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pify analytics ecommerce
tracking
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加拿大新闻网

VANCOUVER
加拿大新闻网 首页 新闻 华人 查看内容

中国女孩美嘉:我在日本收破烂 年入1000万

加新网CACnews.ca| 2023-9-16 15:52 |来自: 最人物

64
读小学时,中国台湾女作家三毛在作文课上,这样写自己的梦想:


“有一天我长大了,希望做一个捡破烂的人......人们常常会把好东西当作垃圾丢掉,拾破烂的人最愉快的时刻就是将这些蒙尘的好东西再度发掘出来。”


三毛因为这个“没出息”的梦想被老师痛骂了一顿。


在日本的中国女孩美嘉却实现了三毛的梦想。她在日本收废品,每天乐此不疲地淘出宝贝,比如古朴典雅的日本铁壶、被塑料袋包裹住的劳力士手表、有些磨损的12块金币......


美嘉在高中时便陪妈妈开着小卡车挨家挨户敲门收废品,那时家乡的亲人和朋友都对她的行为表示不解:为什么要跑到离家乡千里迢迢的国家收废品?


美嘉不予回应,只是在24岁时拥有了自己的废品回收站,又在5年后的今天,盖了第二所回收站,如今年收入已过千万。


废品回收不仅给美嘉带来了巨大的经济收入,也让她感受到,那被遗弃的一件件废品其实记录了主人的故事。


三毛说:“拾荒的趣味,除了不劳而获这实际的欢喜之外,更吸引人的是,它永远是一份未知,在下一分钟里,能拾到的是什么好东西谁也不知道,它是一个没有终止,没有答案,也不会有结局的谜。”



距离日本东京几十公里外的大马路旁,有一块近五百平米的空场地,这里被水泥板围了起来,不同的大卡车在这里进进出出。靠着马路的那面水泥板上挂着一个大大的招牌,上面用日文写着:池田产业。这是美嘉建立的废品回收站。美嘉,出生于1994年,小学五年级跟随母亲从哈尔滨搬到了日本,24岁拥有了第一家属于自己的废品回收站。当一辆一辆卡车把废品倒入美嘉的回收站时,美嘉已经能够在一堆乱七八糟、五花八门的废品中,熟练说出每件物品的名字、价格,以及挑选出更有价值的废品。“缝纫机、马达、基板、工具箱......”“这个锁扣应该是带金的,我检验一下。”


作为废品站的主人,美嘉把自己喜欢的废品都收藏了起来,没事的时候会拿出来欣赏,或者把废品背后的故事告诉其他人,坚决不售卖。目前,在她收藏品的铁架上,有12块金币、各类日本铁壶、劳力士手表、钻戒......曾有人出价几万块回收她的收藏品,被美嘉拒绝了。这些收藏品记录了旧物主人背后悠悠的岁月,也记录了美嘉和它们难解的缘分、有趣的故事。


美嘉收到了佛像


比如有一次,搬家公司的卡车拉来了在主人家清理出来的一大堆没用的“废品”,在各式各样的主人旧物背后,美嘉翻出了一包塑料袋,里面是主人的饰品,除了珍珠、黄金项链,还有两块手表。一块就是日后放在收藏品铁架上的劳力士手表,经过专业的评估师鉴定,“这块表的残值是30万日元”(按现在的汇率是15,000元人民币。)另有一块日本当地品牌的手表,并不被卡车司机看重,但是表带和表盘都是纯黄金制成,价值很高。最后这一车的废品,美嘉按照劳力士鉴定的价格支付给了卡车司机,其他物品再贴补了五千元人民币。对废品回收的工作,美嘉评价是“和拆盲盒一样,每次都会拆到新鲜的东西,特别有意思。”


美嘉主要收的废品是金属类,卡车进废品站时,美嘉先测量车的总重量,然后每卸一种材质的废品,就重新再测量车的重量,铝、铁、黄铜......按照每种材质的单价乘以重量,算出最终价格。将总价开给司机,司机就离开了,交易十分迅捷。这类金属物品主要是单价便宜,但是量大,每公斤铁买卖中间差价是两角人民币,但是美嘉通常会攒到10吨、20吨再一起出售给出价较高的商家。


