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pify analytics ecommerce
tracking
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加拿大新闻网

VANCOUVER
加拿大新闻网 首页 新闻 国际 查看内容

涉性侵丑闻被拔的王冠:英女王“永远放逐”安德鲁王子

加新网CACnews.ca| 2022-1-14 09:30 |来自: 世界日报

64

白金汉宫正式发出公文,确认61岁的安德鲁王子已奉女王命令,“即刻缴回所有军衔、皇室赞助人的身分...永不取回”。白金汉宫声明清楚表示:此一决定与安德鲁王子的美国性侵官司有关。图左为安德鲁王子,中间为后来出面指控安德鲁性侵的受害人吉佛瑞,最右近期被判有罪的麦斯威尔。 (Getty Images)



“在45分钟的女王召见后,涉入『艾普斯坦性侵岛丑闻』的女王次子安德鲁(Prince Andrew),正式被英国王室『永久拔阶』。”英国女王伊莉莎白二世13日清晨突然紧急召唤次子安德鲁入宫谈话,并在同日傍晚通过白金汉宫正式发出公文,确认61岁的安德鲁王子已奉女王命令,“即刻缴回所有军衔、王室赞助人的身分...永不取回”。白金汉宫声明清楚表示:此一决定与安德鲁王子的美国性侵官司有关。即日起,安德鲁不仅被剥夺公开使用“His Royal Highness”的皇家资格,未来也将以“普通个人”而非王室成员的身分继续自己的跨海官司——无论安德鲁的诉讼结果为何?究竟是清白或有罪?他的皇家头衔与公开地位,已永远不准复原。


“扣分王子”以私生活放纵闻名


现年61岁的安德鲁王子,正式名衔为“约克公爵”(Duke of York)。他是英国女王伊莉莎白二世的次子,也是女王继威尔斯亲王查尔斯、安妮长公主之后的第三个孩子。安德鲁早年行事风格就已爱玩不羁、特别是私生活放纵而闻名,年轻时虽然曾应王室安排加入海军,并以直升机飞行员的身分参加1982福克兰战争,但后来却屡因失言风波、婚姻丑闻、军购贪腐涉收回扣、与自己待人接物的傲慢老毛病,成为英国王室的“扣分王子”之一。


根据英国民调机构YouGov定期进行的“英国王族好感度民调”,在15名成年的王室一级成员里,女王本人的声望虽然始终第一,2021年Q4的数据还有76%,但丑闻连爆的安德鲁却长期垫底,以16%的平均好感度成为“英国民众最讨厌的王族成员”。


现年61岁的安德鲁王子,正式名衔为“约克公爵”(Duke of York)。他是英国女王伊莉莎白二世的次子,也是女王继威尔斯亲王查尔斯、安妮长公主之后的第三个孩子。(欧新社)



安德鲁的形象崩坏,早期是他与妻子约克公爵夫人莎拉的婚姻失和丑闻。晚年则是以2010年为时间分界,安德鲁先是涉入沙乌地、哈萨克斯坦的一系列军购回扣与能源采购贪腐丑闻,接着又是自己的“商界好友”——美国名流富豪,艾普斯坦(Jeffrey Epstein )——因涉嫌多项性侵犯罪,却通过官司手段在2011年春天被轻判假释。种种风波与新闻控诉,虽让安德鲁的王室声望崩毁,但却没能直接威胁到他身为女王次子的“一级王室成员地位”。


但随着艾普斯坦案的第一次爆发,美国检警也开始回溯搜查艾普斯坦的“性侵岛网络”。过程中,佛罗里达检方也通过线索找到了已经结婚、远嫁澳洲生活的其中一位受害女性:维吉妮亚.吉佛瑞(Virginia Giuffre;娘家姓氏为Roberts,因此在早期诉讼与新闻文档里,曾有一名罗伯兹出面指控安德鲁与艾普斯坦)。


吉佛瑞在得知艾普斯坦丑闻已陆续被世人揭穿后,自2011年开始,也重返美国故乡发起控诉官司。根据吉佛瑞的指控,他在1997——也就是自己14岁那年——在特朗普家族的佛罗里达棕梠滩“海湖庄园”打工、担任SPA服务员,却因此际会而结识艾普斯坦的时任女友兼“后宫总管”、英国豪门名媛麦斯威尔(Ghislaine Maxwell),惨遭情侣两人诱骗性侵。


