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pify analytics ecommerce
tracking
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加拿大新闻网

加拿大新闻网 首页 新闻 奇闻 查看内容

哥们一觉睡醒之后,突然看谁都是恶魔,看哪都是地狱?!治不好.....

加新网CACnews.ca| 2024-3-24 11:46 |来自: 英国那些事儿 分享新闻:

2020年11月的某天,当美国田纳西州克拉克斯维尔市的卡车司机Victor Sharrah从睡梦中醒来时,发现自己突然来到了“地狱”……

他看见家里有一个面部扭曲的人正走向浴室,对方五官全部向后拉扯,额头和脸颊上还有多道深沟,宛如魔鬼一般可怕。

当时他的第一个想法是,自己在恶魔的世界中醒来了。

(医学期刊《柳叶刀》发表的图片,还原了Sharrah看到的扭曲人脸)

后来Sharrah才发现那原来是自己的室友。他也不知道自己的眼睛出了什么问题,走到屋外一看,发现所有路人的脸也都以同样的方式扭曲着。

他既恐惧又困惑:“你无法想象那有多可怕”,“当时我真的很害怕,打算把自己送进精神病院”……

(Victor Sharrah)

令人绝望的是,这种现象并没有随着时间慢慢消失。从此,Sharrah就仿佛鬼片中能看见厉鬼的主角,独自活在恐惧和自我怀疑中,得不到他人的理解。

后来是一位教视障人士的熟人告诉他,他可能是患上了一种名叫“面部识别变形症(Prosopometamorphopsia,也称PMO)”的可怕病症。

这种病极其罕见,目前已知病例还不到100例。患者因感知障碍,看见的人脸会在形状、大小、质地或颜色上呈现扭曲失真。

病因尚不明确,研究人员怀疑它可能是负责处理面部信息的大脑网络功能失调引起的。一些病例和头部创伤、中风、癫痫或者偏头痛有关,可还有一些患者的大脑没发生明显的结构变化。

病症的具体表现因人而异。

之前发表过的一些案例中,有患者说自己看到的人脸会呈现出龙的面孔,长着尖尖的长耳、突出的口鼻、出爬行动物一般的皮肤,以及各种颜色的巨大眼睛。

还有一位患者说自己在现实生活中或在电视上看到别人时,会发现对方的左眼向上或向旁边移动。

(示意图)

Sharrah听后觉得这些症状确实和自己相符。

而且他的大脑也确实受过损伤,还不止一次。

在他开始看见“恶魔”的前四个月,他经历过一次一氧化碳中毒。再往前数43岁时,他还因意外撞击过头部,被核磁共振检查出大脑左侧有一处损伤。

这两次事故和病症有没有直接联系暂时还无法确认,但Sharrah患上的病确实就是PMO,已经在去年正式确诊。

美国达特茅斯学院(Dartmouth College)的研究人员和Sharrah沟通后,了解到他还有一些特殊的表现,比如他只有在面对真人时才会看到面部扭曲的现象,看照片或电脑屏幕就不会。

(医学期刊《柳叶刀》发表的图片,还原了Sharrah看到的样子)

这一点让研究人员们得以用数字技术还原出Sharrah的真实所见。

他们拍摄了一个人的照片,放在屏幕上展示给Sharrah看,同时让他看着真人,实时反馈他眼中的人脸和屏幕上的照片有何不同。

他一边描述,研究人员一边用软件修改照片,终于制作成了几张对比图,直观地展示出了PMO患者眼中的世界和正常人有何不同。

这是以前从未做到过的,因为研究人员曾经接触的PMO患者看照片时也会发生扭曲,无法准确地描述图片和真人之间的差距。

(医学期刊《柳叶刀》发表的图片,还原了Sharrah看到的样子)

这些研究成果于本周四发表在了医学杂志《柳叶刀》上,并被多家媒体报道。很多网友看后都表示惊讶,竟然还有这样一种疾病。

研究人员正是希望借此提高人们对PMO的认知,以便患者能得到正确的治疗,因为这种疾常常会被误诊为精神疾病。

很多PMO患者会把自己的感知障碍误当成幻觉,以为自己得了精神分裂,不敢告诉别人,进而耽误病情。

还有很多医生也不了解PMO,只给患者开治疗精神疾病的药物,对病情没有任何帮助。

而据达特茅斯学院的研究人员Ant?nio Mello透露,PMO和精神疾病有一个关键的区别就是,PMO患者只是意识到了自己看东西不太一样了,并不会产生妄想,认为世界真的扭曲了。

(医学期刊《柳叶刀》发表的图片,还原了Sharrah看到的样子)

厘清这一点后,达特茅斯学院的研究人员们发现,有越来越多疑似患有PMO的人出现了。

研究人员Brad Duchaine表示,现在他们每隔一两周就会接到患者的联系,对方描述的症状和PMO一致,有人会看到别人长着两张脸,一张叠在另一张前面;有人总能看到长着长鼻子和尖耳朵的“巫婆”;还有些人说自己打从有记忆以来、从孩提时代开始,就能看到脸部扭曲现象……

假如这些都被证实,那么PMO的发生率显然被低估了。实际上,患者数量可能远不止现在已知的那一百个。

(达特茅斯学院的研究人员Brad Duchaine)

只能说,现在人们对PMO的了解还不够深入,帮患者确诊是一回事,帮他们得到治疗又是另一个难题。

通常而言,PMO的症状会在几天或几周后自然纠正,但某些情况下也可能持续数年。

很不幸,Sharrah就属于后者,直到现在,他每天一睁眼看到的仍旧是“恶魔”。

他只能想办法自行调节,目前都和孩子以及熟人住在一起,习惯了周围有人后再去公共场合看到新面孔,也就不那么害怕了。

此外他还发现,自己通过红色滤光片看人时,恶魔面孔会变得更加明显,可通过绿色滤光片视物时就不那么明显了。因此有时他也会戴上绿色镜片的眼镜外出,多少能有所缓解。

希望Sharrah能尽快痊愈吧。

也希望其他患者都能尽早确诊,得到正确的帮助。


免责声明:本网转载的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本网并未独立核实其内容真实性,文章也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文章有侵权问题,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联系邮箱:news@cacnews.ca

64

旗下公众号

关注获得及时、准确、全方位的新闻消息

Copyright © 2012-2020 CACnews.ca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