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pify analytics ecommerce
tracking
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加拿大新闻网

加拿大新闻网 首页 新闻 国际 查看内容

金融时报:《中欧全面投资协定》背后的博弈

加新网CACnews.ca| 2021-1-1 17:08 |来自: FT中文网 分享新闻:

在11月15日东盟十国与中日韩澳新五国签署RCEP,也就是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之时,我们就坚定相信中欧全面投资协定(CAI)将在年底前签署。实际上,身兼欧盟轮值主席的德国总理默克尔原计划在今年9月举行的27个欧盟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及中国领导人参加的中欧峰会上签署中欧投资协定。因为疫情及其他原因,计划未能完成。



随后协定进展顺利,不断取得突破的消息频频传来。预计协定将在北京时间12月30日20时正式签署,这为2020年中国的全球经济贸易和投资布局画上圆满的句号,中欧双方将以更加紧密的合作迎接2021年的到来。


从2013年末开始,中国和欧盟已经就投资协定进行了7年的谈判,前几年双方基于各自利益考虑,谈判进展缓慢,也并未将投资协定作为重要事项来推进。当时,欧盟的头等大事是与美国进行《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协定》(TTIP),而中国更加重视美国和亚太市场,也期待与美国的贸易谈判可以顺利进行。


随着TTIP谈判事实上失败,以及中美贸易摩擦不断升级,中欧投资协定的谈判开始进入到快车道。单纯从经济利益考虑,中国与欧盟有大量的投资关系,达成协定是双赢:一方面中国希望进入欧盟市场以对冲与美国的摩擦,特别是通过投资收购等方式快速改善自身的技术短板,并且进入到欧洲的能源市场;另一方面,欧盟也希望能以更少限制进入到市场规模不断扩大的中国市场。


中欧投资协定虽然不涉及关税增减的问题,但与RCEP投资部分有不少相似的地方,都是以“负面清单”来处理跨境投资问题。中国已经将限制外国公司的实体列表从2019年的131个领域缩小到现在的123个。中欧投资协定消除了欧盟某些行业在中国的投资壁垒,包括新能源汽车、云计算服务、金融服务、医疗保健等。此外,中国还在市场准入、公平竞争环境和可持续发展三个方面做出了必要的实质性承诺。


当然,如此重要的双边协定不可能一帆风顺,除了中欧双方在经济利益上的竞争产生的摩擦,以及非经济因素产生的外交争执以外,美国也是中欧投资协定谈判进展的主要障碍。特朗普领导的美国鹰派政府为遏制中国的发展,试图拉拢欧洲等传统盟友,不断营造壁垒分明的冷战格局希望全方面孤立中国,这一度令中欧关系陷入僵局。


但欧盟能在中美角力和美国施压下最终决定与中国签署投资协定,说明欧洲的政治精英在经贸和投资问题上并不想跟随美国步伐以冷战思维去处理中欧关系,而是基于国家利益来进行谈判。


实际上,在2019年底RCEP协定谈判取得重大进展,并极大可能将在2020年底签署之后,欧盟就开始把中欧投资协定作为头等大事进行推进。而疫情后中国经济的表现一枝独秀,更加令欧盟感受到与中国加强贸易和投资关系的重要性,毕竟中国的崛起无法阻挡,而且因为应对疫情的差异,中国的实际GDP可能在2028年就会超越美国(按购买力平价计算的GDP早在2014年就实现了超越)。


在外交层面仍然不时发生争议的背景下,中欧投资协定谈判取得快速进展,一个很关键的原因在于欧盟对于特朗普“美国优先”政策及其遗产的担忧。


特朗普政府在2018-2019年对中国挑起贸易冲突的同时,也与欧盟就“不公平补贴”与“歧视性关税”展开贸易拉锯战。今年8月,特朗普公开宣布将继续维持此前针对欧盟输美产品的惩罚性关税不变。这就意味着自2019年10月WTO裁决美国可以就欧盟对空中巴士的“补贴”加征报复性关税的裁决以来,欧美围绕这一贸易争端进行双边协商彻底失败。


不仅如此,同样在8月,美国强力施压德国放弃北溪2号项目,转而购买价格至少高出俄罗斯输欧天然气50%的美国液化天然气。遭到拒绝后,恼羞成怒的特朗普直接下令对所有参与北溪2号项目建设的欧洲企业实施全面制裁。


除了“美国优先”的主张,特朗普不顾与欧洲的盟友关系一味打压,也是出于选举的考虑。只不过特朗普打造的硬汉形象不仅导致疫情的不断恶化,也无助于挽救选情。美国大选前的民调显示欧洲国家的民众和领导人均大比例支持拜登当选。


在拜登胜选之初,欧盟一度期盼拜登能够在跨大西洋伙伴关系上“拨乱反正”。但是拜登在竞选期间对重振美国制造业的全力承诺,并决定暂时延续特朗普的贸易遗产后,欧盟就明白双方的关系很难回到从前,美国不再是欧盟繁荣与发展的头号贸易伙伴。


2018年,美国还是中国最大的贸易合作伙伴,但到了2019年,欧盟、东盟分别成为中国第一、二位的贸易伙伴,把美国挤到了第三位。


在欧美之间就针对互联网巨头的“数字税”长期争论不休之后,欧盟在12月15日颁布限制美国互联网巨头不公平市场竞争行为的《数码市场法》与《数码服务法》,显示双方在如何引导数字产业有序发展,以及如何保障网络安全方面,依然存在难以弥合的分歧乃至对立。


尽管拜登表明要改善欧美关系,但与美国一道遏制中国并不符合欧盟自身的利益。欧盟与中国的矛盾主要集中在意识形态和外交层面,在经贸投资关系、安全问题、遏制气候变暖等方面,双方反而比较和谐。


此外,一个简单的道理是,既然美国可以和中国签署第一阶段贸易协定,与欧盟争夺在中国市场的发展机会,欧盟当然可以从自身利益出发与中国签署投资协定。协定签署后,欧洲企业将在中国享有比美国企业更优惠的投资环境,特别是在电信、金融、新能源汽车等领域获得前所未有的机会。这份协议也得到了在华欧洲企业的大力支持,因为它将取消欧洲企业与中方合作伙伴建立合资企业和技术转让的相关要求。最关键的是,中欧投资协定尽快签署可以最大程度对冲特朗普的“美国优先”政策和遗产给欧盟核心利益带来的风险。


特朗普恐怕完全没想到,在他挑起全面贸易摩擦,和欧美应对疫情失败之后,中国会和亚太,欧盟走得越来越近。美国期待盟友与中国脱钩,然而事与愿违,真正面临脱钩压力的反而是美国自己。即将上任的拜登政府需要摆脱特朗普遗产的束缚,重新思考美国的政治经贸和投资战略。


本文转载自FT中文网,仅代表原出处和原作者观点,仅供参考阅读,不代表本网态度和立场。


免责声明:本网转载的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本网并未独立核实其内容真实性,文章也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文章有侵权问题,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联系邮箱:news@cacnews.ca

相关阅读

64

最新评论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加拿大新闻网

GMT-8, 2021-1-23 11:43 , Processed in 0.023424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CACnews

© 2012-2020 CACnews.ca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