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pify analytics ecommerce
tracking
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加拿大新闻网

加拿大新闻网 首页 教育 查看内容

马斯克亲自筹办大学,新校名字的这个细节,道出了他最看不惯美国大学教育的原因…

加新网CACnews.ca| 2024-1-18 14:56 |来自: 外滩教育 分享新闻:

最近,马斯克要办大学的消息又在社交网络上刷了一波热度。无独有偶,玻璃大王曹德旺正在近期的一次产业论坛上,也提到了自己正在筹办的福耀科技大学,还提到想要对标美国企业家们创办的大学。

为什么这些富有的企业家都对创办大学这么情有独钟?

马斯克说话向来直接。早在2020年,他就在一次论坛上公开批评美国的大学教育,说一个有能力的人根本没必要上大学,“上大学就是在玩,都没在学习”。他说特斯拉在招聘时,就更看重能力,而不是学历。

另一段颇有争议的发言发生在哈佛校长辞职的风波中。当时,亿万富翁比尔·阿克曼写了一篇文章,抨击当下美国大学中流行的多元文化政策。马斯克也附议,暗示大学为了达到多元,而录取能力不足的学生。

总结一个共同点,在企业家们的视角下,现在的大学教育有太多的不足,尤其是花费了四年培养出来的学生依旧缺乏关键能力。不是企业不想招聘,而是招不到心仪的未来员工,而学生呢,则是想找也找不到工作,感觉学历的含金量不断走低。

这不禁让人好奇,那企业家眼中的优质大学是什么样的?他们自己创办的大学,能培养出想要的人才吗?

很多企业家对大学的诟病,都集中在一点——该培养的能力没培养好。那具体是什么重要的能力呢?

美国线上教育杂志Intelligent在去年就做了一项关于招聘应届生的调查,1000多名商界领袖参与其中。结果让人震惊:有40%的人觉得应届生还没有为进入职场做好准备;94%的人表示会不同程度地避免招聘应届生,仅6%的人表示自己愿意招聘应届生。

受访者对于“是否愿意聘用应届生”的回答。图源:Intelligent

是什么让公司对现在的大学生有这么大意见?简历网站Resume Builder去年调查的结果,似乎给出了一部分答案:

接近一半的经理和企业领导者觉得,和Z世代(1996年后生)一起工作的大部分时间里,自己感到心累。Z世代尽管精通电子设备,但缺乏面对面沟通的能力。

其中一位受访者直言不讳,自己公司的Z世代员工缺少纪律,喜欢当面挑战。“他们觉得自己精通数字世界的一切,技术比我好,头脑比我聪明,应该他们来教我,而不是我领导他们。” 

超过60%的受访者表示,更喜欢和X世代(1965~1980年生)、千禧一代(1981~1996年生)工作。他们觉得X世代为人诚实、工作高效,千禧一代技术能力最强、工作效率最高。

总结起来就两点:不懂办公室礼仪,实际工作能力还不够强。

四分之三的经理发现与 Z 世代合作很困难

这和企业家们的观点是一致的。创建密涅瓦大学的美国企业家本·尼尔森把人的智慧分为两种:刚性智慧和流动智慧

流动智慧的人,能横跨不同领域,思维更开阔。本·尼尔森想培养下一代领导者、企业家和变革者,所以他格外注重培养流动智慧。

密涅瓦大一设有4门“基石课程”,分别是“形式分析”、“多元模式交流”、“实证分析”和“复杂系统”,涵盖129种跨学科的基础思维方式。本·尼尔森自己就教授了3门,广泛涉猎不同领域,还游刃有余。

相较之下,刚性智慧的人,研究并精通专一领域。比如想成为一名牙医,那就去宾大的牙科专业,这个途径最直接,方向最集中。

而马斯克这次想要创办的学校,对比密涅瓦大学,更明显地想在培养刚性智慧方面发力。在去年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上,他曾说,现在的大学课堂缺乏互动,教授们沉迷一言堂无法自拔,学生都是纸上谈兵,转变教育的关键在于加强课堂内的互动和课外实践应用。

