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pify analytics ecommerce
tracking
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加拿大新闻网

加拿大新闻网 首页 娱乐 查看内容

奥斯卡导演诺兰的大哥,竟然是一名杀手,曾经化名奥本海默

加新网CACnews.ca| 2024-3-31 11:11 |来自: 魁北客传媒

他在最佳导演的获奖感言中,特别感谢了弟弟乔纳森,作为他多年的御用编剧,弟弟不仅一手打造了蝙蝠侠黑暗骑士系列的剧本,还写出了《西部世界》,《疑犯追踪》等大热美剧,是好莱坞炙手可热的一代才子。

诺兰与弟弟乔纳森

诺兰两兄弟不管是颜值,才华,还有名气都三重在线,妥妥的人生赢家,堪称父母培养孩子的天花板。

但是很少有人知道的是,其实诺兰家其实是三兄弟,上面还有一个哥哥马修,相比两个弟弟在事业上很行,这个大哥干的活则很“刑”:

左一是诺兰的大哥

他是一个拿钱办事的职业杀手,不仅是被国际刑警跨国通缉数年,还在落网后试图越狱。

这些个彪悍的操作,炸裂的人生履历,属于蝙蝠侠看了都摇头,小丑听说了都要跟他拜把子的程度。

让人不得不怀疑,诺兰兄弟是不是参考了大哥的亲身经历,才把电影里的反派刻画得个个有血有肉,入木三分。

可是当我们一路深挖诺兰大哥的犯罪事迹,却越看越觉得画风好像有点不搭,比起蝙蝠侠系列那种阴郁沉重的犯罪片,大哥的故事更适合由另一对科恩兄弟档,来拍成一部黑色喜剧片。

说白了就是,诺大哥本来是想成为那个大杀四方的癫狂小丑,但是却在自己一系列神操作下,成了……字面上的小丑。

下面就让我们来讲讲这个,诺兰家杀手大哥的故事。事情还要从2005年的哥斯达黎加说起。

我们在拉丁歌王瑞奇马丁那期节目中也说过,这个美丽的加勒比岛国不仅风景如画,堪比美国后花园,还因为政府的腐败,黑帮毒贩横行,而成为了一个法外之地。

在这儿,有钱可以为所欲为,不管是枪支毒品,还是少男少女,都明码实价,供富豪们随意挑选,而几乎毫无监管的金融业,更是让这里变成了一个全球知名的洗钱胜地,遍地都是全球大佬们注册的空壳公司,每天都有千万甚至是上亿的现金流进流出,夜夜笙歌,纸醉金迷,堪比蝙蝠侠老家哥谭市照进了现实。

而这里头就有一个名叫Bob Breska的佛罗里达富豪。

他明面上是一个专营进出口的珠宝商人,但是其实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黑帮大佬,早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就因为走私毒品和枪械在监狱里几进几出,还因为在一起火拼中擦枪走火打死了人,而被判入狱六年。

三年后,获得假释资格的他干脆就离开了美国,用之前刀头舔血攒下的家底,去哥斯达黎加当起了土财主,当然,他也暗地里,通过买进卖出珠宝为幌子,继续干着走私的买卖,还在当地找了一个选美小姐当自己的二房小妾。

一看这个小妾的那“胸器”,就知道全身上下,肯定是少不了科技与狠活,而她在傍上Bob这个大佬之后,更是现出了吞金兽的原型,小到珠宝首饰,鞋子包包,大到豪车豪宅,私人飞机,甚至她身体里填充假体的日常维护,都由这个大她三十来岁的老冤种全部承担。

这么一番折腾,哪怕是他有万贯家财,也很快变得有些捉襟见肘,本着“苍蝇腿儿也是肉,能找补一点是一点”的想法,Bob终于联系了自己的会计师Robert Cohen,要求查账。

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居然有七百万美元在转来转去的反复倒手中不翼而飞,而且还不是一次性蒸发,而是在过去四五年的时间里,如蚂蚁搬家一般,一点点消失掉的,如果不是这次Bob为了讨好小妾而彻查账本,可能还会一直被蒙在鼓里。

Bob自然是找到会计师Robert兴师问罪,但是对方明显是早有准备,一脚把皮球踢向了一个黑白通吃的当地律师,说钱是放在他那边放贷投资去了。

而当Bob一路过去兴师问罪时,却遭遇到了当头一棒,那人居然在几个月前死了!

