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pify analytics ecommerce
tracking
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加拿大新闻网

加拿大新闻网 首页 新闻 美国 查看内容

什么是特朗普主义?如果像政治心理学家一样思考共和党,就明白了

加新网CACnews.ca| 2021-1-1 04:16 |来自: 海外即时通 分享新闻:

尽管特朗普即将和白宫说再见了,但他对共和党的控制似乎一如既往地严格:四分之三的共和党人表示,他们相信他们的人赢得了2020年的选举。在没有特朗普的情况下,共和党能调动最狂热支持者的力量,推进某种特朗普主义吗?答案取决于特朗普主义是什么——民粹主义原型、个人崇拜,还是某种更奇怪的东西。


(来源:pexels)


对一些人来说,特朗普主义标志着一个新共和党的开始。四年前,特朗普通过将反移民和保护主义理念与废除僵化腐败官僚体制的呼吁相结合,创建了一个比共和党在以往选举中蓝领更多、白人更少的联盟。


2020年,他赢得了更多的拉美裔选民,特别是在德克萨斯州南部和佛罗里达州,从而扩大了他在工薪阶层的选民基础。专栏作家罗斯·多塞特(Ross Douthat)在《纽约时报》上写道。“你可以看到,特朗普身后的多数保守派基础,多来源于多民族、中产阶级和民粹主义。”


但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社会学家阿利·拉塞尔·霍克希尔德认为,特朗普主义与其名字紧密相连。至少现在是如此,因为它的存在超越了政策逻辑。它存在于主观的梦想政治领域。“如果说我认为主流媒体在特朗普问题上还有什么误解的话,那就是他们乐于谈论经济和个性时,但他们没有把感情放在首要位置。要想了解共和党的未来,我们必须像政治精神病学家一样行事。”


在她2016年出版的《自己土地上的陌生人》(Strangers In Their Own Land)一书中,霍克希尔德前往美国南部腹地,研究一种正在崛起的保守派群体,并得到了一个特朗普主义崛起的关键线索。她为右翼世界观提供了一个心理寓言,她称之为“深层故事”。


故事是这样的:你是一个没有大学文凭的年长白人,站在亿万美国人中间。排队的队伍通向一座小山,朝着山脊那边的一个避风港走去,那就是美国梦。在你身后,你可以看到一长列悲伤的人——他们中许多是穷人,大部分是非白人,出生在美国或国外,有年轻的也有年老的。


霍克希尔德写道:“回顾过去是可怕的。有那么多人支持你,原则上你应该祝福他们。不过,你已经等了很长时间了。现在你陷入了困境,因为经济不景气。比停滞不前更糟糕的是,你会被污名化;媒体上的自由主义者说你所相信的每一件传统事物都是种族主义和性别歧视。这又是什么?人们都在你面前插队! 有什么地方不对。旧的队伍并不完美,但至少它是一个承诺。队伍的事实是有秩序的。如果这个秩序正在瓦解, 那么美国也是如此。”


霍克希尔德用她的共和党消息来源对这个寓言进行了测试,并听说它引起了共鸣。是的,他们说,这抓住了我的感觉。在过去的几年里,她与几个来自南方腹地的朋友保持着联系,敏锐地追踪他们的哲学观念的转变。她看到他们焦虑的中心从支出预算(“他们再也不谈论赤字了”)转移到根深蒂固的“沼泽”政治阶层。她还见证了特朗普化一切。她说:“过去有一个茶党,现在都是特朗普主义"。


霍克希尔德说,“如果我们想要理解这种运动,我们就必须了解过去5年里排队的人们发生了什么。我现在明白了,我书中的隐喻只是这个深层故事的第一章。我现在看到的是更多的故事。”


(来源:pexels)


如果第一章是《队伍》那么第二章就是《到达》。当特朗普出现在断队的成员面前时,霍希尔德看到,他体现了这个深层故事中最不可言喻的一面。特朗普可能一辈子都在胡扯,但有一件事他从来不用胡扯,那就是他对自由派精英的不满,以及他对茶党共和党人已经知道他们讨厌的群体的反感。


他用他的贝鲁特主义主张(编者注:2008年奥巴马在竞选过程中,遭到“出生阴谋论”的攻击,即质疑他的宗教信仰和公民身份。发起这场运动的人断言奥巴马没有资格担任美国总统,因为他不符合宪法第二条要求的,总统必须是美国自然出生公民)激发了人们对奥巴马的不信任。


