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pify analytics ecommerce
tracking
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加拿大新闻网

加拿大新闻网 首页 新闻 华人 查看内容

我为爱去新西兰却婚姻失败 38岁重返校园

加新网CACnews.ca| 2023-5-17 10:01 |来自: 自拍

我叫Tori(@不务正业的Tori),今年39岁,现在在新西兰学习兽医护理专业。32岁之前,我在国内做过很多职业,卖过房子、卖过衣服、也涉足过配电工程。但一切都在32岁那年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为了一段感情,选择奔赴新西兰生活。


在新西兰,我做过留学顾问、私人导游,尝试过很多工作,干得都不尽如人意,曾让我义无反顾的爱情,最终也离我而去,陌生国度徒留我一人。为了更好地立足,在38岁的年纪,我决定重新走进大学,用母语之外的另一种语言,进入一个一无所知的专业领域——兽医护理。


也许在很多人看来,年近40岁的女性应该有稳定的工作、稳定的婚姻、可爱的孩子,如果以这些为标准,那我的人生一定算不上成功或者圆满。好在,现在的我不再按照某一标准去定义自己的人生,这些经历让我发现最值得爱的人是自己。


我在新西兰的近照,现在的我学会了更爱自己。


我出生在河南三门峡,是家里的独生女,父母都是普通的工厂职工,工薪阶层。在父母眼里,我从小就是一个很懂事的孩子,父亲常常说我小时候很少跟他们提什么要求,也很安静,最喜欢做的事就是看书。三门峡是个小城市,不发达,教育资源也一般,但父母很重视我的教育,尤其是我父亲。


小学时期,我和爸爸的合影。


父亲是知青,他很遗憾自己没上大学,他的姐姐弟弟都受到过更好的教育,有机会留在大城市工作和生活,命运与他截然不同。很多父母都把自己未完成的心愿寄托在孩子身上,我父亲就希望我能把书读好,将来有更多机会。父亲的姐姐,也就是我姑妈,定居成都多年。在我14岁那年,她提议让我到成都读书,跟表弟一起就读成都当地比较好的一个中学。为了让我受到更好的教育,她的建议得到我爸妈的一致赞同。


初到陌生环境,对于一个还未成年的孩子来说,要克服很多问题。我听不懂四川话,不敢开口跟同学讲话,最让我难过的是成绩,尤其是英语,身边很多同学小学就开始学英语,而我读中学后才从ABCD开始学。班主任刚好是英语老师,我至今记得她第一次看到我英语成绩时,那种不屑的眼神。自己是从小地方厂矿出来的孩子,跟班里同学比起来很土,从穿戴到谈吐,再到学习成绩,都有着巨大的差距,而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把成绩提升上去。


当你集中精力去做一件事情,成功的概率就会很大,第一个学期我就把成绩赶上来了,整个初中时期,我的成绩在班上排名都是前几名。那时,我只有寒暑假才会回到三门峡,跟父母在一起生活。也许是这种成长经历,锻炼了我独立自主的性格,后来我的很多决定都是自己做主,很少跟父母商量。


我在成都读书时,在教室里和同学的合影。


读高中时,我在成都交了一些朋友,整天凑在一起玩,成绩开始下滑。2003年高考,十几分的差距让我与第一志愿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失之交臂,最终被第二志愿四川师范大学录取,学习城乡规划管理。记得报志愿时,我就很好奇这个专业究竟是干嘛的,所以一个冲动就选了,也说不上喜欢。


我和大学同学在宿舍合影,中间那个笑起来咪咪眼的就是我。


我们专业的毕业生,基本上都去房地产公做策划或销售,毕业后,我找到了一份房地产销售工作,底薪1000多块,拿到手的工资主要靠销售提成。2007年正是国内房地产开发展比较快的时候,成交量好的话,一个月能拿到好几万。但好景不长,2008年汶川地震后,房地产市场受到了很大的冲击,尤其是成都这样的震区周边城市,房子真的就卖不出去,一个月也很难有一单,慢慢地身边很多同事都离职了。


做房产销售时,我和同事合影(我是左一)。


我也不想这么耗着,因为手里有一点小积蓄,我生性爱自由,就跟当时的男朋友商量着创业。2009年年初,我们开了一家服装店,去广州、深圳进货,到成都来销售。生意做得还不错,很快从一家店后来变成了四家店。



