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pify analytics ecommerce
tracking
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加拿大新闻网

加拿大新闻网 首页 新闻 美国 查看内容

夏威夷州长:拜登未来几天可能决定是否参选到底

加新网CACnews.ca| 2024-7-7 17:01 |来自: newtalk/rfi

美国民主党籍夏威夷州州长葛林(Josh Green)告诉美联社,总统拜登(JoeBiden)可能在未来几天内决定是否继续竞选连任。

美联社报导,拜登最近与民主党州长们会面,葛林是与会者之一,且葛林的家人与拜登已相识多年。葛林昨天告诉美联社,如果拜登决定退选,他相信拜登将指定副总统贺锦丽(KamalaHarris)接替自己。

此外,格林还说:“我认为总统会留在这场选战,除非他觉得无法胜选,或是他觉得必须聆听自己核心圈的声音,核心圈告诉他不应参选。”

格林指出:“如果总统觉得他无法胜任,而且确实无法适任,他将会退出。”他提及:“我们大概未来几天内就会知道,总统对这一切的反应。”

相关阅读:美国大选将直接影响全球目前三大较量

2024年6月可谓意外不断。27日星期四,美国总统拜登和前总统特朗普举行了首场电视辩论,拉开了美国大选的序幕。辩论席上的两位候选人形成了一道独特的风景:一边是受到多项司法起诉、却神态自若、侃侃而谈的特朗普;另一边则是声音嘶哑、结结巴巴、尽显老态的拜登。。。辩论结束后,民主党和支持者不免对大选前景有所担忧,随着一些媒体的呼声,民主党内部也出现要求拜登退选的诉求。

而在大洋这边,月初举行了欧洲议会选举。极右翼势力的强势崛起引发普遍震惊。特别在法国,总统马克龙出人意料地宣布解散议会,如同扔下一枚炸弹,扰乱了整个社会。。。

西方世界似乎动荡不安、充满诸多变数,传统的政治秩序正在被打破。如何评判大洋两岸的现状和未来?纽约市立大学研究生中心政治学教授夏明先生就此向我们阐述了他的看法。

法广:首先请谈谈您如何看待拜登与特朗普的首场辩论,这场辩论有着怎样的重要意义?

 夏明:是,在美国的竞选史上,这是一场比较早的辩论,拜登显然没有发挥到他的好的水平。另外,特朗普总的来说还没有突破他经常表现他的底线。第二个,当然拜登显然是让很多人失望,所以特朗普会宣称说:他赢得了这场辩论的胜利。当然大家都在检讨到底是出现了什么问题?其中当然拜登是81岁老人,川普也是78岁了,两位老人确实给美国政坛带来了某些担忧,这是很自然的。所以大家对美国的这种老人统治也都有一些非议。第二个,一个特别的时间的背景:六月份,拜登总统是特别的忙,他跑了两次欧洲,一方面有诺曼底登陆,他到法国参加了很多的活动;然后西方七国首脑会议-在意大利的高峰会-拜登在参加这个高峰会。这些欧洲的重大的主场外交,对拜登体力上来说,来回飞非常的艰难。尤其在辩论的前一周,拜登从欧洲飞回来以后-他没有参加日内瓦关于乌克兰的这一个峰会,其中就考虑到他的体能,是由副总统参加的-对于一个老人,十几个时区来回地这样穿梭,确实是非常的压力。所以拜登自己讲,那天他有点感冒,而且他还在调时差,所以他确实有一种想睡的感觉。

但是我认为还有一个因素就是:拜登在面对着特朗普的时候,有一种厌倦、甚至有一种厌恶情节,特朗普确实是精力比较充沛,而且根据《纽约时报》和CNN的最后的统计,特朗普占领的45分钟的演讲过程中,每一分钟都有一个谎言。所以拜登他就说得很清楚,他说:我不能跟一个满嘴谎言的人辩论。所以可以看到,拜登的面部表情,特朗普撒一个谎,拜登就挤一次眉,或者是挑个眉毛,或者就是张下嘴等等。我认为这两个人不是一个好的辩论的对手。因为当我们在一起辩论的时候,就像德国著名哲学家哈贝马斯所讲的、他说:我们有一个辩论的目的:一个,是我们是辩事实的真假;第二个,我们是辩我们的政策方针、或者我们的选项的对错,这是一个道德判断;然后最后的话,有很多人他不是辨真假、他也不是辨对错,他就是完全用这种狡辩、诡辩来赢得这种辩论的胜利。我认为在这场辩论中,其实特朗普没有辩事物的真假,也没有辨政策的对错。更多的话,他是在用各种的狡辩。从气势上来说,从外行人来看,他赢得了胜利。这是主要的一个问题。