大捆电缆


美嘉最喜欢的是搬家公司的卡车,卡车送来的废品则是新奇古怪的,因为不同的主人有不同的收藏品,比如日本铁壶、铜器、画、瓷器,如果不是金属或者特别贵重的物品,卡车司机都会免费将物品送给美嘉。


日本老人通常独居。老人去世后,子女办完丧事便又匆匆回家,继续自己的生活。子女将清理老人房屋的工作全权托付给搬家公司,工人们把老人生前的物品全都整理在一起,去废品站换一个好价钱。


这些物品在老人生前被井井有条地摆放在屋里,去世后被陌生人们统统装到塑料袋里,送到废品站出售。有些磨损的项链、无法打开的手机、保存良好的画作......物品虽然不能说话,但凝聚了老人生前的故事。


日本实施垃圾分类已经超过40年,有着相当成熟且严格的垃圾分类体系。在日本如果胡乱丢弃垃圾,可能会因违反垃圾清洁投弃相关法律而被罚款,任意一边超过30cm的物品,都属于“粗大垃圾”,大部分需要付费处理。有时候,有人会偷偷摸摸地跑进来,把废品丢进回收站里,把美嘉逗得哈哈大笑。还有一位老人骑自行车带来了电脑,当美嘉说5000日元时,老人甚至以为要给美嘉这么多钱的处理费。日本严格的垃圾处理制度,为废品回收行业提供了良好的发展土壤。


1994年,美嘉出生于哈尔滨方正县,从小由姥姥姥爷抚养,在村里吃百家饭长大。或许是因为父母不在身边,美嘉养成了察言观色的习惯,总是睁着圆溜溜的大眼睛,一笑就露出甜甜的酒窝,讨众人喜欢。


小学五年级时,美嘉父母离异,妈妈改嫁到日本,把美嘉也带了过去。


美嘉称呼妈妈的新丈夫为“日本爸爸”,日本爸爸对美嘉很好,美嘉曾有心脏病,不曾骑过自行车。日本爸爸买了一辆新的自行车放在庭院里,手把手教美嘉骑行。


初去一个新的国家,对美嘉来说依然是不小的挑战。因为不同国籍,部分日本小学生常常喜欢找美嘉的麻烦。


比如当中国民营的游乐园里放置了模样不够标准的哆啦A梦,日本媒体总是抓住这类事大肆报道。美嘉的一些同学故意走到她面前说:“啊,这就是中国的哆啦A梦吗?怎么这么丑啊!”这是孩子们惯用的比较幼稚的嘲弄手段,不过却在他们之间非常具有杀伤力。另外由于语言不通、饮食习惯不同,美嘉需要适应的内容实在太多。或许因为从小就习惯了和不同的人打交道,美嘉总是保持乐观。


当她回忆起刚到日本,由于听不懂日语,午饭时间,每个人都盛好了饭菜坐在座位上,老师说如果觉得打饭太多可以上来送回来一点,美嘉没有听懂,一个人上去又盛了一大碗米饭。所有人都哈哈大笑,美嘉也一起大笑。平时和小伙伴们一起看电视,小伙伴们笑,她也笑,妈妈问她:“你听懂了吗?”美嘉摇摇头,似乎大家感到快乐,她就会快乐。