我们当时经营的服装店,主打的商品也偏年轻时尚。


当时的男朋友想开更大的店,还想转型做餐饮,我没那么大野心,只想轻轻松松过日子。因为生意上的意见有分歧,我们渐行渐远,最后我决定不管生意了,也和男友分手了。


大概一年后,身边一个关系好的朋友创业,邀请我跟她一起做电力配电工程,我负责协调地产开发商和电力公司,工资每个月六七千块钱,每年再加上分红。赚得钱不多,之所以做这份工作,是因为工作时间没有限制,只要把项目跟进好就行,所以那几年,我过得自由又滋润。我自己对钱没什么太大概念,赚的钱都用来旅游和享受生活了,一直没有太多积蓄。


经过几年的锤炼,那时候的我穿着打扮也更成熟。


2013年,在一次聚会上,我认识了我前夫。他在一家通信公司工作,年长我十岁,离异。第一次见面后,我们互相有了好感,后来他约我出去吃饭,找的是成都比较接地气的,又确实很好吃的馆子。当时给我的感觉是,他很不一样,不像我接触的有些男士,约我吃饭会找高大上的地方,我觉得很装。最重要的是我们聊得来,都喜欢旅游,相处起来也轻松舒服。


我被他成熟稳重、会照顾人这些优点吸引。我那时已经29岁了,年近而立,身边的朋友大多都结婚了,我内心其实很期待一段稳定的感情,所以我们很快就确定了情侣关系。



我和前夫都喜欢旅游,经常相约一起旅行。


他比我年长,离异带一个女儿,对于这段感情,和大多数的父母一样,我的父母一开始也是反对的。也许是我从小独立惯了,他们习惯了我自己做主自己的事情,最后也只能放手。


我前夫年轻时到新西兰留过学,也在那里工作过一段时间,回国工作前已经拿到了永居身份。我们交往时,他常常会说自己不太喜欢国内的工作方式和工作环境,动员我和他一起到新西兰生活。毕竟是换一个新的国家生活,身边的人都劝我三思,我还是决定跟随他的脚步。


想到要去新西兰,我内心还是蛮兴奋的。我喜欢自由自在的状态,做事不会患得患失,即便在国内工作,也一直以自己的感受为先,相比于工作,我更注重生活。人这一辈子就这么短,多一点儿机会体验世界未必不是好事,至于到了新西兰以后的生活,我想只要勤劳,总会有谋生的办法。


2016年年底,我和前夫一同来到了新西兰奥克兰生活。在奥克兰,高大的建筑都集中在市中心,而我们居住的地方在郊区,像一个大农村,但这里的景色非常迷人,气候温和,蓝天草地,随处可见。每家都有自己的房子、自己的花园,无比惬意,和原本生活在城市钢筋水泥中的感觉完全不一样,我太喜欢这种与大自然亲近的生活了。


2016年到新西兰时我家花园长满了杂草,只有自己锄地改善植被。


到新西兰没多久,我们结了婚,因为配偶的关系,我也顺利拿到了新西兰永居身份。我英文不好,在生活上完全依赖前夫,没有朋友,就围着他转,但我们的经济相对独立,我要负担属于个人部分的开支。我的积蓄不多,度过了几个月的惬意时光后,内心总时不时陷入焦虑,觉得自己应该做点什么。为了恢复工作状态,我先从小活儿干起,做做留学顾问等,收入很不稳定。


2019年,我开始给国内到新西兰旅游的人做向导。我喜欢旅游,尤其热爱徒步旅行,我去过新西兰周边很多景点,打卡了世界十大潜水胜地——穷骑士岛,也乘坐古帆船到火山岛游览,蹦极、潜水、追鲨鱼、冲浪......旅行让我感受到前所未有的自由,特别享受这种人生体验。因为这个爱好,我尝试着做地接,相当于私人导游。


其实做私人导游很辛苦,要按照客户的需求去制定路线,对体力和经验是双重考验。一天收入可能有1000元人民币,不过因为淡旺季,收入也不是很稳定,夏天旺季时,随时都有人找过来,但淡季时可能三四个月都没有活。与此同时,我也尝试着做代购和电商,也给我带来一部分收入。