根据报道,马斯克目前的计划是先开设一所小学和中学,最终发展到成熟的大学教育。在他的设想中,学校将专注于当下热门的STEM领域,日常教学里就会涉及案例研究、模拟,学生不仅能在实验室里实践学习,还要参加涉及设计和制造的项目。 

从新学校的名字“Texa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 Science”,也能看出几分端倪:Technology在前,Science在后。马斯克也直截了当地回应过,在这所大学,技术优先于科学,学生懂学术,也精通怎么把学术成果转化成商业价值。这也契合众多科技巨头们的招聘要求。

但不管是刚性智慧还是流动智慧,其实在工作场域中归根到底是一个能力——解决问题的能力,只不过二者面对的问题不同。这也是众多职场管理者、商界领袖提到的应届生问题所在:沟通能力不够,技术能力不过硬,最终导致完成工作很低效。

从以马斯克为代表的企业家的发言中,不难看出,大学作为雇主们最看重的教育阵地,教育出了大问题。但哈佛商学院的一份调查却表明,这个“教育问题”的根源,或许在于大学和企业对教育的理解、对人才的定位存在错位。

近的例子就有一个,比如很多学生、家庭都会参考的大学排名,不少大学也很看重。在塑造大学品牌的趋势下,有些大学也顺理成章地使用起各种商业策略来提高品牌价值,其中就包括提高科研产出、开设夏校、短期项目等来提高排名。

这两年屡次陷入风波的U.S. News,在2022年甚至爆料,2018年以来谎报数据的大学接近50所。

但大学排名在企业这里真的有那么高的含金量吗?

本·尼尔森就认为,许多排名给科研的权重很大,但排名领先并不等于教育领先。一个教授越重视科研,能分给本科生的时间就越少。“从这个角度说,大学的研究排名越高,本科教育就越差。”

这时候,比起教育机构,不如说大学正在变成一种资质机构。学生首要追求的已经不是学习资源、能力培养,而是文凭上名校的那块金字招牌。

美国学院与大学协会(AACU)2023年的一份调查还发现,企业把大学看作应聘者的初步把关人,期待大学毕业生已经具备足够优秀的工作能力,但大学却认为,高等教育是为了给予学生长期发展的能力,而不是提供职场技能培训

对企业来说,录用一个工作熟练的求职者,比培养一个应届生能节省更多成本。根据美国教育和职场咨询公司Bset Colleges的报道,自疫情开始以来,美国职场上需要学士学位的入门级职位数量已经下降了45%。

对大学来说,职场所需的技能在短短几年内快速变化,大学以学科为单位组织的教育很难跟得上这种速度。而且,互联网公司的兴起强烈影响着职场技能需求。

波士顿咨询集团专门研究过2016年~2021年美国职场所需技能的差别,发现Facebook、Google、Salesforce(客户关系管理软件服务提供商)成为了高频出现的新“技能”需求,而市场调查、客户联系等技能需求甚至直接“消失”。

图源:Boston Consulting Group

于是,学生们在找工作时陷入了尴尬:如果此前没有含金量高的实习经历,就会发现应聘工作需要工作经历(才有优势),但应聘不上工作就没有工作经历。

而这两个例子还只是企业和大学之间观念错位的一部分原因。在美国国立大学教育学教授Linda Dale Bloomberg看来,要消除这种错位还需要双方一起发力才行。不仅大学需要重新考虑开展教育的形式,企业也要更仔细地考量,自己的目标人才,到底需要什么样的技能。而不是双方都等待对方做出改变。

一个人才在职场上好不好“用”,其实影响因素很多,比如工作技能够不够硬、熟不熟悉解决问题的流程和方法、适不适应公司文化……有些事是大学教育能覆盖的,但有些确实需要在真实职场中磨练。

越来越多的企业也注意到了这一点。现在,他们选择主动出击,不是仅参与筛选求职者简历,而是早早就参与到培养人才的过程中去。

一,高科技大厂亲自操办,技能证书成为新的硬通货。

专注于职场分析的Burning Glass Institute曾发布过一篇报告,2017年~2019年,美国职场上有46%中等技能工作和31%高等技能工作减少或降低了学位要求,特别是金融、企业管理、工程和医疗保健职业领域。