美嘉妈妈在日本的工作十分辛苦,白天在冷库穿串,晚上去料理店打工。懂事的美嘉在高中毕业后,就决定出来打工,为家里减轻负担。她尝试了各种各类的工作:在乌冬面店当服务员,刷盘子、洗碗;在超市负责清洗切割猪肉的机器刀片;在成年人玩的游戏店里收拾设备......日本的工作劳动强度大,一个人几乎要干三个人的活,且要求高,要按时按量地完成工作。之前在游戏店里,因为客人离开后,美嘉把游戏设备复归了原位,结果午饭后客人又回来了,逮着她劈头盖脸地骂了一顿。工作辛苦、薪酬微薄,美嘉在尝试了不同的工作后,决定还是回到废品这一行。在高中时,有朋友向美嘉的妈妈提议,可以买一辆小卡车,没事时去挨家挨户收废品,成本低,且回报高。妈妈照做,并且拉上美嘉陪自己收废品。起初来到住户门前,妈妈和美嘉都感到不好意思,从敲门到询问住户有没有废品。因为美嘉家住在日本农村,这些日本老人都非常欣喜年轻人来找自己聊天,很乐意地将自己的废品分拣出来,并且还会热情分享自己家种的农产品和做的咸菜。


那时,美嘉收到的废品大多为家庭闲置品,比如地毯、塑料瓶、废弃的电子产品,虽然能赚钱,但是收入不高。有一天,美嘉照常看到某个庭院里停着一辆橘色的叉车,驾轻就熟地按响门铃,询问户主这辆叉车是否还需要。住户摆摆手,直接将这辆车送给了美嘉,最后这辆旧叉车售出了一万人民币,相当于母亲当年收废品一个月的收入。“那时我还没有18岁呢,这真的算得上我的第一桶金!”因此,美嘉在尝试了几次其他职业后,决定重新回到废品行业,全心扑在废品回收的工作上。


2014年,美嘉在亲戚家开的废品回收站打杂,平时有时间仍然开着自己的小卡车,去不同的现场收收废品。3年后,前期的努力让她积累了不少人脉,以前合作过的拆迁公司也看重美嘉的踏实和靠谱,在日本富士通会社拆迁项目中,主动联系美嘉让她负责分类和处理金属类垃圾。现场里的空调机和电线较多,美嘉将废品分门别类整理出来,联系需要金属和空调机的工厂,将废品转手了过去。依靠废品买卖的差价,在几个月里,美嘉就赚到了上百万人民币。她意识到,废品回收的发展空间比她现象中更大,为了能够继续接大项目,且在有起始资金的支撑下,她迫切希望自己能够开一家属于自己的废品回收站。

客户的建筑现场


2019年,她租下了熟人之前的废品回收站场地,准备自己好好发展这番事业。但是天不遂人愿,日本疫情爆发,各类经济受到影响,美嘉想象中的门庭若市的场景并未出现,相反有时一整天没有一个人来送货。美嘉深感焦虑,但似乎永远不会被打倒, 她又回到了以前的模式,把小卡车收拾出来,每天开着车起早贪黑地到处去找废品,不同于最初的羞涩, 现在她找废品已经游刃有余。见到拆迁现场,美嘉十分从容地向职员提供自己的名片,也会提前在网上查询附近电器商店、装修会址的地点,记到本子上,挨家挨户摁门铃递名片。时来运转,2020年,她买下了现在的场地。她现在所在的这块场地有五百平米,并计划扩建到一千平方米,在离此地20公里外的另一座城市,美嘉又买下一块800平方米的地皮,建一座新的废品回收站。


管理新建的废品回收站


回收站请了三位中国人来上班,每天的薪酬是600元人民币,包吃住,有时也包烟酒,美嘉说“他们工作辛苦认真,所以我也尽可能提供较好的待遇”。废品站被钢板完整地围了起来,每到炎热的夏天,废品站内部的温度会比外部气温平均高10度,把鸡蛋打在钢板上,鸡蛋马上就熟了。而冬天,因为废品回收站是开放场地,所以也没有暖气。废品回收站的工作常常顶着恶劣的天气。并且,收拾废品时受伤是家常便饭。把电线外面裹的外皮扒下来时,电线一弹,便将美嘉脸上划了一道很深的口子。平时美嘉和其他工人的手臂、脖子,到处都是收拾废品时划出的大伤、小伤。美嘉一直有做美甲的习惯,却不是为了臭美,因为在坚硬美甲外壳的保护下,可以避免手指甲在处理废品时,不小心被划拉开,十指连心,指甲劈叉也是钻心的疼痛。



