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pify analytics ecommerce
tracking
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加拿大新闻网

加拿大新闻网 首页 新闻 中国 查看内容

重看“上海杀妻焚尸案”细节,我发现一个无人警觉的可怕现象

加新网CACnews.ca| 2020-12-29 04:06 |来自: 澎湃新闻 分享新闻:

上个月19日,是上海杀妻焚尸案开庭的日子。


8个月前,上海浦东新区泥城镇,27岁的女孩刘娟(化名),被新婚不到3个月的丈夫严某杰(化名)杀害。


杀妻后,严某杰又用打火机点燃了女孩的卧室,想伪装成火灾,遮掩一切。


那是刘娟母亲无法忘却的残忍画面:


  女儿被烧得面目全非,下半身基本没有了,脖子上还插着一把水果刀。


很多人都没有特别注意,这个恶性事件的根源是赌博。


  严某杰是一个赌徒,是一个毫无节制的赌徒。


  在婚前,他很好的伪装了自己,没有让刘某及其家人发现自己这个恶习。


  为了补上自己百万元的赌债,他想到了妻子手中还有结婚的彩礼钱,于是就找到了妻子刘某。


  当一个赌徒深陷赌债的漩涡之时,这个人就会变得面目全非,可以为了一点点钱做任何事情,甚至包括伤害他人。


  今天,想和大家聊聊“赌”这件事。


01


  一个“赌”字,害惨多少人?


  “三更穷,五更富,清早开门进当铺。”13个字把赌徒的真实写照,刻画得淋漓尽致。


  前段时间,看了严歌苓同名小说改编的电影《妈阁是座城》。


  电影以妈阁(澳门)这座赌城作为背景,讲述了苦命女人梅晓鸥和赌徒跌宕起伏的人生。




梅晓鸥和“赌”有什么关系?那得从她的祖爷爷梅大榕说起。


  梅大榕是个大赌徒,为了赌资,他能花上几年时间去淘金。然而每次淘金沙换来的钱,还没上岸就在赌船上输光了。


  梅大榕金山来回9年后,回家与梅晓鸥的奶奶成婚。


  可好景不长,梅大榕很快把家产也输掉了,他没脸见家人,投身大海自杀了。


  上一代的遭遇,似乎已经预示着,赌博的基因已留在梅晓鸥的血液里,好像冥冥之中,就已无法摆脱。


事实证明也是如此。


  他爱上的第一个男人卢晋桐,拥有十多家工厂的艺术家,因为赌博,变成负债累累的穷光蛋。


身怀六甲的她去赌场寻夫,恰好遇上他输钱,他把气都撒到妻子身上,一番踢打谩骂,最后在挣扎中被保安拖走。



心碎的梅晓鸥选择离婚,为了生计,她居然回到了她仇恨的赌场,成了一名“叠码仔”。


  妈阁是一座炼狱场,人性中最骇人的部分会被逼练出来。


  叠码仔则是赌城里能不动声色就参透一切人性沉浮的人,无论赌客输赢,他们都是稳操胜券。


  梅晓鸥一边为赌场介绍客人,一边为赌客安排交通、住宿和餐饮等消遣。


  不管赌客是输是赢,她都能拿到报酬。




初见段凯文时,阅尽人间悲欢的她第一感觉是:这人会是赌场上的例外。


  段凯文一出场,就带着那种成功人士的气场,他的发家经历似乎也宣告他有强大的自控力。


农村走出来的清华大学高材生,拥有朴素的本质,毫不畏惧在人前晾晒他那已经发霉的煎饼,不知经历过多少艰辛逐步跻身富豪行列。


  商海沉浮几十年,他在北京三环内有几个楼盘,五环外也有几个楼盘,是个身家过亿的大开发商。


  可是他却沦陷了。


  原本他只想着小赌怡情,越赌越多,结果失去理智,成了浑浑噩噩的赌虫,最后债台高柱,成了老赖,东躲西藏。


另一个男人史奇澜,一个卓有成就的雕刻艺术家,因为好奇心走进了赌场,结果一发不可收拾。


为了赌博,把怀孕的老婆丢在北京弃之不顾,艺术家的坚持的荡然无存。


  每天不眠不休,押注、接牌循环反复。


  输赢已经完全掌控了他的情绪,或沮丧、或兴奋。


  艺术家变成赌徒,也就一念之间。




电影中,明明最不可能成为赌徒的人,却赌得无可救药,看似难以置信,却也是现实生活中的常态。


  人进了赌场,就和在赌场外的状态不一样了。


  那些做生意当老板的,平时要维持公司的运作,都是非常清醒和理性的。


  但是一进赌场,他们魔鬼的一面就出来了,不能自已。


  为什么会这样呢?



