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pify analytics ecommerce
tracking
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加拿大新闻网

VANCOUVER
加拿大新闻网 首页 新闻 中国 查看内容

中国船员被困海上赌船一年:有人身上长癣

加新网CACnews.ca| 2021-4-17 14:21 |来自: 极昼

64
送走第三批中国船员后,王强是仍留在“ORIENTAL DRAGON”号客轮上的6个中国人之一。作为二副,早上和晚上他都坐在驾驶室里,确保这艘停航13个月的船只正常运行。下午,他会花一到两小时看专业书,再去船上散步、去健身房健身。被遗弃在海上一年,这些庸常的习惯是他确保自己能挨过漫漫长日的方法。



这艘港籍客轮原是赌船,自2019年底起航,在东南亚沿途招揽游客,疫情爆发以后经营不佳,于2020年3月抛锚在马来西亚槟城。200多位船员困于船上超过一年,其中有64名中国船员。


这些船员因为一份看起来不错的收入奔赴大海,最终,却身陷讨薪的囹圄。燃油耗尽后,船员忍受着至暗时刻,没有空调的漫漫长夜,吃有虫子的食物,思念亲人。长期的海上禁闭,有人患上了抑郁症。


今年3月25日到4月9日,中国船员分三批被送回国内,但劳务的纠纷仍在继续,能否要回拖欠的工资,是否抵得上一年的海上监狱生活,一切未知。而另有6名驾驶员还将继续滞留,归期未定。


熔炉


北纬5.41度,每一寸甲板都是烫的。


一艘长171.5米,高30米的中型客轮静静停泊在蔚蓝、平静的海面,对着3000米外的马来西亚槟城的海滨。这里靠近赤道,风浪较少,全年阳光普照,一到傍晚,霞光漫天。


船上仿佛没有人,也没有声音,没有机舱发动机嗡嗡的轰鸣。有的只是寂静的炎热。泳池边上,一个黄色的救生圈静静地漂着。


人们躲在房间里,像洞里的鼹鼠,如无必要绝不出来。在这到处蒸腾着滚滚热浪的大船上,三楼冷气荫蔽的不到十平米的宿舍,变成了避难的囚室。


11点20放饭,他们从一个个小小的“洞口”走到热辣的地面。船员餐厅在第二层靠近船头的位置,为了到达吃饭的地方,李婷婷踮着脚下楼,小心趟过污水。下水管坏了,溢出的水到处都是,李婷婷皱着眉,竭力忽略屎尿味。


船上漏水的员工餐厅。图源视频截图


在这个餐厅里,午饭用一个长方形的器物盛着,两边各摆一个饭勺,旁边挤满了人。个子小的李婷婷挤不过别人,有时抢不上饭,脚趾头还会被狠狠踩到。


推搡和口角每天都在发生。她已经麻木。


更坏的事在后面。中央空调坏了八次以后,彻底修不好了。停掉了空调的船员宿舍,待不上五分钟,就前胸后背湿透。船员被迫从三层搬移到顶楼的六层。这一层原是VIP的专属区,现在成了船上仅有独立空调系统的地方,挤下了200个船员,分别扎堆在豪华的娱乐场和中餐厅里。


他们拥挤地睡在大通铺上,床垫和床垫之间刚刚可以下脚。缺水,他们没办法洗床单。餐厅和夜总会铺着厚厚的地毯,有常年的霉菌,睡久了,皮肤上长出灰绿色凸起的菌粒,那是种癣,奇痒无比。


船员挨个挤在一起睡觉。图源视频截图


人们的神经紧绷,因为一句莫名其妙的话,能相互纠缠一个月。


有一次中午,大家在娱乐场里聊天、休息,一个女生问大家有没有电饭煲,挨个问过去都摇头。后来,一个男生说,想起来了,我知道哪儿有。女生就认为男生是故意戏弄她,给她难堪,气到动了手,还扬言要去拿刀。