为什么这场辩论非常重要?这场辩论引起了美国现在国内的广泛的讨论,尤其民主党内部也在讨论:是不是要换候选人?拜登总统应该高调的退选等等。美国的总统大选,胜利,是由拜登当总统继续连任?还是由特朗普第二次回到白宫当总统?

美国大选的最后的结局直接影响到其他的三场重要的全球目前的较量:首先是俄乌战争。如果特朗普当选,他说的很清楚,24小时他可以让俄乌停战。而所谓的俄乌停战,就是让乌克兰缴械投降,让俄国在欧洲战场获得成功。这当然对欧盟和北约过去两年来的努力都是重大的打击;如果普京在俄乌战争上获胜的话,普京会做大,普京在欧洲的这种侵略的态势会更升级。

另外一个就是阿以冲突。我们看到阿拉伯、尤其是最近哈马斯跟以色列的这些冲突,如果特朗普上来,特朗普是强烈的支持内塔尼亚胡的,基本上对阿以冲突也会继续升级,对美国在中东的政策来说,也会更多的离异阿拉伯国家等等,这点是目前拜登想采取一个缓和、一个比较温和的立场,又是一个重大的改变。

如果在美国大选发生这一系列的像多米诺骨牌变化,引发俄乌战争的不同走向,引发哈以冲突另外的走向,那么我认为,还会改变目前全球最大的一个较量,就是中国跟美国、西方目前的竞争。因为我们看到:其实在整个西方国家和在美国来看,中国是最大的挑战者,是最大的敌人。拜登在过去的三年多、将近四年的总统整个运作过程中,其实在构建西方国家的一个联盟,形成一个海洋带,对中国进行某一种遏制和围堵。而俄乌战争其实是强化了欧洲国家的团结,同时把欧洲国家更多的推向了美国,美国跟欧洲的关系进一步强化。所以的话我们看到:这四个重大的事件,美国大选、俄乌战争、哈以冲突,中美、中西方的竞争,全都连接在一起。这就是美国总统大选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所在)。

 第一个,我们要明白有一个战略的评估:到底哪一个总统当选会有益于整个民主、自由、和平的战略?第二个,我们要有一定的批评的眼光,就看到有许多人的话,他到底是对西方的基本价值观、对民主的基本价值观理念、对美国或者西方面临的敌人,他是什么样一个态度?他是一种妥协的、一种投降的、一种同流合污的、或者捞取各人好处的。我们大家必须要有这种批评的精神。当然他有一个同情、同理心。另外当然就有一个自醒意识,就是我们在看美国的整个的选项的时候,美国多大程度上它有它的问题?美国可以怎么样做得更好?美国在它整个目前的政治的这么一个挣扎、其实也在逐渐想突破,想升华的过程中,必须得反思美国的很多问题。当然最后,其实要有一个审美的角度,到底哪一位候选人、哪一位总统或者他们代表的政策更具有审美的一种价值?更让人发现的跟人类的基本的这些美德相吻合?这些都是我们观察美国总统辩论的一些好的参考系统。

法广:近年来,极右翼势力在欧美普遍抬头,这一趋势是什么原因所致?

