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pify analytics ecommerce
tracking
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加拿大新闻网

加拿大新闻网 首页 新闻 国际 查看内容

法国规定“晒娃”可能坐牢 背后的黑暗你无法想象(组图)

加新网CACnews.ca| 2024-2-25 11:56 |来自: 新欧洲

众所周知,养孩子需要花钱,但有为数不少的家长,很善于用孩子在网络世界赚钱。

你知道吗?虐童、恋童网站上流传的照片和视频中有50%来自社交网络,并且是父母自己发布的。

对这些孩子来说,人生中最大的风雨,竟然是来自父母。

近日,《纽约时报》发布了一篇重磅新闻调查,为了这项调查,记者花费数月分析了 210 万条 Instagram帖子,5000个女童账号,监控了自称恋童癖者数月来的在线聊天记录,并采访了 100 多人,其中包括父母和他们的未成年女儿。

让未成年的女儿成为小网红,乃至真正的大明星,是不少父母的虚荣心,去年年初,母亲艾丽莎的收件箱开始收到可怕的信息:

“你把未成年女儿的照片卖给恋童癖者”。

另一位网友写道:“你真是个调皮的变态妈妈,你和我们恋童癖者一样变态。”

“我会让你和你女儿的生活变得地狱。”

当事人图片已做保护Elissa 自 2020 年起一直在管理女儿的 Instagram 帐户,当时女儿 11 岁,还太小,无法拥有自己的帐户,Elissa就是千千万万“instamoms”之一。

在她发布的照片中,活泼开朗的女儿有时候穿着晚礼服、有时候穿着高端健身服装和舞蹈紧身衣。

女儿拥有超过 100,000 名粉丝,其中一些人对她的帖子非常热情,甚至每月支付 9.99 美元购买更多付费照片。

毫无疑问,在很多男性眼里,儿童是有性吸引力的,所以他们才会付费观看更多内容。

ins禁止13岁以下的儿童注册,但父母可以为他们开设所谓的“妈妈经营账户”,难怪,有海量的同类账户形成了“由妈妈管理、供男人追踪”的典型的女童网红现象。

据高盛发布,全球网红经济超过 2500 亿美元,其中美国品牌每年在影响者身上花费超过 50 亿美元。

2020 年,时年 9 岁的美国小朋友瑞安·卡吉 (Ryan Kaji)?连续第三年被《福布斯》杂志评为收入最高的 YouTuber,一年收入达 2950 万美元。

难怪近三分之一的青春期前儿童将成为网红列为职业目标,1997 年至 2012 年间出生的 Z 世代中,有11%的孩子认为自己已经是网红。

在经济利益的驱动下,一些家长自愿将孩子的照片商品化,认为孩子应该早早开始努力展示自己,开启模特生涯、获得服装品牌青睐。

可是,伴随些许经济利益而来的,是他们从未想过的一整个黑暗社会的欲望,许多女孩的童年,因为父母的参与和鼓励而被迫重塑。

为数不少的父母,竟然向大多数不知名的追随者出售照片、独家聊天机会、甚至自己女儿穿过的紧身衣和啦啦队服装。

一些“最忠实的顾客”则愿意花费数千美元、买各种漂亮衣服、玩具、iPad、iPhone来培养他们与未成年人的关系;

也有一些人奉承、欺凌和勒索女孩及其父母。

根据《泰晤士报》检查的 5,000 个账户,有 3200 万个与男性粉丝有密切联系,许多拥有超过 10 万粉丝的网站的男性观众比例超过 75%,其中一些甚至超过 90%;根据对这些男性粉丝的身份调研,其中有些人是被定罪的性犯罪者。

比如,《泰晤士报》追踪到一名绰号为“jizzquizz”的追随者的账户,该人名叫约书亚·V·鲁贝尔 (Joshua V. Rubel),39 岁。他于 2008 年因性侵犯一名15 岁女孩而被定罪,名列泽西岛性犯罪者登记处。

《纽约时报》监控了 Telegram(一款即时通讯应用)上恋童男聊天,他们盛赞这些账号,让他们如此轻易获得了性幻想的对象:

“这就像一家糖果店??????,”其中一人说。

另一位网友回复:“上帝保佑 instamoms ??。”