根据哥斯达黎加警方给出的验尸报告,他是死于药物过量和酒精中毒,最后定性为自杀,不过介于当地警察向来都是拿钱办事,Bob怀疑这里头肯定藏着猫腻,要么是有人图财害命,杀人灭口,要么就是他金蝉脱壳,卷款假死。

而律师的家属则脖子一梗:钱?啥钱?我们可不知道!他死后第三天就送去火化了,要不我把骨灰罐给你抱过来,你去跟他亲口问问?

无奈之下,Bob又只能回过头来找会计师,结果还是被对方是油盐不进,要钱没有:大哥!你这可是洗钱的黑道生意啊!别说是问钱的流动去向了,就连发票我都是不敢开一张的,你让我上哪去给你找这七百万去?

可这笔钱又不是什么小数目,小妾那边的枕头风又吹得急,于是Bob当年的黑帮大佬本色显现出来了,不说是吧?我有的是办法能让你把钱给吐出来!

由于这时他已经年过六旬,不当大哥已经好多年,亲自上手实操可能性不大,于是他决定花钱找人来干这个脏活。

联系了好几个当地收债公司,一听会计师Robert也是个美国人,都没黑帮敢接这活,要知道,他们平日里再是横行乡里,那也是耗子扛枪窝里横,得罪了整个哥斯达黎加的金主爸爸美国,这可是真的会被连锅端的。

看来只能魔法打败魔法,找个美国人来干这事了。

于是Bob联系上了他之前的那些本土人脉,发出了黑道招聘广告。

结果没过多久,还真的有个一头金发,风度翩翩的年轻人过来应聘,他就是我们先前提到的诺兰家大哥,马修。

尽管这时候,诺导已经在好莱坞小有名气,拿到了人生的第一次奥斯卡提名,但是完全不关心电影的Bob是明显对诺兰这个姓氏没啥感觉,他只关心这人够不够心狠手辣,能不能把自己的钱给追回来。

而对方也信心十足,侃侃而谈,他说自己父亲是英国贵族,母亲是美国人,从小就会多国语言,还在英国特种部队受训多年,精通各种枪械以及擒拿格斗。而且他还能文能武,是个电脑黑客,上到政府机构的机密文件,下到开给小三的银行小金库流水,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他拿不到。

他退役后受聘于多家国际安保公司,参与了数十次人质解救和反恐行动,成功率百分之百。

这一通海吹下来,让见多识广的大佬Bob,觉得自己眼前坐的活脱脱就是个邦德,让他给自己讨账,简直就是妥妥的杀鸡用牛刀,大材小用啊!

可能也看出来了他的疑虑,对方自信的微微一笑,我本来也是金盆洗手不干这行了,这不也是刚好手头有点紧,才勉为其难的出山再干一票。如果你觉得太贵,我也可以介绍我徒弟给你,他收费倒是便宜,不过俺们这一行都是讲就个一击必胜,所以……你懂的。

一听这话,Bob马上表示,懂懂懂,我都懂!不就是钱嘛!只要你把我的账要回来,什么都好说。

一番讨价还价,两人最后敲定,整个事情佣金高达三百万,预付六十万定金,一旦那七百万进入到Bob的账上,他就会结清剩下的尾款。

马修一开始是想要把会计师骗到美国来,利用主场优势逼他就范,结果对方警惕性很高,死活不上套,于是他只好启用B计划,于2005年3月,只身前往哥斯达黎加。

他的这次跨国行动,从一开始就从专业中透着点不靠谱。

专业在于,他好歹知道干这样的活,得给自己整个假身份,完事后才能避开警方追查,但是不靠谱的地方是,他用的假护照上面的名字是:马修·奥本海默 !