还有一个女生,每天去驾驶舱砸门,讨说法,砸坏了驾驶舱的望远镜。


他们找了所有打发时间的方式,三国杀,斗地主,狼人杀,打麻将,玩了几次就厌倦了。


最抑郁的时候,是很多人在一起,每个人都在说着自己的事情。“就感觉自己有点游离了。没有一个人跟自己的想法是一样的,每个人都在说着自己的话。”李婷婷回忆。


封锁期间,船上多了五六对情侣,还没解封,又有几对分开。外卖虽然可以送达,但配送费一次需要200马币(折400元),很多新手船员都找家里人要钱,又瞒着家人自己的处境。


直到今年三月,中国大使馆介入,包机送船员回家。从船上下来以后,担惊受怕的情绪却没有停止,李婷婷发现自己变得易怒,没有安全感。在厦门上岸后,被安排了一所昂贵的酒店作为隔离点后,李婷婷充满怀疑,“为什么不安排一个价格便宜点的”。她对很多人都不信任,在酒店楼下枯坐20小时,最后也于事无补。


赌船后传


二副王强怎么也没有想到,他会在船上待了这么久。这艘客轮的前身是“东方神龙”号,登记在香港船东都文龙名下,跑国际航线。船上干了十几年的老员工曾跟他回忆,老板实力不错, 2004年前后的顶峰时期,日入千万。


王强在船上干了四年,当2019年3月再次登上这条船上时,船上的生意已经入不敷出了,但工资发得还算及时,偶然拖欠两三个月,也很快结清。妻子劝他回家,放弃那一点点收益。他不甘心,虽然耳闻这两年生意下滑,但是几年的合作,他对船上比较放心。


游轮起初是条赌船,近两年香港旅游业持续惨淡,船东将航线改为马来西亚到泰国一路,游客也从香港和大陆游客,变成了东南亚各国的人。海滨的路灯杆,到处贴着招揽顾客的海报。


“ORIENTAL DRAGON”号外观。图源视频截图


2019年11月,王强在休假前接到最后一个指令,让他将“ORIENTAL DRAGON”号开往马来西亚的槟城:因运营不善,船东将此船租借给了马来西亚的一家公司,租期两年。


在开往马来西亚之前,船东招来了一批新的船员实习生,航海专业大专或本科毕业,通过学校联系的中介公司,分配到这艘船上。他们中60%的人是来做服务员工作,很多人将是第一次见海,第一次出国。


“ORIENTAL DRAGON”号的确是一条十分适合新手的船,20岁的李婷婷刚修完学校课程,她回忆,船上的招聘要求“比较宽”,不需要游轮专业,也不做经验要求。陈望东之前干过几年销售,在25岁的年纪,他希望自己出去闯一闯。海员生涯的伊始,他打算先积累一点经验。


李威在甘肃当了五年兵后转业,当地社保局给介绍工作,领到手的小册子,有辅警、海员,家人合计,部队的环境比较封闭,当了五年兵,怕他一转到地方工作不够老练,有意叫他到外面“历练”多见见。登上了这条船,家境普通的李威,成了家族三辈第一个出国的人。


船上还残存着豪华的遗迹,柔软的酒红色地毯,夜总会圆形的灯球,墙面挂着抽象艺术画。光是尖沙咀沿岸的高楼大厦散发出寒光,就足以叫他们兴奋并且眩晕了。现在,三百元一天,一些旅游团的老年乘客就可以享受到。


除了晕船,李威生活得还不错。他住在三楼两人间,每个房间有独立的卫生间,可以洗澡,有烧水的电热水器。


服务员的生活是规律的,分早晚两班——11点半到下午6点,晚上到次日6点。上完夜班走回宿舍的路上,可以看到虚弱的太阳,像剥壳的嫩蛋黄从海平面一点点冒出来。他总是忍不住举起手机拍下这幕,层层叠叠的红热的霞光仿佛有重量,把海平面压倒。