如同艾普斯坦-麦斯威尔案中的数百名受害未成年少女,吉佛瑞先是被麦斯威尔以金钱、陪伴、情绪勒索与药物给设局,接着遭艾普斯坦性侵,最后再被身心洗脑与控制为“性交易工具”,供艾普斯坦作为讨好其他富豪权贵的禁脔礼物。


但在众多性侵加害者中,吉佛瑞印象最深、且具名指控的“强暴男”,就是英国女王的次子,全球最有名的“王子”之一、约克公爵安德鲁。


维吉妮亚.吉佛瑞在得知艾普斯坦丑闻已陆续被世人揭穿后,自2011年开始,也重返美国故乡发起控诉官司。(美联社)



吉佛瑞指控强调,安德鲁王子是受艾普斯坦“长期性招待”的重要客户之一,在2000到2002年间,安德鲁曾在艾普斯坦情侣档的安排下,至少“3次”于麦斯威尔的伦敦豪宅、艾普斯坦的纽约宅邸、以及艾普斯坦在加勒比海买下的“性侵岛”小圣詹姆斯岛上,遭到安德鲁王子性侵强暴。


强暴证词 一度引发英国舆论


根据原告的被害证词:安德鲁第一次性侵吉佛瑞的机会,是由麦斯威尔一手安排,当时的安德鲁非常清楚地知道年仅17岁的吉佛瑞“尚未成年”,且无意与之发性行为,但安德鲁仍在麦斯威尔的从旁威逼施迫下得逞。之后在艾普斯坦性侵岛上,吉佛瑞更再度于“不情愿”的状态下,被安德鲁、艾普斯坦两人同床性侵。


然而吉佛瑞的证词虽然引发英国舆论的震撼,但安德鲁与英国王室却始终否认一切控诉。再加上时间年代已久、当下的犯罪行为事后已很难“刑事证实”,因此吉佛瑞对艾普斯坦与安德鲁的指控,也只能不断通过民事诉讼施压,在难度极高的门槛下无法启动刑事调查。


起初,吉佛瑞的案子只被英国舆论视为“安德鲁荒淫无道的又一起丑闻传说”,民间的讨论与控诉根本无法影响安德鲁的王族地位。谁知在2019年7月,FBI却突袭逮捕了艾普斯坦,搜捕行动找到的大量犯罪影像、数据...等证物,也将一度沉寂的“艾普斯坦性侵岛”犯罪网络全面曝光。


虽然艾普斯坦在被补一个月后,就于纽约看守所内悬疑地自杀身亡。但全案所留下的物证数据,却让历年来的被害者控诉——包括吉佛瑞在内——变得极具可信度。一时之间,不仅是从中布局一切的麦斯威尔被FBI逮捕起诉、并判有罪,就连英国社会也重新讨论起安德鲁王子在艾普斯坦案中的角色。


起初,吉佛瑞的案子只被英国舆论视为“安德鲁荒淫无道的又一起丑闻传说”,民间的讨论与控诉根本无法影响安德鲁的王族地位。谁知在2019年7月,FBI却突袭逮捕了艾普斯坦,搜捕行动找到的大量犯罪影像、数据...等证物,也将一度沉寂的“埃普斯坦性侵岛”犯罪网络全面曝光。 (美联社)



吉佛瑞指控强调,安德鲁王子(左)是受艾普斯坦(右)“长期性招待”的重要客户之一,在2000到2002年间,安德鲁曾在艾普斯坦情侣档的安排下,至少“三次”于麦斯威尔的伦敦豪宅、艾普斯坦的纽约宅邸、以及艾普斯坦在加勒比海买下的“性侵岛”小圣詹姆斯岛上,遭到安德鲁王子性侵强暴。(路透)



“原来当年吉佛瑞对安德鲁的控诉,很可能『全是真的』?”



由于艾普斯坦之死与其性犯罪网络的曝光爆发,作为最知名涉案者之一的安德鲁王子,不仅遭遇吉佛瑞卷土重来提起民事诉讼,就连英国舆论也愤怒地施压他出面交代:“王室与艾普斯坦究竟是什么关系?”