他给自己起这个假名,倒不是跟弟弟多年后拍的电影产生了量子纠缠,而单纯是因为奥本海默家族本身非常有钱有权势,是全球钻石巨头戴比尔斯公司的大股东,雇他讨债的Bob平日里也是以珠宝商人自居,他假扮奥本海默家的年轻继承人,能让两人的接触交往更有了几分可信度。

可是坏就坏在,这个姓氏放在现在是全球闻名,而在当年也可谓是妇孺皆知,稍微有点儿历史常识的人,都会下意识的多看他两眼,总觉得他下一把是不是就会从公文包里摸出个红色大按钮……

本来搞个假身份是为了低调行事,结果这下可好,他才入住圣荷塞的豪华酒店没几天,半个城的人都知道这儿来了个奥本海默,过来推销的,求职的,或者就是单纯想看看他长啥样的,把酒店大堂挤了个水泄不通。

这样的众目睽睽让马修举步维艰,于是他只能再次修改了行动计划,他先是去当地车行租了辆白色丰田箱型车,然后又花钱雇了个名叫阿隆索的年轻人来当自己的司机和助手。

这个人原本是马修下榻酒店的一个门房,因为能能说会道、头脑聪明而被他招入麾下,不过这人也有当地年轻人普遍都有的“中看不中用”,以及祖传的不靠谱,这个我们之后细说。

虽说这个租来的车和助手,都堪比蝙蝠侠和罗宾的低配版,但是目标会计师还是如愿以偿的上钩了,马修对他说,自己有一笔一千三百万的钱想要转入哥斯达黎加的账户进行避税,会计师不疑有他,很快就给出了一系列的跨国转账的方案。

在之后的几天里,两人一起游山玩水,吃喝玩乐,会计师对这个谈吐不俗且出手阔绰的富二代深信不疑,可是两人的话题一旦涉及到那消失的七百万美元,会计师就会非常谨慎,缄口不谈。软的不行,那就只能来硬的了。

又等了快一个礼拜,眼见着奥本海默的热度已经下去,马修便以银行开户为理由,将会计师给约了出来,待两人走到一处偏僻的巷子,他便突然下手,将会计师打晕,塞进了同伙阿隆索开的那辆白色丰田,将他拉到了一处海边小屋囚禁了起来。

而当天下午,马修便以老婆在美国突发疾病为由,从酒店退房离开。

不过根据海关提供的信息,他并没有回到家中,而是降落在了休斯敦,然后又马不停蹄地一路飞往法国巴黎,之后又去了趟纽约和迈阿密,最后回到了哥斯达黎加,整个过程历时三天。

为啥他要在这极短的时间里,把美国和欧洲都跑了一圈呢?

根据哥斯达黎加警方的说法,他是去找那笔钱去了,他一边吩咐同伙阿隆索对会计师严刑拷打,一边通过他给出的线索,去那些各家银行追踪资金的流向,但是也不知道到底是会计师屈打成招,胡诌了一堆信息,还是转账过程中真的出了别的纰漏,有其他人半路截胡,反正马修折腾了大半个地球,最后是一无所获,一分钱都没找回来。

而那之后发生了什么,又有两种截然不同的说法,根据阿隆索的交代,发现上当受骗后的马修,气急败坏,两眼通红,他在走进那间囚禁会计师的小屋后就吩咐同伙去门口放风,随后就是里面伴随着惨叫的一通乒乒乓乓,当阿隆索在此进去的时候,发现会计师已经血肉模糊,没有了气息。