海员有自己的生活,船每周会靠岸一两次。他们有三个小时岸上自由活动的时间。大多数船员结伴吃饭购物,李威会带着女朋友上岸吃海底捞,去夜市吃烧烤、卷饼、飞饼、冰淇淋。


2020年3月,他们得到消息,马来西亚政府要求暂停航线,等情况好了就会复航。当时疫情席卷全球,邮轮停航的消息每天都在爆出。


停航以后,大家开始找乐子。当时滞留在船上的有中国人、缅甸人和乌克兰人,因为语言问题,大家只在自己的圈子内社交。缅甸人在甲板上踢球,陈望东和朋友们围着桌子搓麻将。


“20多岁的年纪,过着60多岁的生活。”他们自我调侃,明明是一群初入社会的年轻人,却过上了提前退休的生活。在甲板上散步的时候,陈望东望着3000米外的岸边,开始怀念那些并不正宗的中国菜。他与三五好友每天都会下船去槟城游玩,他总是去吃中国菜,有时也会配一杯冰咖啡。


起初,他们并不是很担心,全球都瘫痪了,他们只是瘫在了海上。那时,每周还有燃油和淡水的补给,会照常在滨城港口提供,小艇装着新鲜的蔬菜,肉类从槟城驶向游轮。运营航线的马来西亚公司代理人每隔一周会上船做常规检查。


50来岁的租家代表向他们承诺所有的问题都会解决,也“提醒”他们,签订的合约没有到期之前,他们不许回家。


海上浮萍


一直到2020年8月,近半年过去,船依然没有复航。他们曾经有过很多次希望,但又一一落空。


船员从四月份开始就再没收到工资。船东安抚他们,生意不好,让他们理解,等资金周转过来,过两个月工资就会发下来。慢慢地,他们食物的种类少了,蛋糕水果没了,每天都是咖喱鸡。


那时疫情一度缓解,有船员得到消息,可能就要复航。但希望再次落空。马拉西亚运营公司代表通知船员,他们和香港船东的公司正在打官司。对于船员,他们有两个方案,要么拿一个月的工资自费回家,要么继续在船上等待官司的结果。而当时,自费回国起码需要2万3千元人民币。


一次次希望,一次次失望。李婷婷细数,类似的反复“不下8次”。船员的心被高高举起,又被重重抛下。船上开始各种流言,人心惶惶。陈望东听说,缅甸人把船上的东西往海里扔;有个情绪激动的女孩,据说要往海里跳。


恶劣的环境让李婷婷的心情也变得糟糕。她开始频繁吵架,“生平都没有吵过这么多架的”。最激烈的一次,她跟好友吵架吵到身体贴着身体,差点就要打起来,原因是好友借用她的化妆品太过理直气壮。“现在想想也没有多大的事情”,李婷婷说,大家都试图通过吵架来发泄内心的情绪,大吵小吵不断。


船员拥挤在室内。图源视频截图


9月4日,一名乌克兰船长上了船。此前,前船长与船东和租家进行谈判,达成了协议,拿着拖欠的工资和机票独自下了船。新来的船长身高1米8,50多岁,金色头发已变为白色。他继续替租家安抚骚动的船员们。


王强和大副组织过一次水手罢工,靠了岸之后,他们各自回到房间,不离港,也不工作。随后乌克兰船长指责了他们,“你们这是违法的。”接着紧急召开了水手会议,让他们继续值班。


那一次,王强决定,租家代表一来,就和他谈判,“要求支付我们所欠的工资,还有换班的计划,给我们订回国机票,这些都要落实。”而租家代表表示,只能支付他们一个月的工资。谈判破裂,王强冲着乌克兰船长说,“我们的今天很可能就是你以后的明天。”对方没有理会。


进入诉讼期后,法院给船上了封条。陷入僵局后,船东方出面了。先劝解船员“现在比较困难,理解一下”,再作出承诺“钱会在几天之内到账,没有那么快”,最后给出具体时间“你们再等一个礼拜”。王强被说动了。


众人怀揣希望渡过了一周,船东告诉他们,船不会靠岸了,工资也不会支付。“当时我们就比较惊讶。”王强说,自此之后,一周一次靠岸的机会也被剥夺了,他们成了大海上一朵无依的浮萍。