2021年,我花了10个小时徒步塔拉纳基山(Taranaki)登顶,山顶在夏天依然积雪。


我前夫是一个很双标的人,他既想让你经济独立,又想让你整个人很依赖他。因为我出去工作的事,我们经常会冷战。2020年8月,前夫回国,留下我一个人在新西兰。我一直在等他回来,但他说他妈妈生病,再加上疫情原因,出境困难,我们一直处于分居两国的状态。


这期间,我一直催问前夫什么时候能回到新西兰,2021 年的6月,我在网络上发现了他出轨的蛛丝马迹,感到难以置信,我直接质问他,这是不是他不愿意回到新西兰的原因,他承认了。我回想将近一年多,他推迟回新西兰找到的各种理由,才发现原来全都是借口。


我为了他来到新西兰,现在他却一个人回国,把我留在新西兰,曾经视为全部的一段感情,最终也成为了泡影。我当时觉得自己怎么这么瞎,遇到这样的人,又觉得自己怎么那么傻,当初别人劝我,为什么不听?怀疑自我、怀疑人生,我度过了人生中非常昏暗的阶段,有大半年的时间我常常失眠,内心的悲伤、气愤、苦闷无处诉说,我不敢把事情告诉父母,害怕他们担心我一个人在国外会出事。


我知道不能这样下去,能拯救的自己只有自己,我开始找朋友聊天,约朋友见面,慢慢地走出了最低谷的阶段。也许我一直是一个比较看得开的人,人生有得有失,后来我常常想,如果不是因为遇到他,我也不会来到新西兰,体验跟过去完全不一样的生活。


38岁生日时,我独自徒步新西兰最著名的汤加里罗(末日火山),在暴风雨里走了一整天。


感情里的背叛让这段婚姻走到了尽头。决定跟他分开之后,回顾到新西兰这几年,我才发现自己没有真正地融入这个国家,只愿意跟华人打交道,几年下来英文水平根本没有提升,可是以我的年龄和资历,即使回到国内,也不会有更好的职业发展前景。经过深思熟虑,我觉得自己最好的选择就是继续留在新西兰,一个人留在这里孤军奋战,就需要有独立挣钱、生活的能力。


我开始思考我能干什么,自己原来所学的专业完全融不进这里的就业环境,找不到相关的工作。在新西兰,技术工人非常吃香,木工、水泥工、建筑工人......蓝领工种工资都很高,但这些行业鲜有女性从业者。我的当务之急,就是要学到一门硬技术,靠它来吃饭,不能再像以前那样,随心所欲地工作。


当时我已经38岁了,这个年龄重新学习其实很难,想要学进去最好是找一个自己感兴趣的专业。我很喜欢动物,2017年,我养了一只宠物狗,叫Boogie,现在它成了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一个存在。在我人生低谷时,它毫无条件地陪伴我度过了无数个难熬的日夜,因为有它,一个人在家就完全不会害怕。我的世界或许还有其他丰富的东西,但Boogie的世界真的只有我。它在身体和心理上忠实地守护着我,我也想尽我所能去保护它。


同时,新西兰是一个非常关爱动物的国家,动物保护工作做得很好,在这里一只鸡都会被一个家庭视若珍宝,所以与动物相关的工作也很好就业。于是我在兽医、动物园管理、生物多样性等等专业上进行了对比,最终选择了兽医护理。这个专业偏技术类,学两年就可以拿到资质,学习时间不会过长,在我的接受范围内。新西兰是个收入贫富悬殊不大的国家,工资按照小时结算,在薪资方面,兽医护理的收入水平在每月2万人民币左右,完全能负担我个人的开支了。



我和Boogie,某种程度上讲,是它促使了我选择了兽医护理这个专业。


当我把想重新走进学校读书的决定告诉朋友时,听到了一些反对的声音,尤其是在国内的朋友。有朋友说:你知道你毕业时都要40岁了吗?我的回答是:如果我不读,我还是会到40岁,一个没有尝试去靠近梦想的40岁,一个庸碌的40岁。


经过对比,我最终选择距离家最近的奥克兰国立理工学院,如果要申请学校,首先英语要达到雅思学术类 6 分,而我当时的英语水平还远远不够。为了通过考试,我报了语言班,开始改变自己日常的习惯,去创造更多学习英语的机会。


