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pify analytics ecommerce
tracking
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加拿大新闻网

VANCOUVER
加拿大新闻网 首页 新闻 美国 查看内容

开庭!又一场撼动美国的审判 关乎华人孩子教育平权

加新网CACnews.ca| 2022-10-31 15:19 |来自: 华人生活网 分享新闻:

如果您的孩子在美国以华裔身份读书,一定听说过“平权法案”(AA)这个词。


平权法案建立的最初目的是,主张在大学招生、政府招标等情形下照顾少数族裔、女性等弱势群体,用“特殊群体特殊对待”的方式提升弱势群体的待遇。


但随着时间的迁移,这种不加区分的鼓励性政策却引发了诸多不公。



(网上流传的一份录取分数线,虽未经证实,但很多人表示并非虚出)


同样作为少数族裔的亚裔群体,不但没有因此受到照顾,反而成为了重点“打击对象”,不少优秀的亚裔学子因此被大学招生拒之门外。


多年来,无数的人在为全美废除平权法案而努力。(全美九州禁止大学招生考虑学生的族裔,包括亚利桑纳州、加州、佛州、爱达荷州、密西根州、内布拉斯加州、奥克拉荷马州、华盛顿州。)当然,也有很多亚裔支持AA!


开庭!法官分歧明显


今天高法终于开庭!



原告“学生公平入学”(SFFA)组织主席布卢姆(Edward Blum)2014年控诉哈佛大学在招生过程中种族歧视,将族裔背景纳为录取标准,明显伤害亚裔群体,哈佛大学分别在2019年和2020年赢得初审和第一巡迴上诉法院上诉,布卢姆2021年上诉至最高法院,双方目前为提供证据程序,今天开始在高院辩论,预计最高法院明年春季将宣判。



大法官们周一安排了至少一小时四十分钟的辩论,听取了六名不同律师对北卡罗来纳大学和哈佛大学录取政策的挑战。这些大学在评估入学申请时将种族作为考虑因素之一。



最高法院保守派和自由派在平权录取问题上明显出现了意识形态的分歧。


最高法院第二位非裔大法官、长期以来一直反对平权的托马斯指出他自己没有上过种族多元化的学校。“我听过‘多样性’这个词好几次了,但我不知道它是什么意思,”他说。“告诉我这对教育方面的好处是什么?”



另一名保守派大法官巴雷特提及了最高法院之前的一个平权案件,并表示该判决已经预期,平权录取最终将会结束。她说,当时的判决称,平权录取“是危险的,它必须有一个终点”。巴雷特在辩论中问道,什么时候是终点?



与此同时,自由派大法官们则为平权录取政策辩护。最高法院新任大法官、首位非裔女性大法官杰克逊表示,北卡罗莱纳大学只是将种族因素作为对申请者广泛考察的其中一部分。


“他们看的是一个拥有所有这些特征的完整的人。”她说。



大法官卡根称大学是“通往社会领导力的管道”,并表示如果没有平权,少数族裔的入学率将会下降。


“我认为,作为一个美国人并相信美国多元主义的意义就是,我们的制度反映了我们多样化之中的共性。”她说。



游行!亚裔声援


在过去的19年里,最高法院曾经两次支持考虑种族因素的大学招生计划,最近一次是在6年前。不过那是在前总统川普提名的三名保守派大法官加入之前。



昨天和今天,都有不少华人赶到了华盛顿DC,他们在那里举行三个半小时的集会,不同背景、不同肤色的人在美国最高法院前,举着“人人享有平等的教育权利”、“现在废除平权法案”、“评判优劣,不看肤色”、“多元性不等于肤色”等牌子,支持提起诉讼等原告方,众多人士在集会上发言。




非裔人权领袖沃德?康纳利(Ward Connerly)说,自己作为一个曾在加州大学校董会任职12年的人,了解到的一件事是“亚裔被边缘化了”。“但我在这里作为一个公民,我要说,当你允许使用种族作为大学录取的众多因素之一时,你就会释放出种族主义、最严重的种族主义。”



扮黑人成功入读哈佛的辛格昨天也来了!



辛格在四年前作为芝加哥大学的一名本科生时,假扮黑人成功申请进医学院。因为他发现黑人容易申请到顶尖的医学院,平均录取率比亚裔和白人高。两年后,他写书说出了真相,从医学院退学,并申请了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安德森管理学院,并成功被录取,没有再伪装成黑人。


“奥巴马被认为是黑人,但像我这样皮肤黝黑的被认为是亚裔,因此在大学招生中受到歧视。因此,当我申请医学院时,我剃了头,修剪了我的印度长睫毛,用我的中间名Jojo(更像非洲人),以黑人身分申请医学院。”辛格说,结果超出了他的想像,他成功进入了圣路易斯大学医学院,“尽管我的3.1分的GPA大大低于他们3.7分的平均分”。


“我比任何人都更清楚这其中的利害关係。”辛格昨天在集会上说,他的案例“活生生地证明了哈佛和UNC等学校歧视亚裔的种族主义和虚伪性。”



布卢姆在30日的集会上表示,绝不能用新的歧视或族裔标准来遮掩过去的错误,“期盼大法官能终止这错谬的情况”,各种政策和法律的制定、执行都应该不分族裔(colorblind)。




震动美国的审判


高法面临又一场争之战。


今年6月,高法推翻了长达半个世纪的罗诉韦德案(Roe v. Wade),成为了保守派与自由派的战场,如今平权录取案件对最高法院提出了一个新的重大考验,即在美国另一个最具争议的文化问题上,保守派占主导地位的最高法院是否会将法律向右倾斜。


因此这场审判不仅将意味着亚裔学子未来,也同样是美国社会又一次左右势力的对抗!



有人说:华人已经卷到华人自己的圈子里,是我们自己把圈子卷成了今天这样。难道要把哈佛,变华人大学?


有人说:基于种族的做法都是种族歧视!从AA,BLM,女权注意,都是用伤害一个群体作为代价。


还有人说:如果平权,请各行各业平权,NBA和NHL还有国会先来平权下,到了别的行业都说能者多劳,为什么只在亚裔擅长的学术行业搞“平权”。


也有人说:即便高法获胜了,要结束高等教育中的平权行动,还需要教育部和司法部执行决定,因此战斗才刚刚开始。


其实,即便是在华人内部,对于AA也有不同的看法,不知道大家是如何看待“平权法案”的?

免责声明:本网转载的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本网并未独立核实其内容真实性,文章也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文章有侵权问题,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联系邮箱:news@cacnews.ca

64

最新评论

旗下公众号

关注获得及时、准确、全方位的新闻消息

Copyright © 2012-2020 CACnews.ca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