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pify analytics ecommerce
tracking
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加拿大新闻网

VANCOUVER
加拿大新闻网 首页 新闻 中国 查看内容

因买不起房跟初恋分手后 我娶了一位俄罗斯女孩

加新网CACnews.ca| 2022-4-21 09:29 |来自: 故事FM

64



故事 FM之前播出过一期巴基斯坦娶妻的故事,讲述者在网上认识了一个巴基斯坦女孩,网恋了一段时间之后他远赴巴基斯坦,只见了女孩一面,就决定跟她结婚,并且把她带回了天津一起生活。


这种跨国婚姻乍听起来挺不可思议的:一个中国男生在国内多次相亲未果,受到互联网的启发,突然决定找一个洋媳妇,然后说找就找到了。而且两个语言不通的人,平时只能靠简单的英语交流,他们之间的爱情是怎么产生的呢?


很巧的是,今天这期节目的讲述者加兴也是天津人,他也娶了一位洋媳妇,他和他老婆也仅仅见了两面,就决定结婚了。


而在此之前,加兴有一位谈了九年恋爱的初恋女友,九年恋爱都没结成的婚,在遇到这个俄罗斯女孩之后的一年里就完成了。


我们很好奇他们之间的故事是怎么发生的?为了解答这个问题,我们不仅采访了加兴,也采访了他的俄罗斯老婆欧拉。


-1-


我跟结婚中间,只差一套房子


在遇到欧拉之前,我有且只有一段感情经历,那就是我的初恋。


高二的时候我们就在一起了。因为是学生时代,我们都在努力学习,所以当时感情很纯洁,不掺杂家庭因素,就是彼此相互喜欢才在一起的。


我们在一起将近 9 年时间。


上大学的时候,我们才和双方父母公开了关系。从那个时候开始,感觉婚姻跟谈恋爱不一样了,在结婚之前,需要谈很多的物质条件,因为我们都是本市本区的人,各家条件怎么样,基本上一打听都知道了。像我们这边要结婚,基本上必须得有房子,如果没有房子,你想结婚,那就是天方夜谭了。


谈了那么多年之后,她说她感觉累了,那种感觉像是「离结婚永远都差一步」。我们一起努力了七八年,一直也没买上房,所以最后也只能无奈地分手了。


-2-


交友软件上的俄罗斯女孩


后来我单身了两三年时间,一是因为还没有从上一段感情中走出来,二是因为我觉得只要自己解决不了房子的问题,再谈恋爱也不会有好结果,所以我把精力都放在了工作上。


我后来找到了一份收入更高的工作,业余时间也开始跟朋友一起做点小生意。加上前几年的积蓄,我终于如愿以偿地在天津买了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


但因为觉得自己在国内谈婚论嫁这方面受了点伤,在同事的建议下,我开始玩一些国际的交友软件,想碰碰运气,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个满意的洋媳妇。


那天我下班特别累,躺在床上翻这些女孩的照片,突然看见有个女孩的头像挺吸引人的,就点了进去。这个女孩长得也挺漂亮,还特别瘦,是我喜欢的类型,我就跟她打了个招呼,但之后我就没再理这件事。


过了一周之后,我那天歇班,在家躺着没事干,就打开交友软件看了一下。那个女孩回我信息了,我就又回了她一句「How areyou?」她回了我一条信息,说,「你如果再不回我信息,我就把你删了。」


我就跟她一直道歉,不过她也没生气。


我们俩那天晚上聊了很长时间,我觉得这个女孩对我也特别感兴趣,因为如果不感兴趣,肯定不会跟我聊这么久。


我又翻了一下她的朋友圈,里面的简介是这样的,「我叫欧拉,我是一个来自俄罗斯的女孩,我今年 30 岁。」


就是一个简单的介绍,但是她的朋友圈里有很多旅游时的照片,还有全身照、半身照,都挺符合我的审美标准。




■ 欧拉的生活照


我就感觉可以重点发展一下这个女孩,也许她会成为我的女朋友,所以我基本上每次打开交友软件就跟她一个人聊。我们是从 2018 年11 月开始聊天,那之后持续了两三个月,每天都在聊。