原来健身时我只听音乐,从那时起,我就一边健身一边收听本地广播节目,或者英文演讲;我走出家门,试着用英语跟当地人交流。新西兰人很热情,每天清晨遛狗,我就和一同遛狗的外国人聊天,通过这种机会提升自己的口语能力。很顺利,我通过了英语考试。


备考英语时,我的学习资料。


我有永居身份,属于新西兰本地人,只要愿意去上学、去接受教育,就可以申请学生津贴,如果要全职读书,还可以申请无息学生贷款,政府全额支付学费,学成之后再还。两年的学费大概需要六七万人民币,我申请了助学贷款和学生津贴,顺利进入奥克兰国立理工学院学习兽医护理。


我一直以为38岁的年龄重新读书已经够罕见了,直到走进学校后才发现,我的同学,从高中毕业的学生,到60多岁的大姐,各种年龄阶段都有。新西兰的教育环境跟国内有很大不同,在这里,只要你愿意重新学习一门技术,任何年龄都可以重新走进大学,并且相对顺利地就业。


就当我满怀期待地开始一段崭新的学习旅程时,现实给了我当头一击。用母语之外的另一种语言,进入一个我一无所知的领域,简直太难了。第一次上课,我完全一脸懵,老师把这学期要学习哪些知识,学习阶段如何安排介绍给学生,我基本边听边猜,也不知道自己听明白了多少。最要命的是学术上的东西,那些单词我一个都不认识,我没在国外上过学,完全不了解整个上课体系,觉得自己很傻,就像当时转学到成都时一样,与这里格格不入。


拿着课本对着电脑,一个单词一个单词地查,这就是我一开始的学习状态。


没办法,既然开始了,就没有回头路了。我只能回家后在学校网站上找到课件,翻出来重新看看老师到底讲了些什么。解剖学、微生物学这些学科相关的单词我完全不认识,遇到不懂的,我就查字典或者用在线翻译,一个单词一个单词地啃。医学相关的单词,晦涩难懂又难记,要消化一节课的知识,我可能需要比别人多花三倍的时间。经过一年多的摸索,现在的我,看到电视或者杂志上出现的医学单词,也能认识一大半,这对我来说,已经是个巨大的进步。


除了学习还要应对很多考试。记得十几年前在国内读大学的时候,每学期到期末考试时努把力不挂科就行,而这里的考试分散在整个学年,一年里随时都有考试,并且是各种形式的。除了以前读大学时,我们常有的书面答题,更注重学生的创新能力,比如要求你以一个案例为课题,在案例的基础上做研究、写论文,像去年我们做过关于“养宠物的人士中途弃养”课题;今年做过“如何应对小狗身上的某种特殊病毒感染”课题,最后还需要总结整个研究过程,做公开演讲。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诸如手术缝合之类的实操型考试,对我这样一个最开始连课都听不明白的人来说简直是折磨。好在有了第一次,后面就会越来越熟练,在了解新西兰大学里的学习模式后,我也慢慢地在弥补自己的弱点。


我在大学里上本专业的实验课。


按照课程的要求,除了课堂学习,学生每年还要去诊所完成 240个小时的实习。240个小时其实很长,奥克兰面积不大,兽医诊所的数量有限,并且都是小规模的,一个片区只有一两家。先下手为强,开始学习没多久我就去找实习诊所。


在第一家诊所实习时,我什么都不懂,第一天工作就十分紧张,小心翼翼地主动告诉他们我英文不好,如果有什么没听懂,麻烦再跟我说一遍。也许是看出了我的不自信,当时我也确实没有掌握太多护理技能,诊所不敢放手让我做事情,实习时我基本都是站在旁边看。


我站在一旁,看诊所的兽医完成手术。


今年实习,我重新换了一家诊所,经过一年在校学习,我的状态越来越好,但很多在学校里学到的知识,实操起来还是会遇到困难。有一次我给一只要做绝育手术的小狗注射麻药,因为第一次上手操作,内心非常忐忑,压根就没找到静脉在哪儿。折腾了很久找到了,结果把针头插进去,血半天都出不来,其实还是没找好位置,最终在旁边兽医的帮助下完成了工作。不过现在,这对我来说已经是基本操作了,我越来越熟练,经常给动物接种疫苗。