但是之后马修的律师却说,阿隆索就是出手没轻没重,急于向老板邀功的二愣子,也不顾马修在电话里吩咐他“口头威胁为主,身体碰撞为辅”了,直接上手就开打,再加上会计师本来就有心脏病,还不到两天,就全身抽搐,昏迷不醒,于是马修赶紧飞回来善后,但是却也已经无力回天。

但是无论是哪种说法,结果都是会计师在被二人绑架后一命呜呼,而最要命的是,他到死也没说出那七百万美元去哪儿了。

这就比较尴尬了,因为之前马修和Bob签订的可是300万美元,保证能收着钱的全包合同。他又是搞假护照,又是住豪华酒店,还美国欧洲飞来飞去,早就把那些个定金花了个七七八八,现在会计师一死,那剩下的大头佣金眼看就要打了水漂,这让他怎能不急?

于是他先是和阿隆索一起,就近找了一个香蕉种植园,把会计师的尸体给挖坑埋了,然后他以要回美国处理后续事宜为由,直接跑路,不仅没有跟阿隆索结账,甚至连租那辆白色丰田也没来得及退回车行。

说好了的一起赚大钱就这样没了下文,不过心很大的阿隆索也没太在意,甚至还为白得了一辆车而沾沾自喜,每天就开着这辆绑过人、抛过尸的车子跑起了黑出租,还因为超速被雷达摄像头拍到,而连吃两张罚单。

而他也没有去交罚款,因为他觉着,这车谁租的谁交钱,关我啥事?结果事情坏就坏在这两张逾期不交的罚单上。

一个多月后,因为拖欠罚单,这辆车被拖走后退回了车行,司机阿隆索也因为和租车登记信息不符,怀疑偷车而被逮捕。

而车行在进行例行清洁时,在车子后备箱里发现了大量黑色的污渍,还发出阵阵恶臭,于是赶紧报警。

这下严刑逼供的一方成了警察,而阿隆索很快就招认了,并带着警察去种植园挖出了会计师的尸体,而此时,距离他被报告失踪,已经过去了快四个月。

只能说,当地警方眼里,开超速罚单的优先级,要远远高于绑架杀人案。

而且警察很快发现,这个同伙不仅是道德底线低到没谱,智商也是聊胜于无:他除了知道马修是酒店的一个客人,来自著名的奥本海默家族之外,对别的一无所知,就连为啥要绑架会计师,到底要从他那儿取得什么信息,都说不清楚,更别提知道谁是马修的上家了。

会计师的家人倒是提供了他在失踪前写下的一本日记,上面非常明确的点出:如果我出了什么意外,那么肯定跟珠宝商Bob有关。

而当警察找到Bob,他是一问三不知,坚决不承认自己跟会计师的死有关,更否认他花钱雇人来暴力催债。

不过警察却从他的通话记录中发现了点蛛丝马迹,在会计师失踪后,有一个注册地点在英国的电话号码频繁跟他进行联系,而一路追查下去,号码的所有人正是诺兰三兄弟的父亲。

在把照片拿给阿隆索进行辨认后,警方最终认定马修奥本海默就是马修诺兰,而这时,距离会计师遇害已经过去了快一年,而马修拥有美国和英国双重国籍,早就不知道消失在了世界的哪一个角落。于是他们只能向国际刑警申请有关马修的红色通缉令。

也不知道到底是因为这个事情看起来,实在像是一起分赃不匀导致的黑吃黑,还是哥斯达黎加真的就是一个三不管的法外之地,国际刑警组织磨磨蹭蹭了一年多,才终于发出了通缉令,并且要求美国FBI协助进行调查。

进度条到了这儿,是不是感觉马上要来一场激动人心的《亡命天涯》了?No!

FBI并没有花太大功夫,就找到了和老婆孩子住在芝加哥郊区的马修,他甚至都没有更名改姓,而是像没事人一样继续每天的普通生活。

如此嚣张的逃亡态度,让FBI一时间拿不定主意到底该不该抓他:瞅着这人好像是在下一盘大棋啊!搞不好他背后还有更大的大佬,是个深藏不露的双面间谍!