美嘉虽然现在仍然会帮忙清理废品,但是大部分的时间都在接电话、对接业务,“我每天的电话实在太多了,即使划到通讯记录最底下,也都是今天的来电。”废品回收站每天的卡车进进出出也繁忙,从早上九点营业到晚上七点,每天至少有三十辆卡车来卸货。


从对这行毫不了解、敲门铃也战战兢兢,到拥有两个废品回收站,美嘉努力了十多年,中间的曲折、艰辛不必多说,幸好一切都步上了正轨。



虽然废品回收站的工作繁忙,但是美嘉总是感叹她遇到的工人、客户都是好人,十分好相处,并没有给她带来什么烦恼。她评价日本客人总是有点“死心眼”,只要认准了一家店后,就只会来这家店。即使卡车过来时会遇到其他的回收站,他们也不会进去看,也很少比较价格,所以美嘉这里大部分都是长期合作的老顾客。卡车卸货后,美嘉前来挑选自己感兴趣,或者值钱的废品,即使挑选,卡车司机也几乎不会多问一句,为什么要挑选出来。美嘉目前的回收工作比较基础,只是一个废品中转站,来自拆迁现场或者搬家现场的卡车将废品倾倒在回收站里,等工人们将废品分门别类整理好,联系工厂转卖。


她未来计划做废品深加工,对废品进行深度处理后,提高废品发的价值,再出售。有不少年轻人找她询问废品站运营的相关事业,她也总是倾囊相授。曾经,刚开始经营废品行业时,虽然家乡人不会主动地批评她,但是每次提起这份工作,依然觉得不理解。“为什么要跑到这么远的地方,就是为了收废品?”美嘉这么多年的努力告诉他们这份工作是有回报的。

美嘉去看向日葵


这份废品的工作,从最开始只是赚钱,也逐渐衍生出新的价值。一对日本老夫妇搬家时,美嘉主动提出帮助他们,并且还免费处理了冰箱等大件垃圾,老人们给美嘉写了一封正式的感谢信,这类成就感不比金钱少。她的朋友圈,总是各类消息都有,因为常常有人拜托她,你帮我转发消息,她总是满口答应,因为她相信,以善意对待这个世界,这个世界也总是会善意对待你。


美嘉将生活重心几乎放在了工作上,最大的享受是吃麻辣烫。她喜欢的麻辣烫在车程半小时远的地方,周日回收站放假一天,能够在周六晚上和家人朋友开车半小时去吃一碗热乎乎的麻辣烫,并且喝一杯奶茶,对她来说是莫大的享受。


美嘉在日本生活了17年,拿到了日本永驻权(即保留中国国籍,可在日本长久定居),也可以加入日本籍,但她放弃了。如今的她,早已不是听不懂周围小伙伴说话,只能跟着她们一起笑的小女孩,而是能够说一口流利的日本话,完完全全融入了日本生活的回收站老板。


但是,虽然她很早就离开了哈尔滨,现在说起普通话,依然一股东北大碴子味。


回哈尔滨逛夜市


每次提到废品回收的工作,美嘉仍然兴奋得眉飞色舞:


“现在每次卡车来送废品,我还是很好奇。


好奇这一次的‘垃圾’里又隐藏了什么惊喜。这就是这份工作的魅力吧。”

免责声明:本网转载的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本网未独立核实其内容真实性,文章也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文章侵犯了你的权利,请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本网提供的内容,包括并不限于财经、房产类信息,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本网内容,包括并不限于健康、保健信息,亦非专业意见、医疗建议,请另行咨询专业意见。本网联系邮箱:contact@cacnews.ca

64

最新评论

今日推荐

今日焦点

旗下公众号

关注获得及时、准确、全方位的新闻消息

Copyright © 2012-2020 CACnews.ca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返回顶部