受伤的小动物送到诊所,首先就是要做各种检查。


所有的兽医诊所每天最常规的手术就是绝育手术。作为兽医护理,我的日常工作从小动物进诊所大门就开始了,给它们填表,准备手术需要用的药物、机器等等,把手术室全部消毒做无菌准备,手术之前,还要给小动物注射麻醉药物,清理干净手术部位的毛发等等;手术过程中,兽医护理要做好血压、心跳的监测;做完手术,还需要给小动物处理伤口。


对热爱动物的新西兰人来说,一只鸡也是他们养的宠物,都是他们不可分割的家人。


我现在实习的这家诊所在郊外,附近有很多农场,兽医经常会出诊。医治的动物也不仅仅是猫和狗,还会见到牛、马、羊这些动物,诊所还和动物救援组织有合作,有时候救援组织会送来一些受伤的小鸟。在这里实习的时光,总有很多小插曲,比如尝试过手动给鸟喂食,又或收集一只狗的呕吐物并且进行观察,这些不一样的体验不仅没有让我觉得麻烦,反而充满了新鲜和乐趣。


作为一个热爱小动物的人,每天在诊所协助兽医治疗小动物,我的心灵也在不断被爱治愈。每一次有受伤的动物送过来,我总能捕捉到它们眼神中的害怕和无助,它们的处境和遭遇深深地牵动着我的心,这似乎也让我明白了自己这份工作的意义,去呵护这些可爱的小生命原本就充满了价值。


我和诊所医治的小猫咪合影,如果不喜欢小动物,很难把兽医护理的工作干好。


除了工作内容是我喜爱的,我和同事们相处得也很融洽。我不懂的同事们会一步一步地教我,有时候一天在诊所里学到的知识,比在学校一个月学到的都多。有一次完成手术后我正在清理,结果直接被同事拉走,说“morning tea的时间到啦,你必须停下来休息”,她给我冲好了一杯热可可,休息室的桌子上堆满了各种食物,中午又被催着去吃午饭……细节中透着的都是浓浓的人情味。


今年年底,我的学业就会结束,顺利通过考试的话,就能获得兽医护理的资质,到一家兽医诊所找到一份护理的工作。现在的我,日常生活就是学习、旅行和健身。近几年,我在新西兰认识了很多新朋友,其中有一个忘年交——一位70 多岁的老阿姨,她是英国移民,丈夫去世后,孑身一人,却依然活得很精彩。


她去过很多国家旅行,充满了人生智慧,对这个世界有她自己坚定的认知,她早早地就立好了遗嘱,会把财产全部捐给动物保护协会。接触这些和自己不同的人,常常让我觉得人生很有趣,每个人都可以选择不同的生活方式,哪一种人生都可以过得很精彩。


我最喜欢的还是徒步旅行,用双脚去感知这个世界,去看更美的风景,拥抱更自由的自己。


从国内到国外,经历了这么多,或许在外人看来,我放弃了国内的生活和事业,经历了一段失败的婚姻,但正是这些所谓“失去”丰富了我的人生,让我看到了更广阔的世界。关于世界的答案,认知不能仅仅局限在书本上。


我胆子大,喜欢冒险,喜欢尝试不同的东西。兽医护理专业也不见得是我的终点,包括新西兰也不见得是终点。有可能在某个阶段,我的人生再次变化,去到另外的地方也说不定呢。生活就是充满无限可能才有趣。现在的我,常常觉得无论生活中再发生什么事,我都能欣然接受。如果你想重新开始,无论多少岁,其实都不晚。

免责声明:本网转载的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本网未独立核实其内容真实性,文章也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文章侵犯了你的权利,请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本网提供的内容,包括并不限于财经、房产类信息,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本网内容,包括并不限于健康、保健信息,亦非专业意见、医疗建议,请另行咨询专业意见。本网联系邮箱:contact@cacnews.ca

最新评论

今日推荐

英国女子同居3周后发现男友下体是”假的” 不止她被骗

社会 4 小时前

陆媒:菲律宾反转?主动澄清南海争议 欢迎中国投资

中国 4 小时前

浙江神秘80后 捅了一个62亿的窟窿 精心策划的骗局

中国 4 小时前

过境免签游中国 外国夫妇第一次来华三观震碎:被骗了

中国 4 小时前

今日焦点

旗下公众号

关注获得及时、准确、全方位的新闻消息

Copyright © 2012-2020 CACnews.ca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