夏明:是,我们看到极有势力在美国、在欧洲都现在越来越做大。最近的几个表现,当然是刚结束不久的欧洲议会选举,基本上普遍的这个右翼势力、尤其极右势力获得了比较好的收成。而像一些左翼势力、尤其像欧洲的绿党,这次受挫非常厉害。这里就非常直观的一个表现就是:这种欧洲的绿党、环保主义、和平主义的、国际主义的这次受挫,这是一个很清楚的指标。另外最近荷兰的自由党也是成为最大的党,他们在新组建的荷兰的内阁中也是起的重要作用。荷兰作为一个欧洲的长期支持和坚持自由主义的国家,而且包括在各种福利政策方面都走得比较远的一个国家,出现政治上的一些分裂,当然这是一个重要的我们的观察点。在法国,马克龙总统,他是一个中间派的、中偏一点右的,但是现在呢,极右翼势力反而给他施加很大的压力。无论在欧洲议会选举,马克龙的政党也都没有取得那么好的成绩,他解散了议会,法国7月7号星期日进行议会的选举,要决定谁来担任总理。法国极右的政党可能会成为最大党,可能会有组阁权等等。

在美国,以特朗普为首的,尤其是以福音派为推手的,或者你叫特朗普主义也好,或者特朗普支持者拥抱的基督教民族主义者也好,我们都看到一个极右翼势力的急剧上升。

我们在看这个左右的划分的时候,我想提出一点大家分析的框架:传统基本上是会把政治势力分成左、中、右的,尤其是二战前后,尤其是整个20世纪,我们在把自由、民主、市场体制为中介,把它看成是一个比较理性化的、一个走中道的政体。如果是支持自由、市场和民主体制的,基本上我们都可以把它看成是一个自由民主势力。它有左右两个挑战者。右边,主要是以法西斯、还有纳粹主义、还有像日本的军国主义等等,这些是一种右翼的挑战;而左边的挑战,是共产主义的,像以苏联为首的,最后有中国、还有古巴、越南,还有整个东欧。所以共产主义集权体制的挑战是极左的。这样的话,我们就会把左、中、右联系在不同的三个阶级的趋向上:自由、民主、市场的体制,是以中产阶级为主体的、兼顾两头;而右翼基本上是以上层寡头的利益为考量,可能会兼顾到要么是中产阶级、要么就是说寡头,就像德国的纳粹主义一样,动员底层的民众,用民粹主义来强化极右势力;从左的上面来说,我们当然都认为“左”,主要是立足于民众或者是底层民众的利益,可能会给中产阶级形成某些联盟。但是它的打击的对象主要是上层的寡头。这样的话就有更强烈的底层的、或者社会主义的、或者是民粹主义的色彩,这是一个传统的划分。

但是今天我们新的划分,必须得有更多的考量。这样我们才能够把政治势力看得非常清楚。从整个政治的空间轴来看,就有个人跟集体的差异,有的人是更偏向个人权利,有的人更多是偏向集体的福利,集体的利益。另外就是市场跟国家的两级,有的人认为:国家应该占领制高点;有的人认为:市场应该成为资源配置和影响社会的这么一个主导的机制;另外有的人认为:民族主义应该为本,有的人认为国际主义、全球主义应该重视;另外有的人就认为:我们应该维护现在的既得利益,这就更保守的;有的人就认为:我们现在已经有足够的发展,已经有足够的财富,我们应该赋权弱势的群体。因为既得利益的权利的体制包括以男性、或者以白人男性、或者以富人男性为主的,当然必须得向女权进行倾斜,让女性能够得到赋权。同样的其他的弱势群体,包括像残疾人、儿童、老人,还有像同性恋、变性整个群体。。。另外,还有世界上的这些难民群体等等。这就是一个赋权弱势群体。

当然从时间轴来说,有的人认为现状最好,那么我们就维持现状;但是有的人认为过去更好,像特朗普,他就认为50年代和以前的美国是最好的;所以他想把美国推向过去。包括习近平也是认为过去有的反而更好。有的人是要推动进步。所以我认为:我们在进行这个大的划分的时候,就很难进行简单的左、中、右了。我们看到一个多元的立体的空间,我们每个人、每个政治利益在里边,就像一个漂浮的粒子一样,在空间里面取得一个相对的位置。所以我们对左、中、右很难进行一个简单的划分。我们不能进入到一个非此即彼的二元的这种思维,我们应该有更复杂的、而不是简单地贴标签的理解。

