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pify analytics ecommerce
tracking
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加拿大新闻网

加拿大新闻网 首页 新闻 中国 查看内容

20岁女子在上海街头被拐,4天后差点成安徽“媳妇”

加新网CACnews.ca| 2023-5-9 12:17 |来自: 新闻坊

在上海家门口,20岁女孩当街被拐卖?听起来似乎有些不可思议,但真的就发生了...

20岁女儿在家门口被拐卖?

似乎已经离开上海...

2021年6月的一个深夜,家住上海奉贤的魏先生着急万分跑到派出所报案,说自己20岁的女儿小娇4天前就不见了,很可能被人拐卖了。

这句话让派出所民警突然警觉起来,但也有些奇怪,谁敢在上海拐卖妇女儿童?会不会是女儿自己离家了?




据了解,魏先生是安徽人,在女儿很小的时候,他就带着全家来到上海。一直在奉贤做建筑装修的生意,已经快20年了。

魏先生家不算太偏僻,平日门口也是人来人往,怎么会有人选在这里拐走一个20岁的女孩呢?面对民警的疑惑,魏先生坦言,女儿小娇和普通女孩不一样。她属于精神发育迟滞者,患有三级智力残疾。




义务教育结束之后,小娇就没有再上学或工作,但平日生活非常有规律,吃完早饭会去家附近玩,晚饭之前一定会回家。




魏先生回忆,2021年6月2日,自己因为工作忙,很早就出了门,一直忙到深夜才回家。直到第二天下午睡醒才发现,女儿一直没回家,魏先生以为女儿去侄女家串门了。直到6月4日上午,魏先生打电话给侄女,才得知小娇压根就没去过那里。

魏先生赶忙拨打女儿电话,可是小娇并没有接听,而是发过来一段在高速上的视频画面,似乎已经不在上海...




魏先生着急了,他再次拨打女儿电话,这次电话接通了,明显可以听到女儿身边有人在说话。魏先生只能向着电话里大喊,希望电话那头的人,能将女儿送回来。可很快电话挂断了,魏先生等了一晚上,也没等到女儿回家。




几张照片让人不安!难道被掳走当新娘了?6月6日,也就是小娇失踪的第四天,她再次给魏先生发来微信信息从小娇发来的图片看,她应该在农村参加酒席,还换上了新衣服。







当天晚上,小娇还发了两段燃放烟花的视频,似乎有点办酒席的意思。







民警不断查阅公共视频终于有了线索魏先生报警求助后,奉贤警方立刻展开调查

公共视频显示,2021年6月2日中午,小娇乘坐公交车到奉贤区青村镇之后一直在路上闲逛。




民警找到与小娇攀谈过的多个路人,其中一名目击者表示,小娇并未说明要去那里,只是四处找人,给自己介绍男朋友。







当天下午5点多,一个骑着电瓶车的中年男性主动上前跟小娇开始聊天。




这个男人跟小娇聊了几分钟后,就推车离开,而小娇也紧随其后。两人一前一后的进了青村镇一个小区。进小区前,男子有一个明显的回头张望的动作,似乎就是在查看小娇有没有跟上。




晚上,小娇跟着之前那名男子前往超市买东西,此时的她已经换了一套衣服。晚上8点左右,小娇跟随这个男人返回小区,至此,小娇就消失在了监控画面中。

神秘男人找到了!

女孩以“3万元价格”被卖了

很快,民警调查清楚,这名男子叫戚强,系外地来沪务工人员。根据之前的线索,6月2日晚上,小娇最后一次出现在监控画面中。6月4日,魏先生收到小娇的微信视频,显示小娇在高速上。

很明显,是有人开车从这个小区,接走了小娇。顺着这个思路,民警找到了嫌疑车辆以及车主周斌,系安徽省濉溪县人。




之后民警赶赴安徽,终于在一户居民家找到了小娇,她穿着照片中新买的衣服,跟一个30岁左右的男人坐在一起。




小娇身边的男人叫王霜,33岁,他就是此前小娇口中的“男朋友”。

王霜承认,几天前,就是他开车去奉贤接小娇回来的,跟他一起去的还有自己的父亲老王和老乡周斌。据村民反映,王霜的妻子因为长期被家暴,一年前离家出走,留下了四岁的儿子。

在老王看来,儿子王霜根本不会照顾孩子,于是就想给他再说门亲事,但一直没有成功。于是就想干脆“弄个媳妇”,甚至没考虑到这涉及犯法。




6月2日晚上,在上海打工的戚强回家途中,看到了独自站在路边的小娇,于是上前攀谈。在察觉到小娇的特殊之后,戚强心生歹念,于是将小娇哄骗回家。回家后,他就立刻联系自己的朋友于某,让她替自己照顾小娇,并承诺事成之后,会给她好处费。




当天晚上,戚强和于某拍摄了小娇的照片、视频,将这些发给了自己的老乡周斌,托他寻找“买家”。




三人交代,他们前后找了三个买家,直到王霜父子看了视频照片,觉得满意相中了,王霜父子就决定带一部分钱来上海把姑娘带回去。

整个过程中,戚强等人没有提过小娇智力低于常人。王霜和父亲将小娇带回安徽老家后,凑了3万元钱转给了戚强。戚强,于某,周斌三人,每人获利一万元。

极其恶劣!最高可判处死刑

奉贤检察院以拐卖妇女罪,对戚强,周斌,于某三人提起公诉。2023年1月29日,奉贤区人民法院作出判决,支持检方诉请,判决罪名成立。最终戚强获刑6年6个月,周斌获刑5年。于某在犯罪活动中,起次要作用,属于从犯,最终获刑4年。

卖家受到了严惩,那作为买方的王家父子,又应该受到怎样的刑罚呢?

被解救的小娇似乎并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面对解救,一度她甚至不愿意离开。我们无法预估,如果民警没有在第一时间侦破案件,小娇可能面临怎样的遭遇。但退一步说,即便王家父子对小娇再好,他们花钱买妻子的行为依然是犯罪。

收买行为,助长了这个拐骗的行为,同时也给被害妇女的家庭也造成了巨大的伤害。所以我国刑法修正案9也特意对收买被拐卖的妇女进行了修改。

2015年以前,法律规定,对于收买被拐卖妇女,买家按照妇女的意愿,不阻碍其返回原居住地的,可以不追究刑事责任。但2015年11月生效的刑法修正案九中,删除了这一条。只要实施了这个收买行为,还是要构成犯罪的。

最终法院一审判处王霜父子犯收买被拐卖的妇女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九个月。

此外法官也强调,拐卖妇女罪性质严重,一般来说,起刑点一旦触犯就是5年,如果性质特别恶劣,可能面临无期徒刑,甚至执行死刑。



免责声明:本网转载的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本网未独立核实其内容真实性,文章也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文章侵犯了你的权利,请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本网提供的内容,包括并不限于财经、房产类信息,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本网内容,包括并不限于健康、保健信息,亦非专业意见、医疗建议,请另行咨询专业意见。本网联系邮箱:contact@cacnews.ca

最新评论

今日推荐

七旬华女博士被诈 痛失340万还欠债

中国 9 小时前

  • 48小时新闻排行
  • 7天新闻排行

今日焦点

旗下公众号

关注获得及时、准确、全方位的新闻消息

Copyright © 2012-2020 CACnews.ca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