我们会聊中国的传统文化,我给她介绍美食,比如「今天早晨吃什么」,像大饼、油条这些,她基本上都没有见过,这就勾起了她的食欲。平常下班之后我也会在家做饭,我们俩就视频聊天,我教她怎么做中餐,她都特别感兴趣。


欧拉当时给我的第一印象是性格特别开朗,所以我感觉我俩可能就特别搭。


我们采访加兴的时候,欧拉也在场,于是我们也请加兴问了她,最开始两人在网上认识的时候,她为什么喜欢跟他聊天?


加兴:刚开始的时候,你为什么会想要跟我聊天?


欧拉:一开始我只是想找朋友来练练英语。后来我们每天聊天,我了解到了你的家庭、你的工作、你的很多事,我们越来越有话题,我开始觉得你不仅仅是个朋友了。再然后你就邀请我来中国了。


-3-


到中国来奔现


在网聊了两三个月之后,我问欧拉,她对我的印象怎么样,如果觉得合适,希望两个人能尽快奔现。欧拉说,虽然她对我感觉很好,但她还是有点犹豫要不要这么快见面,毕竟两个人在两个国家,操作起来也不简单。


后来,她给我出了一个难题。


她说,「如果你想奔现的话,你必须给我买飞机票钱,签证的钱我自己掏了,但是飞机票你必须帮我买了。」


当时我就想她会不会是个骗子,骗我飞机票也不便宜了。


关了视频之后,我就上网查了一下,从俄罗斯飞往返天津的机票当时好像是 6000元左右。我纠结了好几天,因为那也是一个月的工资了,我得仔细考虑。


最后我想赌一把,一咬牙一跺脚,就给她转了钱。


欧拉是半夜 2 点多到北京首都机场,我当晚 8 点左右先到了之后,就在酒店预定了两个房间。因为酒店 2点有免费的班车去机场,我就提前告诉了前台,但后来前台忘记告诉我了。欧拉下了飞机之后第一眼没看到我,她当时就慌了。


我后来坐了 3 点的车去机场,到机场已经 3:30了,我给欧拉打电话打不通,就围绕首都机场跑着到处找她。当时她看到我之后特别生气,直接把包扔到我身上,意思就是「你都知道我飞机几点降落,为什么要来晚一个多小时?」


我就一顿解释,她也没理我。后来,我们在首都机场找了一个面馆,请她吃了个饭,吃完饭之后她也困了,我们就回酒店。




■ 欧拉的生活照


虽然我网聊的时候就知道她很瘦,但是见到她第一面,还是感觉「她怎么那么瘦?」但我肯定是看上她了。


可她的印象就是我太胖了,不是她喜欢的类型,所以她心里有一个打退堂鼓的想法。


过了一晚,我们就回天津了。因为那段时间我的新房正好在打理,她来之前我就把卧室里的床单、被罩都准备好了。我给欧拉展示了新房,说,「我参加工作10 年来把所有的积蓄全都放在这个房子上,你觉得这个房子怎么样?」


她说,「挺好的。」


我说,「你要觉得不好也没有什么办法了,因为我已经没有钱再买第二套房子了。不过如果你喜欢,那就更好了。」


之后欧拉也给我展示过她的爱情价值观,她说,「只要两个人喜欢在一起就好,没有房子也没关系,只要我愿意跟你在一起、跟你结婚,租房子都无所谓,我不看重这些东西。」




■ 欧拉在加兴买的新房里


她第一次来中国,我们生活在一起这段时间,我感觉她是一个特别务实的女孩,什么事都怕花钱。


刚确认关系的时候,有一次我们去鞋店,我想给她买鞋,她试了两双都特别喜欢,就在那儿纠结到底要买哪一双。我就问她,「那两双不能一块买吗?」


她说,「这个钱是你花,所以我只想让你花一份的钱,我们刚确定关系,我不想你花很多钱在我身上,我会觉得不好意思。」


所以,我感觉她特别不物质。之前我也告诉过她,我们家的生活水平一般,所以她时刻就记着我们是一般家庭,我们要精打细算地去过日子。


每次她都说,「我们简简单单吃一下就好。」如果我给她买衣服,她第一时间就会看标签价格,我每回都把标签价格挡住,问她,「你到底喜不喜欢这件衣服?」她就会很纠结,纠结完之后就告诉我「喜欢」,我就说,「好,那咱就买了。」