高喊无罪 无视王室要求低调



一开始,以白金汉宫为首的英国王室内庭不断要求安德鲁“低调闭嘴妥善处理”,谁知被逼急的安德鲁却一直出面高喊自己与艾普斯坦没有很熟、无辜无罪,除了拒绝与吉佛瑞庭外和解,安德鲁更在2019年11月自行决定接受《BBC》的独家专访——结果却是弄巧成拙,引爆了加倍更要命的丑闻风暴。



BBC对安德鲁的专访,最令人吃惊经典的两大段落,分别是记者针对吉佛瑞的两项控诉——(1)安德鲁在2001年3月10日,于麦斯威尔的安排下,于伦敦夜店认识尚未成年的吉佛瑞,并在当晚把被害者带回麦斯威尔强暴得逞;(2)吉佛瑞在佐证叙述中,曾指控安德鲁“非常多汗”,性侵过程中把汗水夸张的洒了吉佛瑞一身。



谁知在全英国的观众面前,安德鲁王子却作出了令人尴尬而傻眼的怪异回应。



“我绝对没有强暴未成年少女...因为2001年3月10日那天,我在吃披萨”。



安德鲁在访问中表示,吉佛瑞的犯罪叙述全是谎话,因为控诉案发那天的3月10日,自己与女儿正在伦敦近郊的一间连锁的平价快餐店Pizza Express吃饭。安德鲁的回应当下就让BBC记者有些傻眼,为什么要连Pizza Express的名字都讲得那么巨细靡遗?为啥你会如此清楚地记得接近10年前的某一个不起眼的一天当晚,王子殿下正在吃披萨?



“因为...我很少去那种庶民连锁店里用餐,所以那个场合与时间对我来讲非常特别。”


由于安德鲁一直以来的形象风格,就是奢侈、浮夸、瞧不起平民百姓的粗鲁傲慢,其尴尬而吞吞吐吐的Pizza Express辩解,反而更激起了英国舆论的讥讽、嘲笑与愤怒,民众不仅愈发不相信安德鲁的说法,反而更加相信吉佛瑞的性侵控诉为真。


至于“流汗喷了我一身”的特征指控,安德鲁则在BBC访问中提出了“不可能的辩解”,


“不可能,因为我不会流汗或几乎没有汗水...这好像是我在打福克兰战争时留下的后遗症,那时我打了太多军方发给飞行员的肾上腺素了。”


喊冤被嘲“猪哥王子不流汗”


安德鲁的辩词究竟符不符合医学事实是一回事,但见猎心喜看好戏的英国舆论,却开始加被嘲笑“猪哥王子不流汗”的说词,对王室的丑闻与有罪定见反而因此加重。特别事后吉佛瑞的律师团对也跨海要求安德鲁提出“医疗证明自己真的不流汗”,但安德鲁方面这时却又反称:“这涉及个人健康与隐私,没必要随有心人起舞。”



安德鲁究竟会不会流汗,至今还是英国民众讪笑的宫廷之谜。但能确定的是,安德鲁硬要接受BBC采访、并在全世界的舆论浪头上“华丽自爆”的举动,最大程度地激怒了自己的妈妈——女王伊莉莎白二世——因此从那次的采访过后,安德鲁就被冻结并排除于所有王室勤务,不得代表王室公开露面、也不得擅自乱用皇家名衔。



由于英国王室不久之后就爆发了萨塞克斯公爵夫妇的“哈利-梅根之乱”,安德鲁的丑闻风波也因此被转移焦点,并因自己被打入冷宫的王室冷冻而稍微歇缓。在这过程中,以亲王室的大报媒体《每日电讯报》的追踪说法:女王虽然在表面上“严惩教训”安德鲁,但作为母亲的他仍私下动用个人私产,自掏腰包为安德鲁的官司支付“数百万英镑”的跨海辩护费。可安德鲁自己似乎不当一回事,在父亲菲利浦亲王于2021年逝世的丧礼筹办过程里,自觉已经避过风头的约克公爵,父丧期间并不忙着哀悼爸爸,反而连忙催促王室内庭与白厅:“快点准备我的定期军衔晋升程序,我想要以『海军上将』的荣誉军阶出席父亲的国丧典礼。”