于是在层层上报之后,FBI决定先按兵不动,把他密切监视起来,先看看他葫芦里卖的到底是啥药再说。

经过一番调查后,FBI发现,马修看上去日子过的云淡风轻,岁月静好,其实私下里却是忙得一批,不仅是和多个黑客和私人侦探频频联系,自己也多次往返欧洲,主要目标还是调查各家银行和投资公司。

搞半天,他这些年依然还在给Bob追讨那七百万美元,这个敬业程度和永不言败的精神,简直如同他弟弟诺导影片里的男主角附体。

当然,更大的一层原因可能是,他如果不把钱追回来,就拿不到那剩余的二百多万尾款,这笔钱对于他这个多年来没个正经工作,还有老婆孩子,房贷车贷的人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

一看这架势,FBI彻底不急了,那就还是先还是盯着吧,万一真能让他把钱给找着呢?而哥斯达黎加那边也就更不急了,美国爸爸这边办事俺们敢催么?不敢嘛!

他们干脆把那个从犯阿隆索给重判了三十年,先堵住死者家属的嘴再说。

而甲方爸爸Bob似乎也不是很着急,因为随着消费降级,他的小妾已经跟人跑了,少了这个用钱大头,他也不那么迫切的要追回这笔钱了。

于是几方就这么达成了一个微妙的平衡,如同台下的观众,就那么静静地看着马修在台上忙活。

直到2008年,又有一方势力的介入,终止了这场表演。这回来的是芝加哥警察局,原因是他们收到了好几起报案,有个自称是大导演诺兰哥哥的人,各种坑蒙拐骗,以可以让商家在正在拍摄的蝙蝠侠大片中植入软广告为名,收取了大量钱财之后跑路,甚至还对外开出一万美元的高价,说可以让人试驾电影里那款炫酷的蝙蝠车三十分钟,体验一下当超级英雄的快感。

可是当对方真的被他忽悠交了钱之后,别说是蝙蝠车了,就连三轮车都见不着一辆。

他还将当年会计师帮他在哥斯达黎加办理的银行账户和空壳公司,都废物利用了起来,开出空头支票,利用两国银行在兑换上面的时间差,疯狂套现了近二十万美元。

这个操作,也终于引起了金融犯罪调查科的注意,一路追查,发现他不仅真的是诺兰导演的哥哥,而且还是个跨国通缉犯,此时正处于FBI的严密监控下。

可是对于要不要抓他,双方又起了争执,FBI坚持认为要放长线钓大鱼,引出他背后的国际犯罪组织真正大佬,但是芝加哥警局却觉得,马修就是个满嘴跑火车的大骗子,根本就不可能有啥幕后推手。

就在两边僵持不下时,突然传来了一个天雷滚滚的消息:马修居然申请破产了!

在他的申请文件中称,他们夫妻二人欠债高达两百二十五万,其中包括十万块的信用卡卡债,而全家的收入,只有老婆当代课老师,每月400美元的收入。

给人追债最后反而把自己给追破产了,如此炸裂的操作,实在算得上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这下轮到芝加哥警局嘚瑟了:我就说这人是个大忽悠嘛,你们还不信!

面对这样拉低犯罪界智商平均值的人物,FBI也忍不住摇头:算了算了,收网吧!

而芝加哥警方到这时候还不忘秀一波操作:收啥网啊,就以他那欠费的双商,俺们不动,他自己都能往里钻!