每次都是这样。


-4-


俄罗斯的男人从不落泪


但是加兴的眼泪打动了欧拉


在欧拉来中国之前,我也跟父母讲了这件事,告诉他们我正在跟一个外国女孩网恋,她生活在俄罗斯西北部的一个小城市,在那里读了大学,现在在当地的一个健身房中做管理工作。


我父母都是普通的工厂工人,我妈妈刚开始有些惊讶,但我爸说我已经快 30 岁了,女朋友是哪国人无所谓,只要能结婚就成。


等欧拉来到天津之后,我们基本上每天都出去玩,带她去一些旅游景点,晚上就去和我父母吃饭。


由于中西文化差异不同,她刚来时我告诉她说,「见到我父母,你就跟他们握手,或者喊一声『爸爸妈妈』,要表现得有礼貌。」


她答应我了,但是见面的那一天,她上去直接抱住我爸爸就亲了一下,当时我爸也愣住了,但他一想外国人都比较热情,文化不一样,就欣然接受了。


欧拉第一天来的时候,我妈妈特别害羞,所以我爸爸一直在跟她聊,他们就聊一些俄罗斯的特产,比如大列巴、伏特加,还有俄罗斯的腌猪肉。




■ 欧拉与加兴的母亲


后来我爸就悄悄地跟我妈说,「这个女孩其他都挺好,就是太瘦了,不过没事,如果嫁到咱家,有一年也就胖起来了。」


那之后的每天下午我父母就会打电话问,「明天欧拉想吃什么?我们给她做。」


在这半个月的相处当中,我感觉她不再是一个客人,而是已经融入到家庭里、也变成一个家庭成员了。她也觉得中国的这种亲情气氛特别好。


在欧拉走之前那一天我问她,我说,「你觉得我们这半个月相处得怎么样?」


她说,「我觉得很好。」


我说,「你要是觉得很好,那我能不能成为你正式的男朋友?」


她说,「可以。」


我说,「我也很满意你,也觉得你可以成为我的女朋友,我也很希望你能加入我们这个家庭。」


她当时就哭了,说,「这种亲情,只有在小的时候我才能感觉到,我现在特别不想走,也特别后悔,后悔当初没有听你的话,签证就办了半个月。」


我记得欧拉走之前的最后一顿饭是在我父母那儿吃的,吃完之后我们就要去北京了。我开车带她去地铁站,在车里,我们哭得稀里哗啦的。


这个哭得稀里哗啦的场景,也给欧拉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她觉得自己好像就是在那个时刻确认了自己对加兴的感情。


欧拉:第一次来中国的时候我待了 2个星期。我想看看这人到底怎么样,毕竟网上和现实很可能不一样。结果我发现他现实中也是一样的,开明,关心人,又善良。


后来我要回国了,我特别难过,不仅是因为中国是一个非常好、非常美丽的国家,更是因为我喜欢上了这个人呢。


这段分别让我们的关系更深刻了,你要知道,当我们在不同国家生活的时候,想再相见是很难的。当我离开中国的时候他哭了。在俄罗斯,男人从不哭,从不表露自己的情感。


我感觉他和我之前的男朋友都不一样,也可能我之前运气都不太好吧。没有哪个男朋友能跟他比,他是独一无二的,他可以是个好朋友,也是个好爱人。




■ 欧拉与加兴


-5-


到俄罗斯去提亲


在这场跨国相亲中,加兴和欧拉都觉得自己是很幸运的人,加兴觉得欧拉满足了自己对于理想伴侣的一切想象,对方漂亮、开朗、孝敬父母、不追求物质条件;另一边的欧拉,虽然第一眼觉得这个中国男生有点胖,但是很快她就被加兴的体贴和善意打动了。