“我很高兴这些新妈妈们为自己的女儿拉皮条。”

“而且它的供应量是无穷无尽的——只要刷新你的 Instagram 探索页面,就有新鲜的青春期前的孩子。”

这一切都让健康和网络技术专家痛心疾首,他们警告说,社交媒体给女孩带来了“巨大的伤害风险”。

研究人员发现,不断与同龄人进行比较和改变真实面貌的滤镜正在导致贬低自我价值等负面情绪,并促进他们把自己的身体的物化。

《泰晤士报》发现这样一个阴暗的规律:具有性暗示的帖子更有可能获得“点赞”和评论,男粉的比例也会随之上升。

有一些妈妈努力从粉丝里把男性拉黑,有一些父母则利用这个规律吸引和鼓励男粉追随,出售穿比基尼的特殊照片。

事实上,Instagram 上大部分女孩利用她们的社交媒体影响力来获得的不过是服装折扣;其他人则从亚马逊愿望清单中收到礼物,或通过 Cash App 收到金钱。

大部分则只有通过销售独家订阅每月赚取数千美元。

2022 年,Instagram 推出了付费订阅,允许关注者按月支付费用来获取独家内容和访问权限。这些规则不适用于18 岁以下的任何人,但妈妈经营的帐户再次避开了这一限制。

《纽约时报》发现了这些代运营账户经常挂着数十个售价从 99 美分到 19.99 美元、250美元不等的付费订阅产品。

儿童安全专家警告说,订阅和其他功能可能会导致不健康的互动,男性认为自己与女孩有特殊的联系,而女孩则认为自己必须满足男性的需求。

韦尔斯利学院 (Wellesley College) 教授、研究网络关系的临床心理学家莎莉·塞兰 (Sally Theran) 表示:“我对孩子感觉自己必须满足周围的成年人或向他们提出要求的陌生人持保留态度。”

Instagram 并不是唯一一家从事付费订阅业务的公司,比如在Brand Army上,家长运营的“青少年频道”订阅服务,价格从免费到每月 250 美元不等。

比如每月支付 100 美元,订阅者可以获得“实时互动视频聊天”、无限制的直接消息以及被在女孩的 Instagram 帖子中被提及。

《纽约时报》订阅了多个账户,以弄清提供这些内容能让家长赚多少钱。

例如,在某个账户上,有 141 名订阅者喜欢一张只有每月支付100 美元的人才能看到的照片,这表明订阅收入超过 14,000 美元。

去年年底,一个 14 岁左右儿童的账户将圣诞节和新年之间的日子称为“比基尼周”,以鼓励新的付费用户加入。

一名 17 岁女孩的账号在广告中称,她在一组锻炼照片中没有穿内衣,因此,这些照片“呃……比平常辣很多”。

这位女孩的“精英 VIP”订阅费用为每月 250 美元。

明明是无法放弃这些新经济带来的“灰色收入”,表面上,很多家长们选择说得很好听,说他们的孩子喜欢使用社交媒体,说这对未来的职业生涯很重要,赚的钱还可以付大学学费;又或是可以建立信心,创建社交媒体简历,这些简历将伴随她们成年。

不知道是这些“经历”会伴随到成年,还是“阴影”会伴随一生呢?

一位名叫凯琳 (Kaelyn)的母亲,面对《纽约时报》的采访,终于撕开了这张遮羞布,她悔不当初,她用自己的经历警告大家,不要让孩子赚这种“快钱”,这种easy money可能毁了孩子一生!

她的女儿现年 17 岁,童年时期在网上为成年男性穿比基尼的经历给女儿留下了创伤。

“她已经放弃了自己,堕落了,并决定自己拥有未来的唯一途径就是在OnlyFans 上赚大钱,拍裸照或者视频。”

凯琳请求其他母亲们,不要让孩子成为社交媒体的影响者。

“以我现在的认知,如果我可以回去,我绝对不会这样做,我一直愚蠢、天真地喂养了一群网络怪物,我无比后悔。”

“你太性感了,”一名 5 岁女孩穿着荷叶边比基尼的照片上有一条不堪入目的评论,“这两个小东西透过你的上衣看起来很棒”。

正常的父母如果在自己女儿照片下面读到这种评论,应该都是怒火攻心,担忧万分吧?