噩耗在11月18日传来,李婷婷的奶奶去世了。前一年的这天,李婷婷让奶奶等她一年,“我跟她说一年就回来”。


奶奶是李婷婷最亲近的家人。生长于河北的一个农村里,李婷婷从小和爷爷奶奶一起长大。老太太勤快,在自家的院子里种了好多瓜果,西瓜、甘蔗、莲蓬、玉米……就因为李婷婷羡慕别人家的果子。李婷婷一直希望自己长大后努力挣钱,让奶奶过上好日子。


听到奶奶去世的消息,李婷婷崩溃了。她开始打电话,市长热线、劳动保障热线、外交部……船员在10月份都纷纷打过求救电话,而这一次,那些声音一如往常,给出的答案也和之前一样:“对你们这个事情一直进行关注,现在正处于经济纠纷,我们也插不进去手。”


每一位船员都错过了很多。陈望东的奶奶也在疫情期间去世了,当地要求一切从简,陈望东没能赶得上奶奶的葬礼。王强的妻子独自过完了自己的生日、春节,也一个人撑过了老妈住院的时期。


船上的日子变成了一种朦朦胧胧的等待。


最后的稻草


今年春节之后,一个女生天天往船尾一坐,就是看着大海。王强找了人看着她,怕她倒下去。后来,女生和一个男生打架,拿着水果刀追着对方满船跑,扬言“你们不安排我(回国),我就要把他杀了。”男生吓得只敢睡在驾驶台隔壁,待在王强旁边。这之后,女生开始“刀不离手”,想要换取一个回家的机会。


王强给女生安排了一个VIP客房,拜托客房部的经理找来小式空调,慢慢疏导女生的情绪,又和保险公司交涉,支付了女生4个月的工资,安排她先行自费回家。


接着又有一个女生因为母亲住院,来驾驶台一坐一宿。王强再次找保险公司,同样支付4个月的工资。随后,十个、二十个……大批大批的船员开始“占领”驾驶台,最多的时候有五十多个。


王强拍下当时的视频,保险公司最终安排了一位代理上船来了解情况。代理马上被船员们团团围住,有女生抱紧了代理的大腿不让走,仿佛抱着最后一根稻草。


不被允许靠岸后,王强、大副和一个安全官开始轮流值班,接管船员的大事小事、安抚大家的情绪,同时向各个组织联络、求救。10月底,船长向国际运输工人联盟(ITF)发出求救,11月,王强向槟城海事部门发出弃船通知。


终于,日本的ITF组织回复了他们。在它的牵头下,他们的弃船保险生效了,位于伦敦的保险公司开始给船员发放物资。


事实上,船员被船东遗弃的事情时有发生。据国际劳工组织(ILO)的跟踪,2020年船东弃船事件高达45起。在几个月甚至几年都缺乏补给、没有薪水、甚至是充满安全隐患的情况下,生存成为唯一目的。


直到这次,3月20日,王强才接到了保险公司组织遣返的安排。


遣返的船员告别“ORIENTAL DRAGON”号。受访者供图


两天后,大副、二副组织大家在六层的游客餐厅开了会。听到遣返消息,大家起了短暂的欢呼声,有人站起来,更多的人低头发消息。陈望东第一次感到心情好了不少,在此之前,他已经很久没有健身的欲望,因为营养跟不上,他感到身体变得差劲。


像是冥冥中有预感,李婷婷做了个梦,梦见自己回家了,妈妈做了好几个菜,她吃了一碗又一碗。现在,她把遣返的事告诉母亲,母亲回她:“大概什么时候能回家?家里还为你留了很多菜,养了很多鲫鱼,还有你最爱吃的虾。”


3月25日,包括李婷婷在内的18名女生第一批离开了这艘船,她们乘坐小艇到达吉隆坡,继而飞往厦门,在酒店进行14天的隔离。


返回那天,李婷婷专门去驾驶台给大副和王强送了点零食,感谢他们的付出。王强在驾驶台看着她们坐上船,拍了一段视频放到了朋友圈里,配文“没有人能够理解他们的内心经历了怎样的煎熬和欲哭无泪!”