他用 "把她关起来!"的呼声,让民众对希拉里埋下仇恨的种子。 霍克希尔德说:“从他最初的集会来看,特朗普的基本信息一直是‘我爱你,你也爱我,我们都恨同一个人。’”


为了避免你认为这是个肤浅的解释,不妨听听共和党政治顾问莱姆·多诺万的分析,他表示:“特朗普从一开始做的最令人印象深刻以及在政治上最有用的事情之一,就是让他的粉丝将他们的支持内化,并将对他的行为哪怕是温和的斥责视为对他们的人身攻击。”特朗普就是这样毫不掩饰地拥抱怨恨政治。


在《到来》之后,第三章是《苦难》:特朗普的总统任期。霍克希尔德说,“很多非宗教自由派人士无法进到特朗普对右翼讲话的频率。”在他的整个任期内,与其说是聚焦在日常工作任务上,不如说是聚焦在寻找他的政敌——媒体、官僚机构、极左派、弹劾者、计票软件上。


尽管自由派可能在这里看到了病态的愤怒,但霍克希尔德的资料告诉她,他们看到了比愤怒更深层次的东西,那就是他们看到的痛苦。她说,“‘我在为你受苦’是一个深刻的信息,苦难能巩固和强化信仰。”它给“特朗普”这个词贴上了主义的标签,给一个政治项目贴上了宗教运动的标签。或许在一定程度上因为特朗普认为自己是上帝,他正在吸收选民的潜在宗教范式,他们正在寻求一些新的信条来解释断掉的队伍并修补它。


现在我们到了第四章《来世》。自从特朗普在政治上失败后,他和他的副手们要求追随者们相信不断升级的幻想带来的奇迹。


一开始是一个简单的信息——特朗普永远不会接受他输掉的选举结果。但现在已经变成了一个奢侈的神话,充斥着新名字和人物:自治联盟、乌戈·查韦斯、国际共产主义阴谋、非法倒票、邮寄选票欺诈、城市投票违规、海怪!


特朗普对自己竞选失败的阴谋反应正在导致共和党分裂。一边是“停止窃取”运动和大多数共和党选民说他们不相信选举结果。另一方面,有一群人大力支持总统,但他们认为“阻止窃取”运动往好了说是戏剧化的,往坏了说就是脑残。


霍克希尔德说,许多共和党人将不得不选择他们将忠诚的天平放在哪里。失败的特朗普主义或堕落的特朗普主义。


这个深层故事总是带有一丝阴谋主义的味道:茶党认为奥巴马的崛起是可疑的,他们已经对那些幕后人物的前进流动性产生了怀疑。但在过去四年里,阴谋种族主义在一位欢迎任何让他成为幻想中苦难主角的总统的领导下开花结果。


霍克希尔德说:“阴谋来自于想要了解和掌握超出你能力范围的力量。”霍克希尔德现在仍在与落入QAnon并阻止窃取的前茶党人士交谈。“我听到他们为自己最喜欢的阴谋辩护。他们说,‘好吧,我不相信化学追踪在监视我。我不相信那个,但我相信这个。不是那样的疯子,但我确实相信这个。’”


他们把自己定位在阴谋论者的圈子里。而在特朗普身上,他们找到了阴谋论领域的偏执狂首领。


(来源:pexels)


克希尔德告诉我们,特朗普主义不仅仅是其他共和党人可以挂在脖子上的公共政策建议的花环。它比一种性格特征或在Twitter上说刻薄话的才能更复杂。相反,特朗普主义是一颗围绕着特朗普的明星运转的情感星球。要切断特朗普与共和党大部分成员之间的联系,要么特朗普消失(这不太可能),要么需要从共和党后座议员中出现一位更大的明星(也不太可能)。


谈话结束时,霍克希尔德表示,如果过去四年中学到了什么,那就是:“我过去认为政治身份是一种更牢固的东西,我现在认为,政治身份就像水,总是会流到某个地方,也需要流到某个地方,但它会流到哪里取决于地形,以及阻挡它前进的岩层。”现在,她还在等着看特朗普把山移到哪里。


免责声明:本网转载的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本网并未独立核实其内容真实性,文章也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文章有侵权问题,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联系邮箱:news@cacnews.ca

相关阅读

64

最新评论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加拿大新闻网

GMT-8, 2021-1-16 07:45 , Processed in 0.023399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CACnews

© 2012-2020 CACnews.ca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