原本,欧拉的父母是很反对她去中国见什么网友的,他们担心女儿被骗。但是在中国期间,欧拉一直跟父母分享着她的见闻,回去后也跟他们讲了加兴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她的父母最终也接受了这段听起来有些不靠谱的跨国恋情。


于是在第一次见面的三个月之后,加兴买了一张飞往俄罗斯的飞机票,他这次的主要目的就是去欧拉家提亲。


在坐了 11 个半小时的飞机,外加 10个小时的火车之后,他终于来到了欧拉的家乡,这是俄罗斯西北边一个靠近芬兰的小城市,欧拉一家那里经营着一家玩具厂。


我下了火车之后是后半夜,城市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见,我直接就奔她家里去了。他们家装修风格特别像中世纪俄罗斯电影,一进门全都是毛毯和古典家具的那种感觉。




■ 加兴在俄罗斯


我当时太累了,还没睡醒,她父亲就坐在我旁边看电视上的中国国际频道,我醒了之后,他就很热情地过来抱了我一下。


她父亲手臂特别粗,比我小腿都粗,因为他们之前都在森林里伐木,所以特别有劲。他有 1 米 9 的的大个子,200多斤、光头、大胡子,胳膊上体毛特别长。


她的母亲特别爱笑,也跟她一样特别瘦,平时爱讲逗我开心的话,但是每次都完成不了目标,因为我也听不明白,所以她都是逗着自己在那笑。


我到俄罗斯之后就感冒了,她母亲就给我端来一杯深颜色的液体,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她母亲就告诉我,「你喝了之后感冒肯定能好。」


我以为是药,就一闷子喝了下去,喝完之后我就睡过去了。


因为那是一杯烈酒。


那杯烈酒有 60多度,一点味儿都没有,但是你喝完之后整个人就懵了、站不起来了。俄罗斯不愧是战斗民族,用简单粗暴的办法帮我把感冒治好了,因为你喝了高浓度烈酒之后就会浑身出汗,出完这一身汗之后,感冒就好了。


她的嫂子是英国人,她哥哥也是一个典型的俄罗斯男人,不苟言笑,看着特别凶,但是你跟他聊天,你会觉得这个人也特别好,也挺幽默的。


记得当时她哥哥非要请我喝酒。刚开始,他是在院子里给我烧烤,俄罗斯的串都特别大,一米多高,都是肉,我吃了两串吃饱了。吃饱之后他就开始跟我喝酒,我才喝了一杯,就躺那儿了。他哥哥以为能给我一人喝一瓶,结果我才喝一杯,就被他父亲给扛走了。


我感觉经过半个多月的相处,我感觉他们应该已经接受我了。


我想跟她父母增加一些相处的时间。于是我跟她父亲一起去超市买菜、一起进山砍树、一起去打猎,感觉挺惊心动魄的。


她父亲想送我一张熊皮,我们就去森林里打猎,森林里真的有狼叫、熊叫,但是她父亲告诉我,你在车里别出去就行。进去了一天没找到,我就和她父亲说,「下次咱不去了行吗,熊皮我不要了,我害怕!」


我印象特别深的是,有一次欧拉的父亲跟她说,「你什么时候帮加兴洗裤子和袜子?」欧拉说,「他会自己洗的,你不用担心,我不用帮他洗。」她父亲就特别惊讶,男人还干这种活吗?


我感觉俄罗斯男人确实有些大男子主义。


我在俄罗斯待了一个月。本来是担心欧拉的父母反对我们的婚姻,所以想向他们展示我这个人「到底行不行,值不值得托付」,但这个目标在半个月的时候就已经完成了,因为我跟她的家庭相处得特别融洽。




■ 加兴在俄罗斯


欧拉说她的家人也都很喜欢加兴,因为加兴表现得很友好、很可靠,在家里帮着干了很多活儿。在临走的时候,他们都给了加兴一个大大的拥抱,他们那里的人并不会随便抱别人,那个拥抱意味着他们已经接纳加兴了。