结果还真的如他们所料,他们在马修和老婆破产签字那天守在了法院门口,一抓一个准。

被捕后,警方向他提出了包括金融诈骗,非法使用假身份等多项指控,同时,哥斯达黎加警方也对他提出了绑架和谋杀罪名的引渡要求。

而且法庭以他潜逃风险巨大为理由,两次拒绝了他的假释申请,将他收监在了一所高等戒备的监狱中等待开庭。

根据他律师后来在法庭上说,马修在这段关押期间,陷入了一种歇斯底里和无比惶恐的精神状态,他要律师无论如何要想办法阻止引渡程序,因为他觉得自己一旦踏上哥斯达黎加的土地,就肯定是有去无回。

他甚至要律师联系自己的两个名人弟弟,要他们通过自己的影响力来施加舆论压力。但是不管是导演二弟还是编剧三弟,都对他的请求不予回应。

马修琢磨着,这事还得靠自己啊!于是在他入狱三周后,展开了一次被报道称作:山寨版蝙蝠侠风格的越狱尝试。

由于操作根本不存在任何复制的价值和可能性,于是监狱方面后来非常大方的向公众公开了马修的越狱工具:一根九米长,用床单搓成的绳子,一个从圆珠笔上拆下来的金属笔帽,在地板上打磨后,做成了一个开锁工具,以及藏在一块肥皂里,长度约为一厘米的刀片残片。

监狱方面猜测他的计划可能是,先用那个小工具打开门锁,然后用绳子如同蝙蝠侠一般从天而降,一番打斗后,用刀片挟持狱卒离开……

但是其实他连第一步都没完成就被同牢房的狱友给举报了,狱友的理由是:我看他在那瞎捣鼓都觉得太特么丢人了,密室逃脱都比他有技术含量,跟这种智障关在一起,都降低了我的江湖身价!所以我给举报给监狱,把他给弄走了。

能同时让黑白两道都如此鄙视,马修的智商和动手能力都同创新低。

而这次胎死腹中的越狱计划,也让他喜提十八个月的刑期,不过也是在这时,他新换的律师有如神助,居然在哥斯达黎加方面提供的引渡文件中,找到了八处疑似作假的信息,成功的将已经进行了大半的引渡流程,踩下了一脚刹车。

哥斯达黎加警方对此表示非常的委屈,这也不能怪我们啊!大家回想一下,过去这些年里,我们到底经历了多少飓风?整个岛都快被吹没了,警局文件管理上出现差错,或者是丢失都是家常便饭,实在找不着了也没办法啊!所以只能当年办案的警员凭记忆给补上了。

可能这种做法放在当地的确是司空见惯,可是放到专门以“鸡蛋里面挑骨头”为己任的美国律师眼里,简直就是送上门的大礼,于是在他的一番操作下,最终法官以“事实不明确,证据链存在缺失”为由,拒绝了哥斯达黎加提出的引渡申请,绑架杀人的指控也因此被取消。

得知这个消息的马修,可谓是悲喜交加,喜的是自己这条小命终于是保住了,但是悲从中来的是:早知道这个律师这么牛逼,那我还费那劲越狱干啥?

事实证明,这个律师真的是非常的牛,他之后再接再厉,又成功地打掉了身份造假的罪名,理由是,那个“马修奥本海默”的护照,仅在哥斯达黎加使用过,而且同样有证据缺失和造假嫌疑。

就这样,马修最后仅以几项诈骗的轻罪认罪,加上之前越狱未遂,总共才判了不到三年,而他在2010年就已经被获准假释出狱。

而那个雇佣他的富豪Bob,则完全没有被提出任何起诉,他在两年后回到美国,在佛罗里达继续他的养老生活。

整个案子里唯一受到了惩罚的就是那个同伙阿隆索,也不知道他会不会对不交那两张超速罚单,后悔得肠子都青了。

不过这个案子里还有一个谜团就是,马修已经到了申请破产,连十万块卡债都付不起的地步了,那么是谁花大价钱给他请来了后面那个牛逼的律师呢?