这也印证了他们观察到的一个趋势:企业们越来越看重求职者的工作技能,而不会因为你毕业于藤校或G5就闭眼给offer。

而一批高科技公司亲自下场,不仅带来了自适应、交互式、个人化的学习工具,着重职场技能的课程还大大冲击了僵化的大学学科体系。

比如谷歌就推出了职业技能微证书Google Career Certificates,沃尔玛、英特尔、美洲银行、Best Buy等企业都认可其含金量。

谷歌的微证书课程不仅内容直接对标大厂热门岗位,比如数据分析、数字营销等,而且学费只要几百美金,3~6个月就能拿到证书,甚至还可以兑换大学学分。

去年一项调查显示,75%拿到谷歌微证书的求职者在职场获得了发展,比如升职、加薪、跳槽、转行。

类似的还有IBM的SkillsBuild平台,不仅提供STEM热门领域的职业技能课程和微证书,还为老师、孩子准备了STEM入门的学习材料。自打推出之日起,IBM就强调这是一个面向所有学习者的免费平台。

对相当一部分学生来说,上大学已经不再是一个必须项了。

二,学位和职业发展深度融合,把大学变成企业人才库。

除了为未来求职者直接提供微证书,也有不少企业升级了和大学合作的模式,打通了“大学-企业”“学业-职业”的通路,直接把大学变成了自己的人才库。

美国东北大学(Northeastern University)就和普华永道团队共同打造了一个针对会计行业的硕士项目,被录取的学生不仅要完成大学的学术课程,还将同时作为研究员加入普华永道的专门小组,直接进行兼职工作。

美国东北大学官网对于该项目的介绍

沃尔玛、迪士尼、星巴克都推出了面向高中毕业生的学历工作一体化项目。这些大雇主的“大学课程”,不仅学费大为减少,还真正实现了学以致用。

有的企业则是给出自己想要研究的科学难题或新技术,资助博士或博士后来研究,同时,派出自己的科学家或工程师和大学教授共同指导。如果真的研究出了有商业价值的成果,那么企业就会注入更多资金。

而这种长期合作其实也为企业打造了自己的人才库。尤其是企业深度参与的情况下,研究者参与一个课题,其实相当于是企业的“半个员工”了,项目结束后直接入职的例子也有不少。

专业图片处理公司BoxBrownie.com在和四个国家的大学、技术学院的合作中,就招收了不少毕业生成为自己的新员工。

回过头再看大学教育,批评声永远不会停止,但是全然否定也未免太过偏激。

高等教育的价值依旧存在,并且一定程度上在职场上很具有竞争力。有数据表明,在美国,拥有大学学位的人平均收入比只有高中学位的同龄人高出75%。就算是马斯克,或许他真的不在乎员工的学历,但是Space X的招聘中还是提到了求职者通常需要工程学术学位,以及三到五年的工作经验。

教育中的问题也不可忽视,企业更讲究实际效用,象牙塔中的学习、研究只有转化到工作中,获得实际产出,才算是看得见的价值。

弗吉尼亚大学教育与人类发展学院的访问学者Ben Wildavsky在《职业艺术》中提到,对高等教育的批评完全合理,但我们也不能把孩子和洗澡水一起倒掉。大学教育和工作能力并不是非此即彼的关系,而是相辅相成的关系,雇主们想要的不是单独的工作技能,始终是教育底蕴和实际技能相结合的有机的人。


参考文献: 

1. 3 in 4 managers find it difficult to work with GenZ

2. Why Peter Thiel Does Not Believe In The Higher Education?

3. How a Billionaire’s Fellowship Spread Skepticism About College’s Value

4. Why Companies and Universities Should Forge Long-Term Collaborations

5. Greater business-university collaboration will reap rewards


免责声明:本网转载的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本网并未独立核实其内容真实性,文章也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文章有侵权问题,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联系邮箱:news@cacnews.ca

64

最新评论

旗下公众号

关注获得及时、准确、全方位的新闻消息

Copyright © 2012-2020 CACnews.ca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