在采访的时候,我们也问了欧拉,她最终是怎么做出跟加兴结婚这个决定的。


欧拉:在俄罗斯有这么一句话,如果一个男人看起来很适合组成家庭,很适合做你孩子的父亲,那你得牢牢把他抓住,不然他就被别人偷走了,所以我就想,为什么不呢,我一定要把他抓牢。


在他来俄罗斯之后我就决定嫁给他了,我想知道他对俄罗斯是什么想法。这对我很重要,看他能不能适应俄罗斯的生活或者传统,结果他可以,所以我决定嫁给他。


-6-


我们结婚了


在加兴回国之前,他们就一起在俄罗斯办好了一些手续。之后欧拉辞掉了原本企业管理的工作,停掉了在俄罗斯的医疗保险,然后来到了中国。


2020 年 8 月份,他们结婚了。


这像是一个童话般的故事,也许是不同的文化背景造就的爱情观反而促成了这段感情,也许是运气来了挡都挡不住,也许有时候事情就是这么简单。


就连加兴自己也常常觉得不可思议,他有时候甚至觉得,比起俄罗斯人,欧拉更像是一个中国人。




■ 欧拉与加兴领证


有一天我下班后特别累,我就躺在床上说了一句,「如果现在有人给我做个足底按摩,给我泡泡脚,我就会感觉生活特别美好,明天就可以打起精神来继续工作了。」


听到我说完这句话之后,欧拉立刻就采取行动了,她给我去打热水,把我袜子都脱了,给我洗脚,给我做足底按摩。后来我看到卫生间有血,她才告诉我今天手指破了,我说手指破了你就别给我做了。


她就告诉我,「你那么累,我在家里也不知道能够为你做什么,今天如果你想做足底按摩,我肯定愿意给你做。」我特别感动,如果她当时告诉我手破了,明天给你做,我也不会说什么,但她却立马采取行动。有这样的老婆,特别让人欣慰。


结婚三年了,我也觉得我们的爱情特别神奇。当时去俄罗斯这一个月,我其实也是在给欧拉机会,也是在给我自己机会,我也想看一下欧拉到底能不能做这个决定。


其实事后我问过欧拉当时怎么想的。她说,「我没有考虑过那么多,我觉得这个男人适合我,我愿意跟这个男人生活在一起,无论多远我肯定都会过来的。」




■ 欧拉与加兴结婚


我觉得她这种爱情观让人特别敬佩。


欧拉这种「为了爱情放弃一切」的想法,如果放在我身上,我肯定是做不到的,我感觉她这种想法还是比较超前的。对于我来说,是感激文化的不同造成了她对爱情的执着,也感激在生活中遇到了她。


免责声明:本网转载的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本网未独立核实其内容真实性,文章也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文章侵犯了你的权利,请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本网提供的内容,包括并不限于财经、房产类信息,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本网内容,包括并不限于健康、保健信息,亦非专业意见、医疗建议,请另行咨询专业意见。本网联系邮箱:contact@cacnews.ca

64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今日推荐

温哥华新建、装修房屋必须满足这要求

地产 5 小时前

万茜为何突然不“红”了?看她干过的那些事

娱乐 5 小时前

马伊琍14岁女儿晒照,被吐槽长相路人比妈差太远

娱乐 5 小时前

“最有前途”行长 潜藏加国红通犯被遣返

加拿大 5 小时前

恶心!多伦多男子地铁、商场狂舔女靴

加拿大 5 小时前

加拿大各地民众搭帐篷过夜排队办护照

加拿大 5 小时前

加拿大知名地产投资人炮轰独立屋业主

地产 5 小时前

警方逮捕3名男子 涉嫌造假滑铁卢大学成绩单

加拿大 5 小时前

“摆渡人”: 我在虹桥火车站帮人离开

新冠百态 14 小时前

最新版“白雪公主”曝光,网友有点懵

娱乐 14 小时前

  • 24小时新闻排行
  • 7天新闻排行

今日焦点

旗下公众号

关注获得及时、准确、全方位的新闻消息

Copyright © 2012-2020 CACnews.ca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