可是,有一些爸妈的脑回路是如此清奇,他们援引圣经里的说法给自己洗白:“‘恶人的财富为义人积存’,所以有时候你必须利用这个世界上的资源来让你到达你需要去的地方,只要它不伤害任何人。”

意思就是,虽然这些恋童癖是恶人,但是他们的钱真的香啊!他们给的太多啦!兜售女儿的隐私、吃女儿的血肉躺着赚钱,何乐不为呢?

因为伤害的是无法保护自己的未成年人,既得利益者才会戴着虚伪的面具为自己辩白。

德克萨斯州一位名叫奶奶林恩忧心忡忡,因为她发现孙女在担任某啦啦操品牌大使,广告帖收到的反应让人很无语,一堆人围绕女孩脚的照片发出极端的评论。

这不是最严重的情况,在某些情况下,孩子会因为这些帖子在学校遭遇霸凌。

墨尔本的母亲凯琳心痛地回忆起自己的女儿是如何一步一步深陷心理泥沼:

“她被整个小学的同学孤立,孩子们告诉她,‘我们不能和你一起玩,因为我妈妈说有太多变态在互联网上关注你。’”

法国儿童节目《Le Monde enface》发现,“有儿童的视频的观看次数是没有儿童的视频的三倍。”

儿童无疑受到了消费主义的影响,许多人担心这些儿童网红的命运,认为这会对儿童尊严和完整性权利产生破坏,并怀疑他们可能受到父母剥削。

2020 年 7 月在 Twitter 上推出的 #LibérezNéo tag就证明了这一点,该tag得到了 30,000 多次转发。

为了规范越来越糟糕的网络环境,规范父母们“晒娃”的行为,2020年,在法国出台了新的法律。

在此之前,对15岁以下或仍在接受义务教育的儿童的工作监督是由1971年的一部法律管辖的,该法律明确规定禁止雇用未成年人,但对于文化方面存在某些豁免作为演员或模特界的服务。

面对社交网络上童星的增长,LREM 议员布鲁诺·斯图德(Bruno Studer)吹起了改革的号角,督促立法者通过2020年10月19日的新法,为孩子们提供了一个保护框架,该法律旨在规范16岁以下青少年的形象,以及这些在网络活动平台。

法国原则上禁止童工,但劳动法将像对待儿童模特或儿童演员一样明确他们的地位。

这些儿童网络明星被认为是雇员,他们的雇主是父母,如果他们不遵守这一新的法律框架,就会实施制裁。

法国再次成为儿童影响者权利方面的先驱,事实上,目前还没有其他国家对这些社交媒体童星采取具体保护措施。

2020年10月19日通过的法律填补了这方面的空白,旨在保护青少年免受众多危险,避免父母不惜一切代价增加视频观看次数,兜售儿童隐私,剥削他们。

该法律为这些互联网明星提供了法律依据,迫使他们的父母在数字平台上拍摄和播放他们的孩子视频和照片之前,必须请求政府的个人授权或批准。随后,他们将收到有关儿童权利的信息,并了解此类公开曝光的后果。

另外,儿童网红的收入也会受到保护,此前这项活动尚未受到法律监管,父母没有义务将钱返还给真正的内容创作者——孩子。

法律重新规定了这一问题,要求家长向 Caisse des Dép?ts et?Consignations 支付部分利润。

《纽约时报》的这篇调查,真的是乌烟瘴气的网络时代的一股清流,事实上,看完这篇报告,小编心中的千言万语只能汇成一句话:

还童年一片纯净,请让您的孩子远离社交媒体!他们不需要被展示在那里!

免责声明:本网转载的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本网未独立核实其内容真实性,文章也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文章侵犯了你的权利,请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本网提供的内容,包括并不限于财经、房产类信息,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本网内容,包括并不限于健康、保健信息,亦非专业意见、医疗建议,请另行咨询专业意见。本网联系邮箱:contact@cacnews.ca

最新评论

今日推荐

  • 48小时新闻排行
  • 7天新闻排行

今日焦点

旗下公众号

关注获得及时、准确、全方位的新闻消息

Copyright © 2012-2020 CACnews.ca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