这个事情一直都没有定论,不过在2010年,英国泰晤士报一篇名为《蝙蝠侠,罗宾和谋杀案》的专题报道中,引用了一个匿名知情者的话,很大可能还是二弟克里斯托弗最后拉了他一把,尽管大哥之前也顶着他的名头各种招摇撞骗,坑弟没商量,但是他还是不忍心看大哥去坐牢,两个小侄儿从此没有了父亲。

不过这也应该是诺导最后一次帮他了,打那以后,他不管在什么场合,都绝口不提自己还有个哥哥,在奥斯卡奖这样的场合,也从来只感谢自己的弟弟,父母,以及妻子,看样子,兄弟二人是早已一拍两散,相忘于江湖。

直到2023年,鸿篇巨制《奥本海默》横空出世,“诺兰导演的哥哥曾经顶着奥本海默的名字犯下杀人案“的劲爆新闻再次被人提及,让人不得不感慨,虽说是“龙生九子,个个不同“,但是诺兰的这个大哥,简直就是一条蛔虫啊!

于是就有人揣测说,会不会是父母比较偏心,教育重心都放到了两个弟弟身上,而忽略了大哥。

但是根据泰晤士报采访到的几个他家的多年好友回忆,其实这个大哥才是诺兰家里最得偏爱的那个孩子,不仅是金发碧眼长相英俊,身体健康擅长运动,还从小就能说会道。

他不但讲故事的能力完爆后来成为知名编剧的三弟乔纳森,对外界事物的感知能力更是远远超过了有严重红绿色盲的二弟克里斯托弗,单论先天条件,他绝对是三个儿子中最出色的那一个。说白了就是:投胎带着GPS,而且所有的天赋点都加在了正确的位置上。

在很多相关报道中,都提到克里斯托弗诺兰对电影的热爱,开始于小时候的父母给的一架老式八毫米的胶片摄影机,但是却极少有人提到,这最开始其实是父母买给大哥马修的生日礼物,在他很快玩腻了之后随手就丢给了弟弟,结果却因此成就了一代名导。

比起那两个一直都在电影圈里混的弟弟,大哥的履历可谓是丰富多彩:他当过运动员,做过证券投资人,炒过房地产,还涉足过艺术品和科技产业,可以说是把能想到的赚钱行业都做了一遍,可是所有这些,都如同儿时的摄影梦一样,三分钟热度,转瞬即逝。

最后他凭着自己相貌堂堂和嘴皮子会忽悠,成了一个骗子,本来是想给冤大头收债做个大的,结果反而把自己玩成了那个大的。

一样的家庭,一样的教育环境,甚至是同一对父母的遗传基因,但是一个成为了阶下囚,而另两个却站在事业之巅活成了人生赢家,只能说,诺兰家的三兄弟,把“后天环境还是先天遗传谁重要”的正反两方,都给直接干沉默了。

也许也正是因为这样复杂而矛盾的人性确实存在,才会让诺兰在影片中,借管家阿福的口说:有的人并不想要符合常理的东西,他们不会被收买,不怕被威胁,不讲道理,也无法谈判。他们只想看世界毁灭。


免责声明:本网转载的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本网未独立核实其内容真实性,文章也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文章侵犯了你的权利,请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本网提供的内容,包括并不限于财经、房产类信息,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本网内容,包括并不限于健康、保健信息,亦非专业意见、医疗建议,请另行咨询专业意见。本网联系邮箱:contact@cacnews.ca

最新评论

今日推荐

重磅! "加拿大房价今年将上涨近10%" 买家强势入市;再次放款 这些有房的人可以拿 ...

加拿大 5 小时前

可怕!子弹打脸 惨遭毁容 温哥华医生大街上被枪击 竟是认错人了......

温哥华 5 小时前

库比蒂诺384平方呎老宅要价170万 经纪人:全市最便宜

地产 8 小时前

  • 48小时新闻排行
  • 7天新闻排行

今日焦点

旗下公众号

关注获得及时、准确、全方位的新闻消息

Copyright © 2012-2020 CACnews.ca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