02


  嗜赌如命就是一种病,还不轻…


  明知赌博会让自己陷入万劫不复之地,但还是会忍不住去赌。


  这种不到绝境不罢休的赌博,其实是一种“病”,被称为“病态赌徒”。“病态赌徒”是美国心理学会列入的心理疾病之一。


  美国精神科协会出版的《精神疾病诊断与统计手册第四版》列举出了10项用来诊断病态赌徒的准则。


电影里的三位男主角,都是典型的病态赌徒。


  卢晋桐面对妻儿以命要挟,第一反应是无情的拳打脚踢。


  人生赢家段凯文,为了赌博不择手段,挥霍掉几十亿的资产还不知足。


  史奇澜为了赢回来,把亲表弟骗进赌场,害他输720万仍旧不放过他。



为了赌,他们能够放弃自己的所有,家庭、尊严、金钱在赌博面前不值一提。


  他们的大脑中,永远都是在思考与酝酿怎么样投注,从哪里借钱,如何将自己输掉的钱赢回来…


  之前看过一个赌徒的自述:


  “有一次实在是没钱吃饭了,朋友给了我30块钱去吃饭,我竟然拿着30块钱一直在纠结要不要去赌一把或许能以小博大。”


  病态赌徒早已被欲望吞噬,他们的表现,是人性中极恶的千姿百态。


你可能会疑惑,一个平时看似稳重识大局的人,怎么就变成了病态赌徒了呢?


  从心理状态上说,分为四个阶段:


  第一阶段,赢的阶段。


  早期大赢会让人自豪,进而对自己的胜算产生幻想,他会觉得通过赌博,可以解决自己的所有财务问题。


  第二阶段,输的阶段,产生追逐行为。


  第三,绝望阶段。


  输精光了,借钱借不到,亲朋好友的远离和埋怨,他就会想通过非法的手段,让财务问题获得一次性解决。


  第四,无望或者放弃阶段。


  知道自己永远也无法扳回本钱,因此什么也不在乎了,只要能赌就赌。


  经过这四个阶段,再光鲜亮丽的人,结局都是无法自拔的赌棍。


  赌徒在欲望的沟壑中难自拔,还比较好理解。


  让人匪夷所思的是,病态赌徒身边,往往会有个饱受伤害和摧残,却仍不愿意离去的人。


03


  被“赌”污染的感情,


  让人痛不欲生…


  电影里,男人们赌钱,梅晓鸥赌感情。


  段凯文、史奇澜和她都有暧昧的情愫。


在赌场上,她明明看到了这两个人最真实的本性,却依旧会掏钱去拯救他们。


  拿自己的别墅给段凯文做担保,大方免除了史奇澜的债务。


  然而她的爱换来的是什么呢?


  她被他们当成一段渡桥、一根救命稻草、一个红颜知己。


她的骨子里有一股拯救欲,这是许多离不开赌徒的女人会有的心境。


  想拯救却总是失败,她们就会一直活在煎熬和威胁中,严重的可能会丢命。


  另一方面,赌博的问题并不容易被发现。


  据调查显示,将近一半的配偶是在结婚多年后,才发现配偶的赌博问题;将近三成的配偶,在结婚之初没有注意到这个问题。


  赌博的迹象出现后,很多人觉得这是暂时的,只要他们回归家庭,问题自会消失。


  等赌博问题摧毁了这个家庭生活的许多方面之后,配偶就会无法自拔,变成“共依存”的角色,一直被伤害,一直无法逃离。
之前看过一个案例,一对夫妻结婚3个月后,妻子发现丈夫赌博,她不忍心离婚,对方也信誓旦旦表示戒赌。


  结果不到一年,丈夫就把准备买车的20万输个精光,为了孩子她又忍了,只是没收工资卡。


  不料孩子出生不到100天,他又输掉了8万块,这次是借人家钱的。


  现在孩子已经三岁了,丈夫过下跪、发过毒誓,但还是输了100多万,还欠下不少高利贷。


  这位妻子还是觉得他会改,她觉得这是孩子的爸爸,依旧相信对方能够回头。


  为了安抚自己,她不停地告诉自己,除了好赌,丈夫各方面都不错。


  然而,现实生活中,有这种认知的女人,不止上面这一个。


电影里有这么一句话:


  习惯真是一种可怕的力量,它会编织成一张网,让你在其中无限次循环。不管如何挣扎,你都是网中之物。


  明明恨透了身边的赌徒,咒骂他们是人渣,厌恶他们身上的味道,但还是无法果断离开。


  那些无法逃离病态赌徒的人,早已在日积月累的精神压力下失去了正确的认知。


  如果不及时修正自己的心态,也会如同赌徒一般,迷失自我。


04


  那个不知收手的赌徒,


  还有的救吗?


  我们前面说了,“病态赌徒”是一种精神疾病。


  既然是病,那肯定不是三言两语相劝就能拉回头的。


  盲目使用极端的方式阻拦,不仅没有效果,反而会换来人身攻击。


  就像梅晓鸥一样,以命相抵,换来的是丈夫的重重一踹。


关于“病态赌徒”的治疗,心理学上给到的办法是团体治疗、行为治疗等。


  这些办法并非三言两语能够说明白,也需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写这篇文章的目的,是因为很多人并没把赌博看大事,往往是一句“赌博不是病,上瘾要人命”轻飘飘就带过了。


  但很明显的是,现实生活中赌博带来的危害,并不是一句话能够带过的。


  不能正确认识赌博,人生很可能会一直活在“赌局”之中,一辈子都无法摆脱赌博所带来的困境与悲剧。


  十赌九输是常态,另有一个正在输。


  所以,不要轻易尝试,不要挑战自己的欲望;如果身边有陷入病态赌博的人,也请重视,用更专业的办法拉他回头。


免责声明:本网转载的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本网并未独立核实其内容真实性,文章也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文章有侵权问题,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联系邮箱:news@cacnews.ca

64

最新评论

  • 24小时新闻排行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加拿大新闻网

GMT-8, 2021-1-16 13:39 , Processed in 0.022958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CACnews

© 2012-2020 CACnews.ca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