为什么现在相对来说右翼在上升,左翼处于一个比较的守势地位?这主要是有几个问题影响的:我这边是从发达国家的角度、从西方来看的,当然是跟经济危机、零八金融风暴有关。使得西方国家出现了很多的经济大的变化,贫穷等等,变成政府的债务危机。而零八金融风暴整个带来的影响和它的问题还没有消失,很快我们又进入大疫情。大疫情又使得很多零八金融风暴暴露的问题更加恶化,再加上在整个大疫情和金融危机在深化的时候,全球气候变迁又变得非常的紧迫。所以这些给我们感觉到,在面临着高科技的发展,尤其是人工智能的引入,大家有一种强烈的不安全感。而从发达国家的居民来说,一方面,是资本的自由化、资本在外迁;另一方面,因为有全球化,边界也在松动。难民也在涌入。而难民的涌入,很重要的原因跟气候变迁是有极大的关系的。那么也跟大疫情带来的全球的这种贫困也有关系。所以对于本土的、发达国家的居民来说,当然他们就是要强化边界控制、反对难民。因为现在涌入的难民跟发达国家的居民在宗教上来说,都不是同质的,都是异质的。大量的都是亚洲、非洲和中东的难民,尤其是带来了伊斯兰教的影响。这就是为什么以基督教、或者以本土主义为中心、尤其反对难民,反对伊斯兰教,这就变成了在发达国家受大家欢迎的这些政治口号,恐怕这是一个直接的原因。而在这个直接的原因中,许多的国家,因为它陷入到各种它的困难,它没办法在教育、在基础设施、尤其是在医疗设施上,有足够的资金投入,帮助新移民快速地转变成本土的、能够具有生产能力的生产者,同样地能够帮助这个国家维持整个医疗、或者是基础体系。因为这些发达国家目前也都面临困难。所以以这样的话,矛盾冲突就在加剧。基本上恐怕是这些原因造成了右翼势力的、极端的政见受大家追捧,而左翼许多的比较乐观的、比较开放的、比较利他的这些政策,目前就难以得到实施,我想这是一个主要的原因。

法广:在今年底的美国总统大选中,如果特朗普成功上台,对美国、以及整个国际局势将意味着什么?

夏明:是,首先我们看看特朗普有没有可能上台?从目前的民调来看,特朗普是在拜登前面的。这里边有很多的原因,因为拜登,无论从他的年纪、和在遇到的某些政治上的挑战,当然现在对他来说,最大的政策挑战就是在阿以冲突,他在处理哈马斯对以色列的袭击过程中,对许多人来说,他支持以色列还支持的不够;对阿拉伯、对哈马斯这边,还有一些太多的同情,或者有一些让步。所以就对他施加很多的压力。尤其我知道在美国,掌握钱财的对拜登这些施加压力就很大。

但是另一方面,美国现在社会的一个急剧的变化就在于:年轻人、进步主义立场是非常的超前,而年轻的学生里边,阿拉伯学生-或者说穆斯林学生-比例在增加。所以在目前的情况下,对阿拉伯学生、或者是穆斯林学生又掀起了一个-尤其是以大学为中心的-这么一个社会运动。他们又显得跟拜登总统的立场又在离异。尤其这个人群在几个关键的州,都起了一个决定性的作用,有一种一两拨千金的效果。所以对拜登总统来说,当然他就遇到了很多的问题。

