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pify analytics ecommerce
tracking
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加拿大新闻网

VANCOUVER
加拿大新闻网 首页 新闻 文化 查看内容

赵本山到沈腾:春晚“喜剧大师”断代的背后是...

加新网CACnews.ca| 2023-1-5 10:45 |来自: 不八卦会死星人 分享新闻:

1 月 4 日,2023 年央视春晚迎来第二次联排,有不少人被淘汰,也有不少人半路加入。


参加过首次联排的孙涛、撒贝宁没有出现,赵文卓、成龙却惊喜现身,想必是节目单又进行了调整。




虽然春晚联排的阵仗整得挺大,但不少观众看到这些明星就都表示已经春晚没有期待值了,也就爱看小品相声。




春晚最大的看点,不是主持人,也不是李谷一老师唱的《难忘今宵》,而是那些精彩的相声小品。


如今的春晚越来越没意思,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相声小品变得越来越 " 无趣 " 了。




喜剧逗不笑观众,原因在哪?


跟着小 8 回顾 40 年春晚的历任 " 喜剧大师 ",语言类节目的没落和 " 喜剧大师 " 断代的原因,就藏在时间里。




" 马季 - 姜昆时代 ":相声演义


相声,是最早登上春晚的语言类节目。


第一届春晚在 1983 年举办,侯宝林先生带着徒子徒孙们登台献艺,当晚给观众带来了多个相声作品,共计 90多分钟,这也是相声的巅峰之年。




但侯宝林先生年岁大了,将更多的精力放在了培养后辈上,第二届春晚便没有现身。


1984 年,马季带着《宇宙牌香烟》登上春晚,给观众们来了一段精彩绝伦的单口相声。




马季这段相声不是纯逗笑,更多的是借机讽刺当时社会上假冒伪劣产品泛滥的现象,有笑点,更有内涵。




到了第三届春晚,马三立先生登台表演,给观众们来了段单口相声《大乐特乐》。虽然这届春晚办得很糟糕,但马老爷子的节目还是很精彩的。




马三立、侯宝林这两位老前辈开启了春晚相声的先河,但两位都只上过一两次春晚,在春晚舞台上将相声发扬光大的,还得是马季和姜昆。




在春晚的舞台上,马季为观众们带来了《宇宙牌香烟》《五官争功》《训徒》等经典作品,多为讽刺相声。




同时,姜昆也带着《虎口遐想》《电梯奇遇》《美丽畅想曲》《专家指导》《妙趣网生》等作品登上春晚 22 次。




2022 年春晚,72岁的姜昆再度现身春晚,给观众带来了相声《欢乐方言》。虽然该节目备受观众吐槽,但他这么多年对相声事业的贡献还是有目共睹的。




姜昆之后,春晚相声就成了冯巩和牛群的天下,冯巩一句 " 亲爱的观众朋友们,我想死你们了 "成了春晚的暗号,不论男女老少都能接住下一句。


不过后来牛群退出舞台,冯巩也渐渐走向小品,这就是后话了。




到了 2010年之后,春晚相声就成了德云社的专场,陶阳、何云伟、李菁、何云伟、李菁、郭德纲、于谦、岳云鹏、孙越轮番上场。


但在观众心里,似乎德云社一行人还是比不上那些老前辈们,也称不上 " 喜剧大师 "。




" 陈佩斯时代 ":小品之开端


说完相声,咱就来说说小品。


1984年,通过经过姜昆推荐,陈佩斯与朱时茂将小品《吃面条》带上春晚并大获成功,两人的无实物表演至今仍被观众津津乐道,堪称经典!




陈佩斯与朱时茂是一对黄金搭档,两人合作为观众带来了《拍电影》《主角与配角》《警察与小偷》《宇宙体操选拔赛》等作品,连续 11次登上春晚,是国内喜剧届的标杆。




可惜在 2000 之后,陈佩斯、朱时茂以打官司的方式与央视决裂,这对陪伴观众多年的老搭档告别了春晚。




比起陈、朱两人,年轻一代的观众大概更熟悉赵丽蓉老师。


她的经典台词 " 宫廷玉液酒,一百八一杯 "" 司马缸砸光 "" 点头 YES 摇头 NO"" 探戈就是探啊探着走 ""麻辣鸡丝 " 出名到什么程度?可以用来鉴别藏在群众中的坏人 !




