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pify analytics ecommerce
tracking
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加拿大新闻网

VANCOUVER
加拿大新闻网 首页 新闻 国际 查看内容

俄国大军压境:普亭豪赌“乌克兰危机”的战争理由?

加新网CACnews.ca| 2022-1-23 17:03 |来自: 世界日报

64

眼前的“2022乌克兰危机”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无论是长期的历史之争,还是眼前的欧洲战略,拉出10万大军作战争动员的普亭,又为什么选在“这个时候”大胆地拿欧陆大战当战略赌注? (取材自乌克兰国防部)


“发动战争可以有千万种理由,但在天时、地利与人和中,普亭为什么选『现在』?”


2022开年才没多久,我们的世界就见证了新年的第一起重大国际事件——大战风险一触即爆的“乌克兰危机”——就让欧洲局势重回冷战以来的恐惧新高点。截至1月21日为止,俄国已在乌克兰的北侧、东侧与南侧边境,布下了至少12万大军。


这批以“实兵军演”为名义大举压境的战斗部队,被目击最近距的兵力集结点,只离乌克兰北部边境不到18公里、距首都基辅都会区的直线距离也只剩180公里;换句话说,只要克林姆林宫下令开战,压境的俄军机械化兵团就能在48小时、甚至更短的时间内兵临基辅城下。


本次转角国际以统整的方式简单整理:眼前的“2022乌克兰危机”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无论是长期的历史之争,还是眼前的欧洲战略,拉出10万大军作战争动员的普亭,又为什么选在“这个时候”大胆地拿欧陆大战当战略赌注?


(取材自乌克兰国防部)


乌东战云现况:美俄续谈 毫无“解法”


乌克兰危机的军事局面,除了俄军已经完成的“三方包围乌克兰”不变,俄国海军20日也宣布将于即日起至2月中旬的“全舰队战斗演习”,从大西洋、北冰洋、地中海、甚至是太平洋,动员规模超过140艘战舰与1万水兵都要同时操兵。


除此之外,美国国防部21日也紧急宣布行动代号为“海神之击22”(Neptune Strike 22)的海军操演:自1月24日开始,以美军航空母舰杜鲁门号战斗群为首的“北约联军舰队”,将在地中海东岸举行军演。


事实上,在2021年底公布的北约年度演习计划表里,并没有准备“海神之击”的行动预告,原本12月中旬就进入欧洲的杜鲁门号战斗群,在结束地中海训练后也本要朝中东前进。但因为乌克兰的局势恶化超乎华府想像,因此五角大厦才会临时下令就地军演,“以回应欧洲盟邦对乌克兰局势的忧心。”


在美俄大军隔空张牙舞爪的同时,美国国务卿布林肯21日也在瑞士日内瓦与俄国外交部长拉夫罗夫“当面会谈90分钟”——此一交互,也是2022乌克兰危机中,美俄双方“实体交涉”的最高层级会谈。


虽然拉夫罗夫与布林肯早已是熟知彼此风格的“老对手”,可21日的会谈双方却各自强硬、丝毫没有共识让步的空间。双方虽然都同意“有必要进一步对话”,甚至暗示可以安排“拜登-普亭真人见面高峰会”,但俄国并不愿撤收压境大军、美国也完全不可能接受俄国要求“北约军事撤出『前华沙公约』国家范围”(包括波兰在内的以东所有北约成员国,回到1997年以前的北约领域)的战略要求——换言之,紧张局势仍在升温中。


虽然拉夫罗夫(右)与布林肯(左)早已是熟知彼此风格的“老对手”,可21日的会谈双方却各自强硬、丝毫没有共识让步的空间。(取材自俄罗斯外交部)


截至1月21日为止,俄国已在乌克兰的北侧、东侧与南侧边境,布下了至少12万大军。被目击最近距的兵力集结点,只离乌克兰北部边境不到18公里、距首都基辅都会区的直线距离也只剩180公里。 (路透)


俄国选择“时机”:普亭的历史小论文


乌克兰局势持续恶化的同时,无论是西方舆论还是俄国传媒,对于“俄国为什么选择此刻升高局势?”,仍存在着众说纷纭、摸不着头绪、且完全没有人知道克林姆林宫在打什么算盘的特殊状况。