第一批遣返船员下船。图源视频截图


安排遣返的批次是大副和王强决定的,陈望东抽到了第三批返回的机会,他的好友抽到了第二批,也只能相互说一句“有缘再见”。这次之后,陈望东说自己不会考虑再做海员了。


4月8日,陈望东坐船返回槟城,他发了七八条朋友圈,其中一条写道“既然做不了海贼王,那就回家做路人王。”但是,海上漂流的一年,在李婷婷的心里投下了一片阴影,无法痊愈。 李婷婷最大的愿望就是回家“看看奶奶”,但她决定将这段经历埋在心底,因为怕在天上的奶奶担心,“我觉得她希望我过得好。”


王强作为驾驶员,需要维持“ORIENTAL DRAGON”号的日常运行,在船东与租家的官司没结束前,仍旧无法离开。保险公司有一个承诺,等第三批船员遣返完成,就开始着手安排6位中国驾驶员的归程,但王强不确定的是,这会不会也是一张空头支票。


免责声明:本网转载的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本网未独立核实其内容真实性,文章也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文章侵犯了你的权利,请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本网提供的内容,包括并不限于财经、房产类信息,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本网内容,包括并不限于健康、保健信息,亦非专业意见、医疗建议,请另行咨询专业意见。本网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

64

最新评论

今日推荐

冯绍峰离婚后拍戏被偶遇 瘦出尖下巴双腿细如竹竿

娱乐 4 小时前

张柏芝俩儿子罕露面 13岁大儿子高出妈妈半个头

娱乐 4 小时前

好莱坞性感女星情史被拍!五次婚姻总遇渣男 儿子暴揍亲爹?

娱乐 4 小时前

郑爽被曝接受精神治疗 遭查税后家人引名言

娱乐 4 小时前

郭晶晶穿汉服亮相站C位 霍启刚没贴着老婆靠边站

娱乐 4 小时前

哈里王子乱讲话惹怒美国民众 美国人:滚!英国人:滚!

国际 4 小时前

神操作! 新手女司机在车内每个按钮都贴满标签

奇闻 4 小时前

中兴通讯“美女总裁”栽了! 被判有期徒刑20年

国际 4 小时前

日本少女被广告牌砸瘫痪 却逆袭成最美女爱豆

娱乐 4 小时前

网友坚持打卡近三年就等他俩离婚,这是有多闲?

娱乐 4 小时前

马云消失198天 从内地到香港 首富圈大地震

国际 4 小时前

李咏女儿女大十八变 气质成熟 被指撞脸世姐

娱乐 4 小时前

日赚1万英镑! 疫情下英国青少年通过这个实现财务自由

欧洲新冠疫情 4 小时前

盖茨再曝丑闻 骚扰女下属 带脱衣舞女回家疯玩

国际 4 小时前

范冰冰营销美貌翻车? 用P图伪装生图被嘲虚荣

娱乐 4 小时前

台湾疫情大暴发 学校停课 民众恐慌抢购 股市也崩了!

世界疫情 4 小时前

张晋蔡少芬外出就餐 娘娘陪老公“无辣不欢”

娱乐 4 小时前

98岁杨振宁携小54岁妻子亮相清华 十指相扣好恩爱

中国 4 小时前

丧尽天良! 加拿大3男暴力轮奸无辜少女! 法官竟判无罪 当庭播放性侵视频!

加拿大 4 小时前

突发! 大温6名高危帮派分子名单照片公布 可能危及民众 看到快跑!

温哥华 4 小时前

实锤! 比尔盖茨婚内出轨女下属! 被逼离开微软董事会! 和淫魔聚会数十次 形象彻底崩塌!

国际 4 小时前

惨淡! 温哥华市中心84临街商铺集体倒闭 租金下跌24.1%!

温哥华 4 小时前

  • 24小时新闻排行
  • 7天新闻排行

旗下公众号

关注获得及时、准确、全方位的新闻消息

Copyright © 2012-2020 CACnews.ca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