但是我们要问的就是:第一,美国人-如果我们不是相信特朗普说的:2020年,他是被别人把他的胜利果实给偷走的话-,如果我们不相信这个阴谋论,那我们就会问一个问题:如果美国大量的动员、在2020年把特朗普完全给放弃掉了,特朗普失败了,那么今天的美国人是不是还愿意把一个失败的(人)再重新送回白宫?而这个失败的人,他在失败的四年,是不是表现得更好?更能赢得美国人的支持?我认为他不是表现得更好,而且他已经在纽约的法庭上被定罪。已经有三十多项的指控把他定罪。在这样的情况下,对于美国来说,特朗普还面临着联邦、州、和市一级的多项的法律的起诉。所以美国人愿不愿意把他给送回去?这是可以值得一问。另外一个,因为美国总统大选不仅涉及到总统,还涉及到整个高等法院,还涉及到整个议会。美国人现在可以看到-尤其在涉及到女性堕胎的权利-,对于女性来说,她们的自由、对身体控制的自由,现在被最高法院完全废除了。就是罗诉韦德(Roev.Wade)这么一个给美国女性有自由选择的权利,各州来自行裁决。所以很多州就把堕胎变成了完全是非法了。所以美国的女性在这一次,她们是不是愿意完全让特朗普的堕胎的政策成为全美的禁令?同时如果特朗普再担任四年总统,也就是美国最高大法院,现在就是九名大法官,里面有六个都是右翼的,也就是说美国的最高大法院可能会百分之百的,最后在未来的四年中都可能变成右翼。所以我相信:美国人基本上还不是愿意由一党、尤其不愿意由特朗普完全的主宰一切的政治发展,尤其特朗普说的很清楚,他一上台第一天,他就成为独裁者,就要对非法移民进行大规模的遣返。对非法移民进行遣返,对合法移民也是威胁;第二,他说他要进行报复,对过去他认为整了他的这些联邦政府的、司法机构的、还有新闻界的等等,包括他在这次总统大选辩论中,他说拜登就是一个罪犯。所以如果以他这样的报复心理的话,美国的民主会受到伤害,而美国的普通的老百姓也会感到威胁,尤其是他任命的最高大法院的法官、司法裁决中裁定,美国总统豁免权到底是什么样的?给的裁决是美国总统在政治上、在他任职期间,有全面的豁免权,绝对的豁免权。这里面就形成个问题:如果美国总统在任职期间,有绝对的豁免权的话,也就是说,现在拜登就可以用很大的权力把候选人特朗普给搞下去。但是拜登认为:美国总统不能有绝对的豁免权,美国是一个民主国家,总统制必须要受到议会和司法的其他的两权的遏制。所以你可以看到:美国其实选举,还是涉及到美国总统制在民主体系中的走向。我不认为美国人民会把自己的一个民主体制放弃,当然如果民主就是叫民主是自作自受,有时老百姓会犯错误,就像德国会把希特勒选上德国的总理,最后成为德国的元首,把德国带入到黑暗,带入到灾难中。那么我们就要问:这种事情有没有可能发生?当然有可能。发生了,对美国意味着什么?美国,当然了我们有市一级的、州一级的保护,所以我们有联邦主义。另外美国还有各种其他的自由。所以我们作为个人的话,应该有能够进行自我保护的各种能力。

但是对整个国际形势,如果特朗普上台的话,基本上乌克兰就完全会被击败,美国是不可能给乌克兰有任何的军援了。俄罗斯做大。俄罗斯做大,我认为欧洲会陷入非常大的生存性的危机。俄罗斯做大,不仅是欧洲陷入危机,而且因为我们现在看到,普京跟金正恩、跟习近平是合作不封顶,那么我认为如果普京做大的话,习近平的腰杆会更硬,金正恩就会更加放肆。所以对整个欧亚的格局来说,尤其对南韩、或者对台湾、南海等等的局势来说,都恐怕是非常的危急的。整个国际局势可能会变得更动荡,但是更动荡的总体方式,会像以欧亚主义崛起,以自由主义、民主体系不断地面临着衰败,这恐怕是最大的一个危机。
 

 

 

 


 

免责声明:本网转载的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本网未独立核实其内容真实性,文章也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文章侵犯了你的权利,请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本网提供的内容,包括并不限于财经、房产类信息,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本网内容,包括并不限于健康、保健信息,亦非专业意见、医疗建议,请另行咨询专业意见。本网联系邮箱:contact@cacnews.ca

最新评论

今日推荐

“世界最小监狱”在这裡 仅2间牢房 最著名囚犯竟是他

国际 昨天 10:34

  • 48小时新闻排行
  • 7天新闻排行

今日焦点

旗下公众号

关注获得及时、准确、全方位的新闻消息

Copyright © 2012-2020 CACnews.ca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