《经济学人》的俄国线编辑奥斯特罗夫斯基(Arkady Ostrovsky)就特别提到:在乌克兰边境危机逐渐升温的同时,俄国官媒却没有采取对应的“爱国动员大内宣”——此一征兆,曾经在2008年乔治亚战争、2014年乌东顿巴斯战争与克里米亚半岛危机时出现,假若莫斯科已决心采取军事行动,官媒大多会积极地展开爱国宣传并不断动员“俄国有义务守护某些重要利益”的大义名分。


但在2022年的现在,俄国官媒的对内态度却反而低调,对于西面重兵集结的军事动态并没有太多说法,在乌克兰局势方面也只是反复强调俄国的国家利益,以及普亭总统目前“尚没有决定”要采取怎样手段。


对于普亭本人而言,乌克兰从头到尾“就不该是个独立国家”,像是2008年他就曾对美国总统小布希当面说过:“嘿!乔治,乌克兰才不算是一个真正的国家。”特别是2021年夏天,普亭更通过克林姆林宫发表了一篇名为〈俄罗斯人与乌克兰人的历史统一〉,内容直接讲明:


“现代的俄罗斯人、乌克兰人与白俄罗,全都是古时『罗斯民族』(Rus)的后代...我们曾是欧洲最大的国家,并以统一的语言(古代俄语)、同样的经济联系、同属于留里克王朝的大公统治,然后罗斯人受洗,接受了基督的东正教会信仰。由圣佛拉基米尔——他当时不仅是诺夫哥罗德亲王,也是基辅大亲王——作出接受信仰的决定后(留里克王朝的罗斯基督教化),我们这些后人的民族羁绊就一直延续至今。”


普亭在这篇充满攻击性的论文里,明白地指控乌克兰的领导阶层,“为了捏造自己国家的独立法理性,故意否认自己的民族历史。”并控诉现在的乌克兰政权,正无所不用其极地用编造“人工独立的民族伪神话”,包括从历史课本里否定“罗斯人本是同根生”的真相、于社会各层面推动“去俄罗斯化洗脑”,甚至把俄罗斯帝国与苏联时代的“乌俄民族团结”称作是“俄国殖民占领”,而这些行为在普亭的认知里,“全都是乌克兰新纳粹的窃史阴谋。”


论文中,普亭不断强调乌克兰政府对俄国的敌意与仇恨,都是当政权贵与少部分极端主义者为了自身利益的人工洗脑——之中,冷战结束后的“北约东扩”,明显助长这种“血亲反目”的关键因素——这两者恶意结合的步步进逼,不仅撕裂了乌克兰自己的传统认同,更让俄罗斯感到刀抵咽喉的威胁关键。


普亭的乌克兰论文虽然雄辩有才、似有民族史诗之势,但对非俄罗斯民族主义者而言,却像是为了征服乌克兰而写的单方面檄文。(欧新社)


乌克兰局势持续恶化的同时,无论是西方舆论还是俄国传媒,对于“俄国为什么选择此刻升高局势?”,仍存在着众说纷纭、摸不着头绪、且完全没有人知道克林姆林宫在打什么算盘的特殊状况。(取材自俄罗斯国防部)


趁你病要你命?俄国看准北约嫌隙


普亭的乌克兰论文虽然雄辩有才、似有民族史诗之势,但对非俄罗斯民族主义者而言,却像是为了征服乌克兰而写的单方面檄文,虽然有理解其动机的特殊脉络,但仍无法说服现代让国际社会接受接受普亭的“个人意见”。


此外,就算普亭再坚信自己的“对于大罗斯民族的历史使命”,要掀起大型冲突、豪赌这种世界大战级别的战争筹码,仍必须考量有利的出手时机——


普亭对乌克兰有野心是长期事实,但为什么会选在此时此刻的2022年1月?


就俄国的说法来讲,北约东扩与乌克兰的“去俄罗斯化”、不履行明斯克和平协议尊重乌克兰亲俄地区的政治自治主权,都是俄国之所以强势施压的原因。但就国际政治的背景来看,此时的出手其实也是针对美国与欧州盟邦之间近年累积的“北约嫌隙”。


美国与欧洲盟军之间的貌合神离,早从特朗普总统上任前后,就因反恐投资与北约军费支出等问题出现争端,美国认为欧洲盟国一方面搭着美军保护的顺风车、却不愿在重大国际战略上支持美方立场;而以法国、德国为首的欧洲代表,亦对于美国的国防支出施压与情绪勒索感到不耐。这些累积的种种盟邦冲突,特别在2021年8月的“阿富汗大撤退”、以及后来的AUKUS潜舰事件撕破了脸,欧陆各国对于美国战略的自行其事极有牢骚,原本就因组织僵化与内部政治问题而更为分裂的北约内部,也自此让莫斯科嗅到可趁之机。