根据《每日电讯报》与各方王室媒体的报导说法,安德鲁甚至找来王室裁缝,赶工为自己量身制作“上将礼服”,并期待以此一扫艾普斯坦丑闻的纠缠“以一级王室身分重新开始”。但不知道是王室内庭为了阻止安德鲁闹事,还是有心人士的故意阻碍,相关消息曝光之后也再一次地惹火女王母亲与哥哥威尔斯亲王,加上后来还有哈利王子已缴回军衔军阶地出席问题,军服安排才被紧急搁置,安德鲁也没有如愿升上“上将”军阶。



但安德鲁的麻烦才正要开始。由于艾普斯坦案的持续调查发烧,包括后续麦斯威尔案的审理,以及吉佛瑞律师团对竭尽全力要让“民事诉讼安德鲁性侵赔偿”的官司继续推行,因此2022年才一开春,纽约法院的主审法官卡普兰(Lewis Kaplan),本周就驳回了王子辩护团队为了阻止诉讼的所有无效申请,宣布:“吉佛瑞诉安德鲁案...依法可继续进行”。


安德鲁硬要接受BBC采访、并在全世界的舆论浪头上“华丽自爆”的举动,最大程度地激怒了自己的妈妈——女王伊莉莎白二世——因此从那次的采访过后,安德鲁就被冻结并排除于所有皇室勤务,不得代表王室公开露面、也不得擅自乱用皇家名衔。图为2013年的安德鲁王子与女王。(路透)



在卡普兰法官确认“诉讼继续”之前,安德鲁王子的辩护团队曾出示解密的庭外和解文档,指控告诉人吉佛瑞,早在2009年就已与艾普斯坦本人签属“保密和解协议”——安德鲁团队表示,吉佛瑞当年已经受了艾普斯坦50万美金的赔偿,并签字同意“不会继续指控其他所有的可能涉案者”——在此约束下,吉佛瑞不能拿钱和解后,却继续以同一个案子向安德鲁提出民事告诉。



但对此,法官卡普兰确认为,吉佛瑞与艾普斯坦的和解协议,内文约定的范围与对象太过模糊与广泛。就目前诉讼的进度而言,法官与纽约法庭尚无权判吉佛瑞的控诉内容是否为真?安德鲁所主张的和解文档,是否又可适用于自称无罪的他自己本人?一切种种目前无法构成无法诉讼的要件,因此法官才会准许全案继续,让之后的陪审团决定。



就正常状况来看,性侵的民事追溯非常困难,而且涉入艾普斯坦风波的安德鲁,目前并没有被卷入刑事诉讼。因此只要硬着透皮通过正常官司策略消耗战,吉佛雷其实很难打赢安德鲁的被动优势。



但问题是安德鲁不只是安德鲁,他还是英国的约克公爵、是现任女王的次子,他在全球地极高知名度与王室直系的关联,会让这起发生在2000年代的骇人丑闻,无可避免地重创英国王室的权威与声誉——对于英国政府与王室来说,问题不是安德鲁能不能赢得官司,而是这场公开诉讼还会抖出多少“王子猛料”与“性侵犯罪的过程叙述”——如同《每日电讯报》的叙述,


“约克公爵能不能打赢官司已不重要,重要的是在民众舆论的审判上,他已经被判有罪极刑。”



“约克公爵能不能打赢官司已不重要,重要的是在民众舆论的审判上,他已经被判有罪极刑。” (路透)




《金融时报》与《卫报》都表示,纽约法院对吉佛瑞的民事诉讼官司,预计要到2022年9月以后才会再次开庭。在这段时间,安德鲁最好的“存活机会”就是尽可能与吉佛瑞达成庭外和解——但由于安德鲁此前的态度,导致本案的严重性与关注度已经加倍,因此吉佛瑞团队很可能会拖延和解,把全案拉进公开开庭,以迫使始终不认错又一直自爆的安德鲁提出更好的协商与道歉条件。



但也由于全案必将走入下一阶段的开庭诉讼,2022年英国举国又将为女王继位70周年举办盛大欢庆、前无古人的“白金禧年大庆”,因此在家族的愤怒、埋怨与懊悔之中,女王才在2022年1月13日清早“亲自动手”,紧急召唤安德鲁入白金汉宫,通知他“王室永久拔阶”的切割令。