赵丽蓉老师的小品紧跟社会热点,带有很强的讽刺效果,且包袱新颖好笑,因此才能在观众心里留下这么深刻的印象。




只可惜在 1999 年,赵丽蓉老师因肺癌不幸离世,享年 72 岁。但她用作品,将自己永远地留在了观众心中。




" 赵本山时代 ":小品之巅峰


大众可以质疑赵本山的私德,可以调侃他的 " 赵家班 ",但不能否认,他才是当之无愧的 " 小品之王 "。


当陈佩斯、朱时茂离开春晚舞台后,再无人能与赵本山抗衡。




他的搭档从范伟、高秀敏,换到宋丹丹,再换到小沈阳、宋小宝,在 1990 年 -2011 年这 22 年时间里连续 21次登上春晚,他打造了一个 " 赵本山 " 的专属时代。




在与范伟、高秀敏合作时,赵本山的小品偏向讽刺社会现象,从《牛大叔提干》到《卖拐》《卖车》《心病》三部曲,无一不是挑战春晚的审查制度。




这几部小品中的金句更是数不胜数," 扯 D 扯 D,是不是从这来的 "" 走两步,没病走两步 "" 要啥自行车啊",时至今日仍流传于观众口中。




与宋丹丹搭档时,赵本山的小品减少了讽刺意味,更偏向塑造人物和热点现象。


在 " 白云黑土 " 老两口的带领下,观众知道有本书是仨月憋出俩字的《日子》,有只鸡是 " 下蛋公鸡 ",有种场面叫 "红旗招展、锣鼓喧天 "......




到了后期提携后辈时,赵本山进一步增强了表演性,突出弟子们的才艺部分,减少了小品的艺术性,但那句 " 不差钱儿 "也依旧成了小品金句。




在这期间,蔡明、潘长江、黄宏、郭达、郭冬临等人也在春晚上贡献了精彩的表现,但他们都没有形成垄断式的局面,所以就不一一举例说明了。




" 沈腾时代 ":小品的没落


当赵本山退出春晚后,来自开心麻花的 " 沈马 " 组合走进了观众的视线。


2012 年,沈腾首次登上春晚,表演了小品《今天的幸福》,给观众留下了 " 郝建 " 的印象。




2013 年,沈腾与马丽首次在春晚舞台上合体,表演了《今天的幸福 2》,算是在观众面前刷了个脸熟。




直到 2014 年,开心麻花团队推出小品《扶不扶》,才彻底让沈马组合走进了观众的心里,那句 " 他说的,都是我的词啊 "也成为网络热梗。




找准路子后,沈马组合又给观众带来了《投其所好》《占位子》《走过场》《还不还》等讽刺性小品,成为春晚小品届的新贵。




同时期的还有来自大碗娱乐的贾玲、张小斐等,但说实话,贾玲的作品更偏向简单的搞笑,内涵较浅,很多都是看过就忘。




更惊人的是,自沈腾首次登上春晚舞台已有 10 年,在这 10 年中,竟然没有出现一个能顶替他的存在。


国内的喜剧行业,已然断代。




喜剧断代,原因何在?


" 喜剧大师 " 的断代,来自内部和外部两方面。


从内来说,新一代喜剧人已经丧失了主导权。


说直白点,以前的喜剧人是创造包袱,然后将包袱抖给观众。就像陈佩斯、赵丽蓉、赵本山等人,时隔多年,观众依然记得他们的金句。




但如今的喜剧人,是从观众这里找包袱,完事再抖给观众,这样不仅不招笑,还特别尴尬。




这一现象也跟手机的普及和短视频平台的飞速发展有关,以前消息闭塞,观众的笑料来自周围的那一亩三分地,以及报纸和电视。


赵本山能获得如此成就,也跟他身上自带的东北文化脱不了关系,尤其是对南方观众而言,他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是新鲜的、好笑的。




但在人手一部手机的今天,任何消息都能在 1分钟内传遍全国,观众在网上见识到了各地的风土人情,不同的新鲜事物,见得多了,看啥都不稀奇。




从外来说,喜剧的空间正越缩越小。


还是那个老问题,赵本山为什么能成功?


因为他讽刺社会,甩包袱搞笑,但从来不教育观众!


他知道,春晚小品最大的主题就是快乐!




" 你那个作品教育不了人,我们 365天了都在这个教育的过程中走过,就这一晚上你还教育他有用吗,就让他快乐起来,快乐就是主题。"




反观现在的春晚小品,审查得越来越严,目的性越来越强!


观众想乐呵地看个节目,他乌泱泱给你甩一堆大道理:催婚、催生、催回家陪父母、催大学生创业 ......




道理谁不懂?谁不想过好日子?那不是没办法嘛!


大过年的,非要给人灌输正能量、大道理,又不给大家提供解决办法,一句话概括——脱离生活,瞎整!




所以说,春晚的收视率越来越低,不是没道理的。


喜剧人与 " 快乐 " 的距离越来越远,也跟观众的距离越来越远," 喜剧大师 " 的断代,更是意料之内、情理之中。


免责声明:本网转载的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本网并未独立核实其内容真实性,文章也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文章有侵权问题,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联系邮箱:news@cacnews.ca

64

最新评论

旗下公众号

关注获得及时、准确、全方位的新闻消息

Copyright © 2012-2020 CACnews.ca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