就国际政治的背景来看,俄罗斯此时的出手其实也是针对美国与欧州盟邦之间近年累积的“北约嫌隙”。(取材自俄罗斯国防部)


在2021年8月的“阿富汗大撤退”、以及后来的AUKUS潜舰事件撕破了脸,欧陆各国对于美国战略的自行其事极有牢骚,原本就因组织僵化与内部政治问题而更为分裂的北约内部,也自此让莫斯科嗅到可趁之机。 (取材自俄罗斯国防部)


对于克林姆林宫而言,2021年的冬天于实际上是一个“适合试探对手”的增压机会,一方面是因为国际社会尚没走出疫情冲击、欧美各国对于“后疫情时代的经济复苏”无不小心翼翼、投鼠忌器,再加上今年冬天北半球特别寒冷、全球供应炼大乱导致的物价飙涨,亦对俄罗斯动辄中断输气运油的“天然气-石油战略操弄”特别有利,


除此之外,在各国国情政治中,美国总统拜登仍苦与本国施政的欲振乏力,于时间上也没有余裕修补因阿富汗撤军、AUKUS事件所伤害的美欧信任感;而在欧盟要角,同时也是俄国对欧能源战略的施力点——德国——在9月大选过后,柏林一直等到12月才终于确定了“接班梅克尔的政党轮替”,无论是本国疫情爆炸、还是内阁上路信任度不足所致,在当前的乌克兰危机中,德国联邦政府都明显出现了战略失能、外交动能不足、军事决策犹豫的混乱状态。


西方媒体恐惧之眼 普亭未战先赢


在西方媒体的恐惧之眼里,普亭的大军压境已是未战先赢,除了焦头烂额的美国、手足无措的德国、只会出一张嘴说要打开“欧盟第三路线自行与俄国交涉”的法国之外,北约成员中最积极援助乌克兰的,反而是同对俄国保持极大戒心的波罗的海三国。


不过普亭的大胆冒险,真的赌对了吗?对此,俄国自家的媒体舆论则有不同的解读。像是许多被抽调到乌克兰前线的俄国远东部队,就通过社群网络与军眷访谈对外暗示:俄国大军虽然数量庞大,但在隆冬下的装备妥善率却低得可怜,“军车能上铁路板车但却抛锚下不来的状况很常见,前面能动的装甲车辆可能不到50%。”


除此之外,俄国最富威望的独立媒体《新报》(其编辑是2021诺贝尔和平奖的共同得主)21日出刊的长篇分析,亦回应了上文所提到的俄军外强中干的战争恫吓,仍有很大可能只是为了“服务外交谈判的唬人手法”,


“与进入哈萨克斯坦紧急维和的战斗兵团不同,往俄国『民间目击』的备战动员影片里,西进乌克兰前线的大量军力都只有『车辆装备』而没有足够的士兵人数入镜现身——这是故布疑阵吗?还是武吓演得非常逼真的战争表演?”


“俄罗斯是故布疑阵吗?还是武吓演得非常逼真的战争表演?” 。(取材自俄罗斯国防部)



免责声明:本网转载的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本网未独立核实其内容真实性,文章也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文章侵犯了你的权利,请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本网提供的内容,包括并不限于财经、房产类信息,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本网内容,包括并不限于健康、保健信息,亦非专业意见、医疗建议,请另行咨询专业意见。本网联系邮箱:contact@cacnews.ca

64

最新评论

今日推荐

南加台湾教会爆枪杀案 1死5伤 凶嫌68岁疑似台人

美国 1 小时前

加拿大卫生部紧急召回玩具:严重致命危险

加拿大 昨天 11:33

水牛城超市枪击案/保安驳火被杀 死者来不及躲柜台

美国 昨天 11:31

隔离到崩坏 彭于晏“炸毛”自拍被笑像“红毛丹”

娱乐 昨天 11:31

台增6万8732例确诊、增19死 陈时中:确诊成长率不高

台湾 昨天 11:31

  • 24小时新闻排行
  • 7天新闻排行

今日焦点

旗下公众号

关注获得及时、准确、全方位的新闻消息

Copyright © 2012-2020 CACnews.ca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