“在女王的同意与批准下,约克公爵所有的军阶头衔、王室赞助者身分,都已归还给女王陛下。约克公爵未来会继续『不参与』任何王室公务,并以个人公民身分处理他自己的官司。”


在白金汉宫的简短声明里,英国王室俐落却无情地如此宣布——根据《每日电讯报》的内线报导,女王在白金汉宫里与自己的儿子一对一谈话了45分钟。会后,安德鲁的所有军阶、王室赞助资格全被“即刻拔除”,他未来永远不能代表王室出席公务、永远不能复归一级王室成员,他从出生以来就持有的“His Royal Highness”王子殿下衔称也自此永远不得公开使用。



报导也表示,以威尔斯亲王查尔斯与剑桥公爵威廉为首的两位女王优先继承人,不断主张应该尽早切割安德鲁、以避免王室的权威进一步被这个“败家王子”拖累扫地——这不仅是今年是女王白金禧年的“历史时刻”,也因为今年稍晚哈利王子还要出版恐带丑闻猛料的个人回忆录,种种压力之下,查尔斯与威廉才会全力主张重惩安德鲁,已重建王室的家族威信。


死不认错?传公爵夫人出面调停


不过据传安德鲁直到最后一刻都死不认错、甚至认为王室对他的舆论支持不够,若非安德鲁的前妻——约克公爵夫人莎拉——出面调停,说服安德鲁“你已经别无选择”,安德鲁还打算继续和老母亲执拗求情。



在女王谈话后,安德鲁虽然自此确定了“永久被打入王族冷宫”的命运,但他的约克公爵爵位却勉强被保留。王室虽然尽可能低调为其保留一定的资源与颜面,但安德鲁却已走上叔公“温莎公爵”爱德华八世、与侄子哈利王子的后尘,成为“被王冠自此放逐的王室成员”。


据传安德鲁直到最后一刻都死不认错、甚至认为王室对他的舆论支持不够,若非安德鲁的前妻——约克公爵夫人莎拉——出面调停,说服安德鲁“你已经别无选择”,安德鲁还打算继续和老母亲执拗求情。(欧新社)



免责声明:本网转载的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本网未独立核实其内容真实性,文章也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文章侵犯了你的权利,请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本网提供的内容,包括并不限于财经、房产类信息,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本网内容,包括并不限于健康、保健信息,亦非专业意见、医疗建议,请另行咨询专业意见。本网联系邮箱:contact@cacnews.ca

64

最新评论

今日推荐

“模范夫妇”章子怡汪峰成老赖!她曾被巩俐扇耳光

娱乐 昨天 14:17

近8千张让人落泪的照片 是我见过人生最好的告别

娱乐 昨天 14:16

日本牛郎改造东大毕业的土男 被60个美女哄抢

国际 昨天 14:16

41岁男星纳豆被曝脑出血送医抢救 经纪人承认

娱乐 昨天 14:16

科技天才25岁成世界最年轻白手起家亿万富翁

财经 昨天 14:15

色情明星在酒店拍露臀照与窗外教堂同框引公愤

娱乐 昨天 14:15

世卫:奥密克戎将终结疫情!多位专家:那只是愿望

新冠百态 昨天 14:14

所有美国人都为她着迷:一个59岁华裔女演员

娱乐 昨天 14:14

少女遭连环杀手绑架侵犯 冷静逃脱 追凶反杀

美国 昨天 14:14

法国女子与男友虐待强奸母亲15小时致其死亡

国际 昨天 14:14

一个22岁男孩儿 在地下车库里造出了芯片

科技 昨天 14:13

最毁三观的寻亲:“我爸用卖我的钱 娶了我妈”

社会 昨天 14:13

她从婴儿起就遭父亲性虐 如今终说出自己故事

美国 昨天 14:13

我在北美感染了奥密克戎 海外华人的染疫故事

美国新冠疫情 昨天 14:13

冬奥倒数10天 北京防疫升级:风险区居民“不出京”

中国新冠疫情 昨天 14:11

今日焦点

旗下公众号

关注获得及时、准确、全方位的新闻消息

Copyright © 2012-2020 CACnews.ca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