失职,怎么可以让一个小姑娘为了一个不切实际的梦想而将自己置于危险之中?

对此,杰西卡父母的态度是,没有人当着孩子的面指出问题,有的只是背着他们在媒体上发表意见,说明这些人只是想看笑话,而并非真的关心,所以不必理会他们,杰西卡于是按部就班,开始正式环球航行之前最后一次近海试航:为期10天,从昆士兰的黄金海岸到悉尼港的直航。

谁也不曾料到,就在某天夜里,杰西卡检查完船只状况,以为一切正常,去打了5分钟盹的当口,“粉红女郎”和一艘载重63000吨的巨大货轮相撞,帆船玻璃纤维破裂,损失惨重,万幸她过往接受过严格的逃生训练,身体并无大碍。

只是媒体不依不饶,纷纷前来围观杰西卡出师未捷,好事者甚至组织抗议活动,官方也对其施压,这让其接下来的航程变得异常困难。

关键时刻,还是杰西卡的父母,放弃维护自我形象,始终以女儿的真正成长为目标,允许了她的失误:“她一直为之努力奋斗,也证明了她有这个实力,但正是在出现差错时候,真实的品质才会展现出来”。


所谓真实的品质,就是杰西卡面对舆论重压,能心平气和地吸取教训,尝试用颜色标记法来克服阅读障碍,以避免再次看错坐标,也能信心十足地回到岸上,她的沉着、冷静以及强烈的目标感,让她再一次遇到奇迹,一个来自黄金海岸的航海队愿意为其免费维修船只,担负接下来的航行费用。

我们曾经都是孩子,都拥有梦想,都想有一番作为,只是没有机会,现在她想尝试一下,我们将帮助她实现梦想。

两周后,杰西卡驾着修葺一新的“粉红女郎”离开昆士兰的黄金海岸,驶向悉尼港,一切如导师布鲁斯所说,80%的航行只是准备工作,团队已经协助杰西卡完成,剩下的20%将由她独自面对。


允许孩子表达负面情绪

有赖于SatcomGlobal提供的卫星通信设备,新西兰著名天气预报大使鲍勃.迈克达威特提供的天气咨询服务,以及一个叫Skeds的应用,杰西卡得以和团队每天1-2次的即时沟通,210天的航海,除了几次和风暴斗争的经历以及一次差点撞上冰山的险情之外,大多数日子稀松平淡:

观测雷达、维修设备、和团队讨论航线,给自己准备简单的餐食,回复来自世界各地网友的消息,甚至包括写作业等等。


一人孤悬海上,更多的挑战其实来自于没有帮手,杰西卡必须时刻保持警觉,在计算好风速和航线,有条件休息时随时入睡,有丁点风吹草动时则立即醒来,所以通常只能以分钟为时间单位小憩,一口气睡3、4个小时实属奢侈。

可以想象,一个人要在长期睡眠不足的情况下拉扯绳索,扬帆收帆,用冷水洗头洗澡,需要多么强大的内心和体能,当杰西卡平安到达赤道,掉头进入南太平洋后,想念陆地安全的感觉与日俱增。


航行到第83天,杰西卡根据天气预报的指引,在两股风暴此起彼落的时间窗口,安全通过臭名昭著的合恩角(南美洲智利火地群岛南端的陆岬,太平洋与大西洋的分界点,世界五大海角之一,终年强风不断,气候寒冷,有着“海上坟场”之称),但在这之后,大西洋上多日风平浪止,帆船被困在原地,杰西卡内心孤独、沮丧、极度怀疑自己以及无意义感等等负面情绪到达顶峰。

这种时候,家人既没有像普通父母那样逞口舌之快,要她“自己选择的路,跪着也要走完”,也没用油腻的高谈阔论以资鼓励,而是简简单单一句“不,你不是一个人”,稳稳地接住女儿内心所有的不安,然后飞抵南美,在智利包机,和孩子来一次大洋深处的约会。


之后,杰西卡用抖擞的精神状态,迎接真正的挑战——“移动的海上喜马拉雅”风暴,在距福克兰岛400-500海里处,速度高达70海里/小时的狂风巨浪把船推到水下至少3米的位置,杰西卡的应急无线电示位杆被激活,家人在堪培拉试图用电话寻求搜索和救援。

一面要做好一场没有遗体的葬礼的准备,一面又要无比坚定的相信自己的孩子,内心强大、训练有素,一定能乘风破浪,实现自己的理想,这对任何一对父母来说,都太难了。


还好,当风暴过去,“粉红女郎”重回水面,只是船顶框架被折弯,杰西卡有惊无险地穿过好望角之后,在印度洋游弋数日,终于回到澳大利亚海域。


允许孩子做重要决定

杰西卡怎么也想不到,就是在这片心理上最有安全感的海域,她遭遇了整个航程中最凶险的一程,先是在逆风中涉过布满珊瑚礁和岩石的卢因角(也称露纹角,位于澳大利亚西南端),后在航程接近尾声的第198天,接到天气预报员鲍勃的通报,一个在南极生成,覆盖了南极至塔斯马尼亚岛整个区域的巨大低气压系统正在全速赶来。


杰西卡面临两个选择,要么,抄近道走巴斯海峡,在风暴来临前进入悉尼湾,但这样她的航程会少了比赛规定第4个海角——塔斯马尼亚的东南角,且巴斯海峡航道浅,有诸多不可控风险;要么,按原计划绕过塔斯马尼亚的东南角,但这样她极有可能要和十几米高的大浪正面遭遇,稍有不慎就会葬身大海。

父母内心深处当然希望女儿尽快靠岸,但理智告诉他们,杰西卡才是那个最接近真相的人,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后,他们对女儿说:“你是那艘船的船长,无论你做任何决定,我们都会支持你”。

杰西卡最后选择按原计划航行,只是为顺应风势,快速踏浪通过,她放弃了海锚(在恶劣天气下从船上放出的设备,其目的是稳定船只并限制通过水的进度,通常固定在船首的海锚可以防止船舶向波浪的舷侧转弯并被波浪淹没),也将自己置身在一个更危险的境地,杰西卡和她的“粉红女郎”一度被卷进水下4米深的位置。


事实证明,没有比身处风暴中心的人更了解风暴,最危险的地方往往是最安全的地方,“粉红女郎”最终奇迹般的摆正位置,冲出海面,杰西卡在鲜花和掌声的簇拥下回到悉尼湾。


回程之后,杰西卡经常被问起一个问题,“这次航行中,你最喜欢哪个部分?”

这个当时年仅16岁的女孩是这样回答的:

开始有意义,回程也有意义,好望角那天特别美,还有很多其他日子也特别美!但我觉得最有意义的是:当你身处一片漆黑的夜晚时,除了巨浪和漆黑的天空什么也看不见,只能在黑暗中航行,狂风拍打着你的脸,只有你和自己的船,随着波浪上下起伏,像是在舞蹈,我认为这是这次航行的意义。

多么深刻的领悟,当一个人的生活陷入谷底,一切归于黑暗和未知的时候,只能和自己相处,只能自己默默地努力和等待,直到迎来光明。

所以在养育这场渐行渐远的航程中,父母要做的,不是大包大揽搞定一切,而是启发孩子、允许孩子自己动手,我们只是帮他寻找各种助力,循序渐进地实战演练,直到其长成那个能自我悦纳的自己。


免责声明:本网转载的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本网并未独立核实其内容真实性,文章也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文章有侵权问题,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联系邮箱:news@cacnews.ca

64

最新评论

旗下公众号

关注获得及时、准确、全方位的新闻消息

Copyright © 2012-2020 CACnews.ca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